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102章:林胜武失踪

“什么,让我离开东山?”

“不行,我不能当逃兵,宋扬的仇我一定要报,陷害我这件事也没完。”

接到李维民的命令,李飞想也不想的拒绝了。

宋扬死在了南山养鸡场,他被陷害成杀人凶手,差点就锒铛入狱,新仇旧恨加起来,这时候他怎么能走。

他要像钉子一样钉在东山,跟不法分子好好斗一斗。

“情况紧急,你在塔寨陷的太深了,再对付你,就不会只是陷害。”

“那我也不怕,想对付我,来呀,看看谁怕谁。我还真不信了,有种让他们弄死我,弄不死,早晚我要把他们揪出来。”

李飞很倔,比驴还倔,不是一个容易被说服的人。

第二天,林耀借口去申城查看工地,李维民便把李飞的事告诉他了。

他没能将李飞弄走,只能为了保护李飞,从省里调了个看上去很有迷惑性,实际是个高手的人过来给李飞做搭档,尽可能的保护李飞。

这个人叫马雯,是个女同志,得过省里的射击亚军,拳脚也是一等一的好,三五个壮汉近不得身。

林耀听到后长吁短叹,李冲动,马大哈,陈快进,破冰三傻终于是聚齐了。

虽然聚齐的原因与剧情不同,是围绕着宋扬之死展开的,结果却没什么区别。

马雯啊!

一个来自省厅,将射击与搏击点到高级的人,刑侦怎么也得点到中级吧。

可她在剧情里干了什么,三番五次陪着李飞疯,难道爱情真的让人如此迷茫,喜欢上李飞之后智力都下降了,连最基本的判断都没有了。

最后的夜闯塔寨,枪藏在救护车里了,证据也拿到了,遇到阻拦居然选肉搏,一个打十个,藏起来的手枪都没用,最后惨死在塔寨守卫的枪口下,死的冤不冤?

“塔寨的冰工厂开工在即,村委会更是几天后就要选举,在这个节骨眼上,前有林胜武调查林三宝之死,后有破冰三傻归位,我怎么就这么难?”

“李飞啊李飞,你到底是我的伙计,还是他们伙请的演员,你千万别在给我搞事了,我没时间陪你玩过家家的游戏。”

坐在奔驰车上,林耀心中满是疲惫。

当天中午,他再次回到了申城,查看了一些公司的事,又见了几个下面的负责人。

忙了一天,第二天一早他才返回塔寨,因为今天下午要选村委。

一回去,他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。

往日里,坐在街道旁,树荫下打牌的人都不见了,相反村口的守卫多了不少。

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要选村委了,比平日显得庄重。

结果一问才知道,他去申城的当晚,林胜武在回村的路上出了车祸。

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出了车祸之后,不但肇事司机没有找到,受伤不轻的林胜武也失去了踪影,现场只有两辆事故车留在那,谁也不知道林胜武去了哪。

现在,三房的人在找林胜武的下落,大房与二房的人也在找,阴云覆盖在塔寨上空。

“耀哥,你可算回来了。”

林耀回到家,一眼就看到了林胜文。

他正坐在林耀的家门口,看到林耀回来哭丧着脸迎了上来。

“胜文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林耀惊异不已,林胜文是被赶出塔寨的,没有召见永生永世不得回来。

“是东叔叫我回来的,问我哥的事。”林胜文嚎啕大哭,哭诉道:“我哥出事了,他失踪了,谁也找不到他。”

林耀双眼一咪,心中虽然有所猜想,可脸上依然是不动声色:“说具体一点。”

“昨晚他从外面回来,车在半路就遇到了车祸,现场只看到了血迹,没找到我哥,肇事司机也不见了,我哥也跟着失踪了...”

林胜文将事情讲了一下,心慌意乱的问道:“耀哥,我哥不会被仇家抓走了吧,他这些年为村里上刀山下火海,得罪过很多人,没准就是被报复了。”

报复吗?

恐怕未必!

林胜武在塔寨之内,只是一名大头目,像他这个级别的人还有很多。

他充其量是林宗辉手上的一把枪,谁会报复一把枪,其他毒枭就是要报复,也该报复拿枪的人吧。

不是其他毒枭干的,应该是二房下的手。

林耀很清楚这段时间,林胜武奉了林宗辉的命令,一直在暗中调查林三宝的死因。

昨晚他匆忙赶回塔寨,偏偏又好巧不巧的在半路出了车祸,人跟肇事司机都不见了踪影,想想很值得玩味啊。

要是正常车祸,人不会消失。

林胜武消失了,只有两个可能,一个是他被别人带走了,一个是他自己跑掉了。

前者的可能性不大,现场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,相撞的两辆车破损情况也不严重,意味着林胜武受伤不重。

以他的身手和警惕性,受伤不重的情况下,没人能轻易将他带走,只能是他自己跑掉了。

他为什么要跑,林耀有所猜测。

林三宝是被林灿设计害死的,会不会是林胜武找到了证据,正打算带回去给辉叔看,结果在半路上遭到了二房的伏击呢?

可能性很大。

二房绝不会允许林胜武将证据带回来,为了保护林三宝之死的秘密,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在他回村之前将他解决掉,来个死无对证。

车祸后,林胜武可能察觉到了什么,或者猜到了对他下手的人是谁。

他不敢直接回塔寨,所以才一个人跑掉了。

“去辉叔那边了吗?”

“去了,辉叔说我哥的手机关机了,他现在也联系不上他。”

“你哥应该没什么事,现在不回来,自然有不回来的道理。”

林耀看着有些焦虑的林胜文,又道:“回去吧,你哥可能去店里找你,这几天别轻易离开店里。”

“哎,我这就回去。”

林胜文仿佛找到了主心骨,急急忙忙的返回火锅店了。

目送他远去,林耀在心底微微一叹。

他虽然想不出,为什么林胜武不跟林宗辉联系,可他清楚林胜武出逃在外,谁都可能联系,就是不会联系这个弟弟。

不是他信不过林胜文,而是不想让他牵扯进来。

林胜文已经被逐出塔寨了,林胜武不止一次表示,离开塔寨就让他在外面好好过日子,又怎么会将麻烦带过去。

林胜武出逃,意义非常。

林耀本能的察觉到,平静了好久的塔寨,恐怕要再起风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