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120:你就是三房房头

铃铃铃...

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,打断了林耀和李维民的交谈。

他拿出手机一看,对李维民回答道:“是林胜文打来的!”

“你先接,我们稍后再说。”

李维民起身来到饮水机前,给自己和林耀各泡了一杯茶。

林耀按下接通键,询问道:“胜文,有事吗?”

呼哧,呼哧...

电话那头是喘息声,也听不见有人回答。

林耀仔细去听,声音很杂乱,林胜文好似拿着手机再跑,乱哄哄的也不知道干什么。

“胜文,胜文?”林耀再次发问。

“耀哥!”

林胜文还在奔跑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有人要杀我!”

“谁要杀你,你说清楚点。”

“他们就在后面呢,我安全了再打给你。”

嘟嘟嘟!!

手机中传来忙音,林胜文挂断了电话。

林耀放下手机,坐在沙发上愣了一会,半响后才对李维民说道:“有人在追杀林胜文!”

“林耀华的人?”李维民下意识的问道。

林耀沉默少许,他也不敢肯定追杀林胜文的是谁,但是华叔的可能性很大,低语道:“有可能。”

他这么想是有根据的。

三房中,胜文和胜武兄弟两,是对林宗辉最忠心的人。

林耀华想要对付林宗辉,肯定要先剪除他的羽翼。

现在林胜武已经死了,再杀死林胜文,辉叔不说是孤家寡人也差不多。

换成是他,他也会这么干。

先清理BOSS身边的小怪,然后再去打BOSS。

半小时后...

林耀看着手机,这么久还没有打给他,恐怕林胜文凶多吉少。

又等了十几分钟,林胜文还是没有消息。

林耀心情烦躁,找出林胜文的号码打了过去。

只听: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...”

林耀放下电话,对李维民微微摇头。

李维民叹了口气,沉声道:“林耀华真是够狠的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要人命!”

“老大,我先回去看看。”

林耀起身就走,林胜文被追杀的背后,预示着华叔要有大动作了。

这个时候,塔寨才是最安全的,在外面晃荡,谁知道华叔会不会一不做二不休,准备把他也给干掉。

这不是开玩笑。

虽然他跟华叔没有过节,但是跟林灿有。

他抢走了林灿村委的位置,落在华叔眼中,也得是林灿上位的拦路虎吧?

一个是杀,两个也是杀。

华叔未必不会动他。

“回塔寨!”

林耀坐上车,拿着存好钱的银行卡,带着袁克华急匆匆赶往塔寨。

半路上,他还给林宗辉打了个电话,说了下林胜文被人追杀,目前已经失去联络的消息。

当然,也仅此而已。

他跟林耀华不是朋友,跟林宗辉就更不是了。

叛徒永远比敌人更难被原谅,在辉叔眼中他就是三房的叛徒,这个头衔他恐怕要带好久。

现在挑出两个最想让他死的人,第一个不一定是华叔,也可能是辉叔。

所以,林耀回归塔寨的第一件事,就是直奔东叔家去了。

越是情况不明,需要站队的时候。

他越要跟紧东叔的脚步。

东叔,才是立于不败之地的那个。

“东叔,我刚才接到了林胜文的电话,他正在被人追杀,已经失去联络了。”

来到东叔家,林耀直截了当的开口。

东叔正在研究棋谱,手上抓着一把白子,感叹道:“村里都是怎么了,明明有大把的钱赚,为什么一个个都不安分?”

“当年,塔寨穷的裤子都穿不起,过上好日子才几年啊,就忘了是怎么过来的了?”

林耀低着头不说话,从东叔的语气中不难听出,他对这一切是有所预料的。

这也正常,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,塔寨一直在东叔的掌控中。

他才是塔寨的大当家,下面二当家和三当家相爱相杀,大当家要是都不清楚,塔寨这个寨子也该换主人了。

只是这一切,林耀不能表态。

这里也没有他说话的份。

他扮演的就是小弟的角色,老大说什么听着就行了,多嘴的话最好一句也别有。

“你不是要去港岛么,多待几天,回来就什么都过去了。”

东叔将手张开,白子散落在棋盘上,发出玉珠落地的声响。

林耀从他脸上看到了无奈,看到了失望。

可终究,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,这种无声的沉默,便是对林耀华的支持。

看来,亲兄弟还是亲兄弟,在华叔与辉叔彻底决裂之后,他选择了站在华叔一边。

“东叔,我知道了,明天我就去港岛,等你喊我的时候我在回来。”

林耀也做出了表态,那就是不参与华叔与辉叔的斗争。

他相信东叔能听懂他的意思,林宗辉是林宗辉,他是他,三房是三房,其实还是很清楚的。

“回去吧,这边的事碍不着你。”

东叔果然听懂了,亲自开口,给他吃了颗定心丸。

林耀微微点头,他也不信华叔能将三房扫绝,开口道:“东叔,那我回去了。”

转身离开东叔的小楼,林耀回了自己家。

家里,供奉着此身父母的遗照,他看了看,给二老上了柱香,低语道:“快了,快结束了。”

夜晚...

咚咚咚!!

林耀正在吃饭,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。

打开门一看,辉叔正站在外面。

“这屋,好多年没来了。”

辉叔不等林耀开口,背负着双手走了进来。

林耀没有关门,因为他看到在辉叔身后,还跟着几个装作散步的人。

四个三房的,两个二房的。

三房的人在保护辉叔,二房的人在监视,斗争已经接近白热化了。

“辉叔,您怎么来了?”

林耀对辉叔的到来很惊异,甚至他已经想好了,如果辉叔让他来帮忙,到时候自己该怎么拒绝。

不成想,辉叔第一句话就把他问住了:“你还是不是三房的人?”

林耀愣了一下,回答道:“当然是。”

“小玲听闻胜文失踪的消息,腹痛难忍,去医院了。”

林宗辉冷冷的看着他,低语道:“你能回来就当上小头目,转眼就去申城坐镇,胜武在这里面出了大力。胜武,胜文,小玲,他们一家对你不薄啊。”

林耀沉默少许,问道:“辉叔,你想说什么?”

林宗辉握住他的手,捏的很用力:“小玲肚子里,是胜武他们这一支唯一的血脉。”

一字一顿:“你要是还认自己是三房的人,认胜文是你兄弟,胜武帮过你,就别让小玲死。”

“到这一步了?”林耀目光中带着震惊。

林宗辉点点头:“到了。”

林耀看了眼窗外的夜色,又看了看墙上的遗像,点头道:“好!”

人生在世,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不管怎么说,蔡小玲的孩子是无辜的,它是整个塔寨,唯一可能被称为无辜的人。

“如果我死了,你就是三房房头!”

林宗辉转身就走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林耀看了眼站在门外的三房马仔,又看了看凝视他的二房人马,低语道: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