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192:应接不暇

只以实力来说,杰克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警长。

他缺少西部地区最重要的东西,实力!

杰克的实力介于普通牛仔一精英牛仔之间,放到小镇的治安员中算是比较厉害的,再往上却不够格。

要不是出现了副警长战死,警长挂印而去的戏码,根本轮不到他成为警长。

矮个里挑将军,挑出来的还是个矮子,只是在矮个里相对较高。

没出事前,一切相安无事。

遇到突发情况,杰克实力不足的弊端便凸显无疑。

作为小镇上的警长,定海神针,他的拔枪速射水平甚至不及通缉犯,死的真是一点不冤。

“所有人都不许开枪,不然我一枪打死她!”

贺拉斯拿枪指着女人质,要是林耀没有记错的话,女人质是酒吧里的夜莺。

就是刚回到石头镇那天,站在酒吧门口,穿着红裙,说他看上去青涩极了,想邀请他去房间坐坐的女孩。

相比往日的花枝招展,她今天看起来如丧考妣。

通缉犯当着她的面,开枪打死了小镇上的警长,这么血腥暴力的场面她哪见过。

“我要一匹马,还要面包跟水,你们满足我的愿望,我就离开小镇再,这对你们来说没什么损失。”贺拉斯一边说着,一边亲了下夜莺的脸颊,低语道:“宝贝你可真香,我打赌你一定鲜嫩多汁,有机会我会来找你的。”

夜莺止不住的抽泣着,根本不敢反抗这位看上去很凶的通缉犯。

眼看行人越围越多,守卫们顾忌人质根本不敢开枪,林耀叹息着抽出左轮枪。

抬枪,瞄准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。

砰!!

子弹随着枪声喷射而出,直接掀开了贺拉斯的脑袋,乱七八糟的东西飞溅了夜莺一脸。

看着摔倒在地的无头尸身,林耀淡然的将左轮枪插入枪袋,开口道:“叫小镇上的牧师过来,我们需要为英勇的警长准备葬礼。”

说完,林耀看了眼夜莺,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,没事...”

夜莺用手绢擦拭着脸上的鲜血,以恐慌又激动的目光看着他,低语道:“你开枪的样子真酷!如果你想,我愿意为你提供一些免费服务,它能有效的为你消除疲惫。”

“它只会让我更疲惫。”

林耀笑着打趣一句,随后又看了看贺拉斯的尸体:“将他丢出去喂狗,这个该死的通缉犯,害我们损失了一名好警长。”

对于杰克的死,林耀久久难以释怀。

这不是他们之间有多深厚的友谊,而是杰克的死会打乱他的计划。

他是小镇的警长,根据德克萨斯州的惯例,警长在任职期间阵亡,警长的位置会由副警长顶上。

也就是说,林耀是小镇的警长了,这个位置让他一时半会难以抽身。

下午,在牧师的祷告声中,杰克警长被安葬在了墓园。

参加葬礼的人很多,小镇上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。

林耀也依照惯例,接任了警长一职,关于他接任的消息将会以电报的方式发给州议会,再由州议会的司法部门记入档案。

从今天开始,他就是在州议会中挂名的警长,身份可以得到官方承认。

“史蒂芬警长,恭喜你上任,我可以借用你的一些时间吗?”

晚上,收税官塞拉维来到了林耀家,旧事重提,希望林耀能接受削减守卫的提议。

林耀没有同意,而是反驳道:“我们的前任警长,今天刚刚被人当街打死,你居然还想削减守卫,难道你不认为守卫力量还有待加强吗?”

“杰克警长的事我很难过,可这是偶然事件,不足以代表什么。”

“反倒是守卫人数的超标,已经影响到了小镇的繁荣,你能想象人口几千人的小镇,居然有三十五名守卫的样子吗?”

“居民们已经厌恶了,满大街都是守卫的画面,看到这些人,他们总会觉得下一秒枪战就可能会发生在大家身边,这让大家的精神高度紧张。”

塞拉维旧事重提,拿出了文件夹里的财务报表:“这是我们这个月的收税清单,你看看吧,我们的财政还能支持多久。”

林耀接过来看了看。

赤字严重,按照这个趋势,以后财政税收的七成,都要用于小镇治安。

三十五人,每天吃喝用度与保养枪械就是一大笔钱,再加上还要给人发工资,需要用钱的地方就更多了。

第一个月还好,因为有小镇居民的募捐,大部分钱没有走税收财政。

下个月就没这么幸运了,治安所不可能每个月都号召居民捐款。

“驻守火车站的五名骑警是议会派下来的,不归我们管辖,实际上小镇的守卫人数应该是三十人。”

“嗯,二十九人,可怜的杰克警长今天被人杀害了。”

“这样吧,我会在半个月后,宣布将守卫人数削减到二十人。”

“当然,这样还会超过十二人的标准,可我不会让多出来的人成为负担,我会让他们追捕领地附近的通缉犯,用通缉犯换取悬赏,弥补这方面的财政支出。”

林耀有条件的答应下来,削减守卫人数可以,时间要在半个月之后。

击毙哈特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月,接下来的半个月内,哈农的报复如果还不来,说明他不是个头脑简单的人,他或许会报复,时间就很难说了。

只有千日做贼的道理,没有千日防贼的。

他会在半个月内,逐渐将手头上的事情交接一下,到时候哈农如果没还没动手的迹象,他就会交出警长的位置,带着全家人搬到大城市去。

自从出了火车大劫案之后,林志舟就和玛丽商量着搬家。

一个月的时间,足够他们将手上的牛羊、牧场、房子之类的财产卖出去了。

......

时间再次流逝,击毙哈特的第二十六天。

哈农的袭击依然没有到来,家里的牛羊和牧场也卖出去了,距离离开石头镇不远了。

就在林耀觉得,在等几天自己就能安安稳稳的离开,开始一段新生活时,消失许久的纽约侦探事务所的人又回到了石头镇。

“你好,索科托先生,事情有进展了吗?”

林耀坐在治安所的办公室内,看着远道而来的著名侦探索科托。

索科托没有跟他废话,直言道:“我们抓住了比利,在他的藏身处搜到了24根金条,他承认自己私藏了一部分金条,并给我们提供了一份有价值的情报。”

“他告诉我们,看到你追逐一名匪徒进了树林,这名匪徒被我们证实为名叫皮特抢匪,火车劫匪首领哈特的合伙人,同样也是金条的携带者之一。”

“在现场分别后,你用了两个小时才返回小镇,回来后你跟比利说没有追上皮特,让他逃走了。”

“但是在我们的调查中,皮特从那天后再也没有现身,他可不是孤家寡人,如果他拥有一批价值连城的金条,而且安全逃走了,没理由不带着家人一起离开。”

“可他没有,他真的失踪了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”

“所以我们怀疑,你没有让他逃走,而是杀了他,谎称他逃走了,目的是吞掉这批金条。”

啪啪啪!!

林耀笑着鼓掌,开口道:“很不错的故事,你应该去写,当侦探真是屈才了。你们讲的很有道理,只是我想再次确认一下,证据呢?”

抓贼要抓脏,没有证据怎么能叫抓贼。

索科托听到这些话,冷静的回答道:“证据会有的,我们盯上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