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193:哈农来袭

林耀早就知道,黄金的事没有那么容易了结。

果然,索科托他们没有放弃,耗时一个月,终于将老比利给抓住了。

老比利是金条失窃案的重要一环,他拥有最大嫌疑,明眼人一猜就知道他有问题。

有他在前面吸引火力,其他人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。

同样,他一旦被揪出来,林耀暴露的可能也会很大,当晚有大家三五成群,有机会打黄金主意的人不多。

而他,是最晚回来的一个,嫌疑仅次于老比利。

慌吗?

一点都不慌。

林耀从未想过,自己会不引起怀疑,只是没想到老比利会这么快被抓住。

现在不是信息发的年代,没有公共摄像头,没有大数据,更没有实名制。

一个人想要躲藏,别人很难将他找出来,若不是这样,哈农也不会至今逍遥法外。

索科托这些人还真有本事,很难想象这群人拿着几张手工画像,是怎么顺着铁路找到城市,又从城市找出老比利的,难度不亚于千里寻孤吧?

“怀疑就怀疑吧,没证据又能拿我怎么样!”

“你们专业,我也不是白混的,如果放到21世纪,借助现代手段我还不敢打包票。”

“19世纪,能抓到我的人可不多。”

林耀心中并不是很担忧,他已经处理好了案发现场,皮特的尸体也处理了。

找不到皮特,就无法确定他死亡。

没有死亡证据,就无法咬定金条被别人拿走了,他身上的嫌疑也就不成立。

怀疑与推断,是无法定罪的。

最多,短时间内不能将金条拿出来,或者给金条的来历找个解释,让人无法将它和摩根银行的失窃联系在一起。

烟花三月,春雨如期而至。

这是德克萨斯州的第一场雨,雨不大,却代表着四季交替。

林耀已经将治安所的事安排的差不多了,离任后,小镇会从别的地方邀请一位经验丰富的警长前来上任。

只是这场连绵数日的春雨,给新上任的警长造成了障碍。

他的上任时间,要比约定的时间推迟几天,林耀也要在镇上再多逗留几日。

一个月过去了,哈农的报复还未看到。

有人声称,其实真正的哈农早就死了,死在了两年前的一次围剿中。

哈农手下的人,害怕会被别人报复,就打着哈农的旗号继续作恶。

这些消息,大家传的有声有色,甚至有人声称参加过哈农的葬礼。

林耀对此半信半疑,依然做着最坏打算。

整个小镇内,除了他以外再也没人相信,哈农可能会来报复了。

就连守卫们都不信,他们懒散的站在门口,靠着栏杆,看着外面的细雨,说的最多的是镇上的妓女如何。

因为税务原因,治安所的守卫人数受到了调整,被降低到了二十人。

同样,驻守在火车站的骑警也被调走了,议会的大老爷们认为,石头镇被袭击的可能性很小,将五名精锐骑警放在火车站看守货仓是种浪费。

“这两天,小镇上看上去热闹了不少!”

林耀今天刚到治安所,就听到了两位守卫的谈话。

一个人说道:“昨天在赌场内,我看到了几个新面孔,他们出手豪爽,花钱如流水,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。”

另一个人说道:“我也发现了,这几天镇上是来了些外地人,只是他们很少上街,也没有闹事,存在感不高。”

听了一会,林耀皱着眉头走上去,问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

“就这几天!”

“三天内,他们都是三天内来的。”

林耀心中咯噔一下,面色不是很好:“为什么不汇报?”

“头,这不值得稀奇,小镇上每天多有外来人到访,就是这几天多了些。”

“是啊警长,他们又没有闹事,这种人巴不得越多越好呢。”

面对手下的回答,林耀却觉得非比寻常。

他们刚刚削减守卫,小镇上就来了很多出手阔绰的游客,他们真的是游客吗?

“他们有多少人,我是谁值得怀疑的有多少人?”

“十几个吧,有些人住了几天了。”

“应该有二十多个,酒吧的酒保跟我说,昨晚比平常的时候多卖了30瓶朗姆酒。”

一句句听下去,林耀的猜疑越来越重,沉声道:“通知我们的人集合,所有人取消休假,保持作战状态。”

“头,你觉得他们会对我们不利?”一人摊手笑道:“不可能,他们不是一起来的,而且大多没带武器,不然我们早跟您汇报了。”

“没带武器就代表安全吗?”

“他们可能是先锋,用来摸清我们底细的,大部队还在后面。”

“他们或许是哈农的人,不攻击我们而是在小镇中进行摸底,恐怕不只是要报复我们,还在打小镇的主意。”

林耀想到哈农的人可能到了,而且在等里应外合的机会就感到一阵头大,摆手道:“快去,通知所有人都回来,就说我要在治安所开会。”

“好,好的警长!”

两人不敢耽搁,风风火火的离开了。

林耀在他们走后,站在治安的玻璃窗面前,看着小雨下的石头镇,暗想道:“希望只是一场虚惊!”

按照两名守卫的说法,光是暴露出来的人就有一二十个,可以想象没到的人肯定更多。

四五十名悍匪冲击小镇,这样的恶劣事件好久没有发生过了。

如果真跟他想的一样,混进来的都是哈农的人。

恐怕对他们的报复只是其一,更主要的目的是洗劫小镇。

很快,在林耀的号召下,二十名守卫陆陆续续的归来。

他们有的是夜班守卫,有的正在休假,对林耀的突然召集令并不是很理解。

尤其是林耀说,哈农的攻击可能要来临时,很多人都不屑一顾。

这都一个月了,天天说哈农要来,一直连影子都没看到过。

谁知道哈农是死是活,可能他早就死了,所谓的报复只是自己吓自己,他并没有人们说的那么厉害。

叮当,叮当,叮当...

正说着,伴随着马铃声,一支黑衣商队来到了小镇。

他们有十几人,骑着高头大马,头上蒙着挡雨的斗篷,后面还有三辆箱式马车,看上去好似是外地来的游商。

“去外面看看。”

在林耀的示意下,一名守卫走了出去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,如果你们携带了武器,小镇就需要知道你们的来意!”

守卫站在小雨中,对着为首的那人说道。

黑衣首领掀开斗篷,他的回答是一杆步枪:“砰!!”

枪响,守卫倒飞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