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196:哈农之死

“老大死了!”

“撤,快撤!!”

随着哈农的死,军心不可避免的动摇了。

就像祖龙死而天地分,哈农是这伙人的定心丸,拥有哈农他们便是西部地区最凶悍的悍匪,失去哈农,他们就是被打断脊梁的野狗,与普通犯罪团伙没什么区别。

“哈农死了,警长击毙了哈农!”

“快,快还击,别让他们将东西带走!”

同样的变化也体现在小镇居民之间,他们不敢反抗哈农,因为这家伙残暴不仁,任何跟他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。

哈农死后,普通匪徒他们却不怕。

就像祖龙死后天下群雄揭竿而起一样,大秦还是那个大秦,并没有变,变得只是人心。

噼里啪啦!!

枪声响彻在小镇内,痛打落水狗谁都会,现在正是趁他病要他命的时候。

守卫率先开枪,枪声很快得到了被抢的商店店主的响应。

这些经营商店的土财主们,属于小镇的富裕阶层,不说家财万贯也是多有余粮。

撤退的悍匪们,带走了他们辛辛苦苦经营数年,乃至于数十年的财产,哈农活着的时候他们不敢反抗,哈农死了就没有那种顾虑了。

接下来,枪声再次向外延伸,小镇居民也自发的朝悍匪们射击。

一时间,匪徒们只觉得落入了敌人的伏击圈,一如被地道战打蒙了的鬼子,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,有多少人,只知道四面八方都是枪声。

匪徒们很快就慌了,钱财也不要了,骑着马只想逃离小镇。

刚逃到小镇门口,便遇到了赶来支援的农场主们。

这些农场主,家家户户有枪,很多人还雇佣着放牧的牛仔,人数众多。

他们在林志舟的带领下,与悍匪们狭路相逢,不约而同的爆发了枪战。

一开战这些人便发现,匪徒没有传说中那么恐怖。

他们更像是惊弓之鸟,扔下几具尸体后就开始了溃逃。

“跑了七八个,剩下的全被击毙或者逮捕了,我们的人也死了十几个,更战死了五十多位小镇居民!”

战后一统计,惨胜,如果将小镇居民也计算在内,林耀一方的损失甚至要超过哈农一伙人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,不是每一个居民都是战士,也不是每个人都在抵抗。

好多人像杀鸡一样被杀掉了,比如那几名被打死在街道上的苦力,他们死的非常不值,匪徒们只想用他们立威。

“给州议会发电报,就说哈农被我们击毙了,再问问关于悬赏哈农的十万美金,是不是该拨给我们小镇。”

林耀拿着步枪,在幸存守卫的陪同下,看着被摆放在道路两旁的匪徒尸体。

这些尸体价值连城,除了哈农因为军火大劫案,被悬赏了十万美金以外,其他人身上也或多或少有着悬赏。

他们也以大发一笔了。

“哈农被我们击毙确定无误,在赏金方面州议会应该不会推脱,只是小镇死了这么多人,又有很多人帮我们对抗过哈农,关于如何分配这笔赏金,恐怕很多人会有意见。”

林耀脚步微顿,回答道:“我会安排的,等钱下来我会把钱分成四份,一份分给死者家属,一份分给小镇守卫,一份分给开枪的小镇居民,另一份是我的。”

身份小镇警长,又是击毙哈农的人,林耀肯定是要拿大头。

十万美金,这不是一笔小钱。

再怎么分,他都能有几万的收入,这也是赏金猎人喜欢追逐通缉犯的根本原因。

抓住个价值连城的通缉犯,成千上万的美金就来了。

很多人因此一夜暴富,买农场,买矿坑,从此过上了富裕生活。

“警长,塞拉维的事...”

“先通知塞拉维的家属,关于他的事我感到很内疚,但是我不得不那么做,因为我身后是整个石头镇,他的牺牲为我们的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。”

林耀看了眼怀表,低语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要去拜访那些死者的家属,有事叫人来喊我。”

一场大战下来,有人欢喜有人愁。

小镇守卫算上平民,战死者一共有七十三人,这就是七十三个家庭的悲剧。

尤其是被枪杀的几名苦力,他们的家庭条件很差,要不然也不会给人当苦力了。

赏金的事还不知道何时能落实下来,可能三五天,可能十天半个月,也可能要拖上三五个月。

身为小镇警长,他得给这些死者家属带去问候,再看看失去了这些顶梁柱之后,是否有些家庭需要救济,别没等补偿款下来这些人的家属就饿死了。

天空还在下着小雨。

一整天忙乎下来,林耀走访了大多数死者家庭,并送上了亲切的问候。

到最后,只剩下一个家庭他没有走访。

那就是塞拉维家,他将塞拉维家放到最后,也是给自己留出足够的思考空间,让他有时间想想如果塞拉维的家属态度强硬自己该如何面对。

“塞拉维夫人,您在家吗?”

林耀赶到这里的时候,已经到了傍晚,因为阴雨天气天黑的比较早,厨房里已经升起了炊烟。

“进来吧!”

林耀推门进去,发现屋子里点着煤油灯。

煤油的价格虽然不高,却也不是普通家庭能经常使用的,大多数小镇局面除非必要,晚上不会点灯,为的就是省一些煤油钱。

塞拉维家显然不同。

他身为小镇的税收官,收入在中产家庭中算是不错的,煤油灯这种东西想点多久都行,不会有财政上的压力。

吊在半空中的煤油灯,为房间内带来了光明。

一位中年妇女正在煮汤,四个小家伙则坐在桌子前等待着晚饭的开始。

“关于塞拉维先生的事,夫人您应该有所耳闻了吧?”

林耀坐在沙发上,在一群小家伙的目光下开口问道。

塞拉维夫人点点头,她并没有林耀想象中的伤心,而是很冷静的说道:“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了解了,你用我的丈夫作靶子,打死了匪徒的首领哈农。”

说到这里,塞拉维夫人顿了顿,又道:“我想这不合规矩,德克萨斯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,为了对付匪徒可以牺牲人质,反而要求你们保护人质的安全,要以人质为主,可你毫不犹豫就牺牲了我可怜的丈夫,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有脸来见我。”

林耀沉默稍许,开口道:“是不合规矩,可悲剧已经发生了,我们要学会面对。”

“我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,你也看到了,我们有四个孩子需要抚养,虽然他喜欢酗酒,有时也会打骂我,可他尽到了身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,能为这个家带来收入。他现在不在了,我无法想象以后该怎么生活,更没有能力抚养四个孩子。”

林耀认真的听着,片刻后开口道:“所以呢?”

“我需要钱,一大笔钱,我得抚养四个孩子长大。”

人死不能复生,金钱却能抚慰些许伤痛。

塞拉维夫人的意思很简单,我可以不找麻烦,但是你要给我一大笔钱。

“可以!”

林耀点头答应下来,直言道:“哈农的赏金有十万美金,会被分成若干份,分给若干个人,其中就有我的一份。”

“如果你同意淡忘这件事,不给我找麻烦,我可以保证在我那份中,拿出一半来给你,这大约有两万美金,足够你过一辈子的富裕生活。”

“我需要考虑一下...”

“可以,我这几天都在治安所,有主意了可以来找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