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157:林耀的身份危机

“耀哥,我们是过来求救的,港岛那边的情况你也知道,最迟三天,我们再拿不出货来,下面的人就该造反了。”

“是啊耀哥,货仓被端了,凭我们手上的那点货坚持不了多久,一旦我们手上没货了,那群兔崽子非得翻天不可。”

“耀哥,我们不会让你白帮忙的,这是一点小意思。”

进了包厢,丧门神与阿力说相声一样,你一句,我一句的说了起来。

说到后面,更是拿出了一张支票,轻轻推到了林耀面前:“您帮帮忙。”

林耀扫了眼支票,只有两百万,当他是叫花子啊?

嘴角上勾起笑容,林耀看也不看支票一眼,反而对着阿豺问道:“朋友,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

他的记忆了很好,见过就是见过,对阿豺的长相他有印象,只是一时间没想起来。

阿豺也一脸疑惑,林耀打量着他,他也打量着林耀,不太确定的说道:“是有点面熟!”

此话一出,林耀的目光微微眯了一下。

一旁,丧门神听到这话,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耀哥,是不是在公司里见阿豺啊?阿豺自从四年前来到港岛之后,一直被我带在身边,你对他有印象也不奇怪。”

林耀微微摇头,他刚从港岛回来一个月,在港岛见过的人不可能没印象。

只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,他们在哪见过面了,于是问道:“阿豺是四年前来的港岛吗?之前在哪吃饭?”

不能阿豺开口,丧门神便回答道:“他以前在溪广那边,跟一个叫费爷的大佬,后来费爷进了监狱,他就逃到了港岛这边,托人介绍后跟了我。”

“费爷!”

林耀心中一动,知道阿豺是谁了。

12年下旬的时候,盘踞在溪广边界的费爷,被缉毒署的人一锅端了。

当时他刚毕业不久,剿灭费爷一伙人,是他参与的第一次大行动。

行动中,费爷一伙人被一网打尽,只有一个小头目逃了出来。

林耀当时带人在后面追,一直追到边境线,往西就是越南了才放弃追捕。

要是他没有记错,那个小头目的代号就叫豺狼!

豺狼,阿豺!!

看着眼前的阿豺,林耀眯着眼睛,眼前的身影渐渐与四年前,那个逃过边境线的人影重合。

“我想起来了,你是溪广林贵公安,我见过你!”

林耀认出阿豺的同时,阿豺也认出了林耀。

“什么?”

在场的人大惊失色,丧门神更是猛地站了起来,手摸向了身后的手枪。

林耀心中一突,脸上却不动声色,开口道:“认错人了吧?”

阿豺不说话,猛地撩起自己的袖子,露出了右臂上的枪伤:“这一枪是你打的,化成灰我也记得你!”

说着,阿豺摸向身后的手枪。

如果说丧门神摸枪是看不清情况,下意识的想要自保。

阿豺摸枪就是要打死林耀,再不济也要将场面控制住。

林耀一看就知道不能坐以待毙了,用比阿豺更快的速度掏出枪,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两下。

砰砰!!

“阿豺!”

丧门神就是再傻,也知道情况不对了,赶紧拿枪对准林耀。

林耀哪会给他这个机会,一不做,二不休,抬手又是两枪,每一枪都正中胸口,一个照面打翻了二人。

“耀哥?”

正在厨房帮忙的袁克华,带着常山从后厨冲了进来。

一进来,抬眼一看,看着被打死的丧门神二人,都有些不明所以。

这两个不是港岛来的代理商吗?

林耀怎么把他们打死了?

两人一脸的问号,欲言又止的看着林耀。

“你们先出去,我要跟阿力聊一聊!”

林耀临危不乱,收起手枪,故作镇定的摆了摆手。

袁克华与常山对视一眼,他们这些做手下的,也不敢追问老板的事,带着疑惑关上了房门。

“阿力警官,让你见笑了。”

林耀坐回座位,一脸笑意的看着阿力。

阿力咽了口吐沫,眼睛的余光扫了眼地上的尸体,不自然的笑道: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阿力,差不多就行了,你真当我不知道你的来历吗?”

“我不揭破你,原因是什么你很清楚。”

林耀说着的同时,扫了眼地上的尸体,笑道:“他们两个就是太糊涂了。”

丧门神和阿豺为什么会死,因为他们知道了林耀的身份。

阿力为什么能活,因为他也是卧底警员。

不同的是,林耀以前在溪广服役,现在在汉东服役,阿力则是港岛那边的。

一小时后,塔寨...

“耀哥跟我们一见面,就觉得那个叫阿豺的人很面熟,好像在哪见过一样。”

“当时我们坐在包厢里,四个人都在,袁克华和常山在厨房。”

“坐了一会,耀哥越想越觉得不对,忍不住对阿豺问道: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

“阿豺说:没有,我不认识你。”

“耀哥说我们肯定见过,然后又问阿豺是从哪来的。”

“阿豺有些惊慌,带他来的丧门神则回答我们,说阿豺是从溪广来的,四年前跟他的,以前跟的是一个叫费爷的大佬。”

“听到这里,耀哥恍然大悟,指着阿豺说道:我想起来了,你是溪广公安,手臂上有处枪伤,我听说过你!”

“随后,一把掀开了阿豺的袖子,露出了他手臂上的枪伤。”

“阿豺大惊失色,下意识的想要把枪,可他没有耀哥的动作快,直接被两枪打在了胸口上。”

“丧门神看到亲信被杀,也情不自禁的摸向手枪,耀哥怕他们是一伙的,又干净利落的开了两枪。”

东叔家的客厅内,林耀和东叔坐在沙发上,阿力则站在一旁。

东叔穿着睡衣,安安静静的听着。

听到最后,他摘下眼镜用衬衣擦了擦,头也不抬的问道:“阿耀,你在哪见过他?”

“东叔,我在港岛警署那边有自己人,是个叫张子伟的高级督察。”

“他现在是九龙区DP科的主管,他跟我说接手DP科之后,才知道DP科这么喜欢用卧底,连老家来的狠角色都有。”

“我当时很好奇,就跟他多问了一句,问他是谁。”

“他说是溪广那边的人,代号豺狼,以前是跟一个叫费爷的人。”

“他把费爷弄进去之后,又装作是逃出来的,被溪广警署派到了港岛,专门负责打入大圈帮。”

“张子伟还跟我描述了他的样子,并告诉我阿豺的手臂上有枪伤,那是出逃的时候演苦肉计留下的。”

“当时我也没往心里去,就当个笑话来听的,没想到今天真遇到了!”

林耀脸上带着后怕,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身边跟着个内鬼,难怪货仓会出事,和联胜的人也太不小心了?”

“幸好发现的及时,被我认了出来,不然跟他们达成交易,不知道要惹多少事出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