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178:天黑别说话

晚上八点,月明星稀。

林耀一群人渐渐肯定,克里人真的不会再出现了。

这时,他们才开始忙碌起来,寻找适合储存皮毛的地方。

这么做主要是预防雨水。

不要觉得皮毛不怕水,就可以随便淋雨,这个观点是错误的。

尤其是它们这种半成品皮毛,非常容易在雨水中变质发霉。

现在刚到初冬,保不准还有一两场雨水。

更何况,他们无法肯定什么时候来取皮毛,可能是深冬,也可能是开春,甚至是明年秋天,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。

所以大家要做最坏打算,尽可能延长皮毛的保护期。

在泰勒的提议下,众人四处寻找。

最终选定了一片烂石滩,作为存放皮毛的位置。

一阵忙乎下来,很快到了深夜。

除了没干活的霍克,其他人都身心疲惫,又冷又饿。

“谁有吃的?”

林耀看了看其他人,大家谁也没有吱声。

克里人来的匆忙,没给他们太多的准备时间,更别提惦记着带吃的了。

“要不,我们用猎枪去打两只野兔?”

“你疯了,枪声会引来克里人。”

“那怎么办,我现在又饿又累,都没力气说话了。”

众人的状态并不好,上一顿还是早上吃的,一整天水米未进,放松下来立刻觉得肚子要造反了。

“我带了弓,我们可以派人去打猎!”

那名选择留下来的皮匠,从肩上摘下了一把猎弓。

“箭呢?”

在众人的关注下,皮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用完了。”

说的都是废话,有弓没箭,难不成先制作箭再去打猎?

有这个精力,不如去河边寻找河狸,保护区里别的东西不多就河狸多,印第安人不吃河狸,随便找到个河狸窝就能抓到五六只。

“去河边太危险了,保不准会被克里人发现。”杰拉德突然开口:“白天的时候,我发现半山腰上有两颗果树,我们或许可以用野果充饥。”

“我和你去。”

林耀站了起来,主动承担了这项任务。

杰拉德看了他一眼,只当林耀是饿得不行了,并没有想到他有胆子对自己不利,点头道:“其他人注意隐蔽,我们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背上猎枪,杰拉德在前面带路。

林耀跟在后面,二人一前一后往山上走,寻找着杰拉德看到的那颗果树。

半小时后,他们找到了两棵果树。

这是两棵蔓越莓果树,蔓越莓果树是一种北美地区的常见果树,多生长在有河流的区域。

它们看起来跟大樱桃差不多,味道甘甜,带有些许青涩,还有一定的药用价值,可以预防心血管疾病。

站在果树前,林耀简单的看了看。

果实已经成熟,只是产量不多,两棵树加起来估计也就二三斤的样子吧。

六个人吃,吃饱肯定是不现实的,最多用来充饥和补充水分。

“杰拉德,你知道吗,我们本不该成为敌人。”

站在果树面前,林耀看向正在摘取果实的杰拉德。

杰拉德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在月光下露出讽刺的笑容:“是你拒绝了我的友谊,你将钱看的太重了,我的朋友,你这趟下来起码能赚500美元,却不肯拿出200美元来给我,换取我的友谊,这让我很失望。”

林耀笑了笑,没有理会杰拉德的自恋,也没有问他为什么找上他,而不去威胁同样收获颇丰的格拉斯。

那样的问题是没有意义的。

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摘下颗蔓越莓,放在嘴里咀嚼着,感受着味蕾上传来的甘甜,十分平淡的开口道:“我第一次杀人,是在一次追捕任务中。”

“那是一名监狱逃犯,为了追捕他,我们出动了数百人。”

“当时我的组长,带领我和另一位辅警,在一栋废弃的居民楼中搜查。”

“我们当时根本没想到,逃犯就藏在这栋居民楼中,踏上二楼的第一时间,我的组长就中枪了。”

“他从楼梯上滚下来,手枪掉在了我的脚下,我什么也没想,拿起枪就冲了上去。”

“当我冲上二楼时,那人正要跳窗逃脱。”

“我在他背后开了两枪,子弹的惯性将他推出了窗外,摔在了外面的水里路上。”

“鲜血染红了地面,我没有任何害怕,反而觉得很刺激,一种难以形容的成就感涌上心头,没有任何初学者的不良反应。”

“这件事过后,队里说要给我放半个月的假,让我好好调整一下。”

“可我觉得前所未有的好,或许,我是天生适合吃这碗饭的人。”

杰拉德整个人都是蒙的,疑问道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林耀叹了口气,快走两步扑上去,在杰拉德反应过来之前将他扑倒在地,同时右手抽出了匕首,猛地刺入了他的胸口:“你不该惹我,我心里住着个野兽,你惊醒了它!”

嗝···

杰拉德用力的挣扎着,难以置信的看着林耀的眼睛。

林耀也那样看着他,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,一手死死向下推着刀柄,哄孩子一样说道:“嘘,别说话,夜已经深了,说话的坏孩子会被狼外婆叼走!”

“法...法...法克!”

杰拉德睁着眼睛,躺在地上没了声息。

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,一个七八岁的孩子,也能用匕首杀死一个成年人。

你能欺负一个人,前提是他不能反抗,是个懦夫。

如果他不是,或者你猜错了,你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。

杰拉德看错了他,或者说只看对了他的前身,那小子确实是个窝囊废。

但是他不是,他是个穿越者,还是杀人无算的穿越者。

在这适者生存的保护区中,他怎么可能让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人活下去。

“没想到你还挺富有!”

林耀从杰拉德身上,搜到了一个钞票夹,里面有几十美元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枚金戒指,一枚银制的胸针,外加他为了成为猎人,送给杰拉德的那块怀表。

保守估计,这些东西价值一百多美元。

现在,这些东西都是他的了,果然人无横财不富,马无夜草不肥。

随随便便干一票,就顶得上他辛辛苦苦狩猎半个月的收入。

“这把枪可惜了呀!”

林耀拿起杰拉德的猎枪,脸上有惋惜之色一闪而过。

他不可能将这把枪拿回去,那会让大家知道他杀了杰拉德,不利于团结。

而且,他不想背这条人命,还是让他走的无声无息吧。

深吸一口气,林耀将杰拉德拖到了远处的灌木丛中。

做完这一切,他才悠闲的采摘果子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
“杰拉德呢?”

林耀赶回乱石滩的时候,众人即表示了对食物的热情,又表示了对杰拉德没回来的疑问。

林耀坐在地上,不以为意的开口道:“杰拉德反悔了,他认为跟我们一起走目标太大,他要一个人上路,于是采了些野果就离开了。”

众人听到后没有太多想法。

杰拉德选择留下来,是为了确定皮毛的藏匿位置。

现在他们把皮毛藏好了,杰拉德会离开不足为奇,他本就是个很自私的人,你不能指望他跟你同甘共苦。

“走了也好,有他在反而不自在。”

泰勒对杰拉德的离去报以欣喜,同样高兴的还有其他几人。

在场的五个人中,泰勒叔侄是皮匠,选择留下的布里尔是皮匠,林耀以前也是皮匠,唯一不是皮匠的霍克还是个伤员。

杰拉德一走,他们就成了皮匠的队伍。

有什么事大家可以商量着来,总好过一名猎人队长在这指手画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