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200:抵达港岛

星期六,下午五点,港岛边境检查站。

“停车检查,司机熄火下车!”

卡车停在检查站门口,五六名当兵的就围了上来。

这些人真是部队的,人手一杆八一杠,上面还带着刺刀,可不存在所谓的假弹。

“何队长没在吗?”

麦诚赶忙从车上下来,拉着士兵问道。

士兵回答道:“何队长晚上有事,提前接班给白队长了,人应该走了吧。”

“走了?”

麦诚心中咯噔一下,何队长是他们的自己人,相处的还算不错。

白队长他们没上供过,谁知道会不会买账。

“上面装的什么?”

“蔬菜跟水果,没有违禁品的。”

麦诚一边回答,一边探头探脑的往检查站里看。

入眼,一个拿着公文包的胖子,正推门从里面出来,不是何队长是谁。

“何队长,何队长!”

看到何队长,麦诚松了口气,赶紧小跑着迎了上去。

“是你小子呀,又是送蔬菜去港岛啊?”

何队长停下脚步,扫了眼麦诚开来的卡车。

麦诚连连点头,开口道:“是啊,都是些蔬菜跟水果,大家都是自己人,别查了呗!”

何队长脸上露出难色,开口道:“你今天来的不巧,我妈过生日,我得早点回去,已经交班给白队长了,他们都是白队长的人,不听我的命令啊!”

“啊?”

麦诚楞了一下,车上可有十几名偷渡客,怎么禁得住查。

一时间急得抓耳挠腮,忍不住哀求道:“何队长,您多帮帮忙,我车上给您带了两条好烟。”

麦诚小跑着来到驾驶室,从座位底下拿出了两条万宝路,不由分说的放在了何队长手里:“您帮帮忙啊,我们肯定不会让你白做的。”

“怎么帮啊?”

何队长拿着烟,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总不能把钱交给下一班吧?”

麦诚这些人是做什么的,何队长有所耳闻。

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易,每次交过路费就行了,一次三万港币。

可他已经交班了,现在做主的是白队长。

那家伙没他这么好说话,如果没有必要,他不想落人情下去。

“何队长,咱们是老朋友了,你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

麦诚解下手上的手表,连着三万块港币的红包一起塞给何队长,小声道:“帮帮忙,把钱交给下一班呗。”

“你呀,真是让我难做,我老妈过生日,你就拿这块破表打发我?”

何队长将表戴在手上,钱塞进口袋,依然没有任何动作。

麦诚一看就知道,这家伙是嫌少啊。

一咬牙,又脱下了手上的金戒指,戴在了何队长的手上:“麻烦您了,您不会想看着我死吧?”

何队长冷哼一声,擦了擦金戒指,转身进了检查站。

麦诚回头看去,货箱已经被打开了,大兵哥正往下搬运着盛放蔬菜的纸箱。

照这样下去,用不了十分钟,外面的纸箱搬完,藏在里面的偷渡客就得暴露出来。

“几位大哥抽烟,何队长已经去找白队长了,我们大家都是朋友,你们也省点力气啊。”

麦诚赶紧上去散烟,希望这些人动作慢点。

众人一听这话,看了看检查站,手上的动作放慢了几分。

僵持了几分钟,何队长带着白队长出来了。

看上去,白队长还比较满意,一出来便打着官腔说道:“行了,让他们过去吧,不用查了!”

“谢谢白队长,谢谢何队长。”

麦诚双手作揖,赶紧将抬下来的蔬菜箱抱回车上。

忙乎了一阵子,卡车重新出发,通过了用一条栏杆,隔绝着两地的检查站。

呼!!

检查站一过,麦诚就松了口气。

回头敲了敲身后的车窗,开口道:“刚才真够险的,差一点你们就要被抓去坐牢了。”

堵在窗口的纸箱被挪开,林耀推开车厢通往驾驶室的窗户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别提了,肥猪何居然提前交班了,为了让他通融一下,我搭上了新买的手表跟金戒指,这群人真他娘的贪!”

平日里,每次偷渡的票费,有将近一半要上交给何队长。

出了问题,这老小子还要一推四五六,吃拿卡要,真不是东西。

麦诚有时候也在想,什么时候不干这一行了,将这几个队长全给举报了。

当然,也就是想想。

吃这碗饭的不是他们一家,谁要是敢断财路,保准有人会要你的命。

他们只是小打小闹。

据说有些大人物,能用白条当做通行证,一次走私上万台电视,那些人才是真正的大佬。

夜晚,卡车开到了元朗的一家废弃工厂内。

林耀一行人在这下车,在这里他看到了麦诚口中的广哥,一个三十多岁,又黑又胖的中年人。

“广哥!”

麦诚点头打着招呼,上去给老大敬烟。

广哥摆了摆手,询问道:“还顺利吧?”

“出了点小状况。”

麦诚将经过说了一边,说到何队长的时候,看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,恨不得晚上去砸他家的玻璃。

广哥也很生气,只是他知道惹不起何队长,恹恹的回答道:“你的损失记在公司的账上,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和这头肥猪算账。”

“谢谢广哥。”

麦诚眉开眼笑,随后招呼着林耀这些人:“都下车,晚上在这住一夜,明天早上你们就可以离开了。对了,李长江呢,你小子可是先上车后买票的,现在已经到港岛了,你马上给你叔叔打电话,让他拿钱来接你!”

与其他人不同,李长江并没有买票。

他跟卖票的人说好了,到了港岛才能拿钱出来,为此他愿意出八千块,而不是正常票价的五千块。

“我不会赖账的,我叔叔很有钱,是个大老板,几千块对他来说是小意思。”

李长江接过广哥的大哥大,在别人的指导下拨出号码。

嘟嘟嘟...

没人接听!!

再打过去,还是嘟嘟声,迟迟没人接电话。

“我叔叔睡的比较早,可能已经睡下了,”李长江放下电话,不好意思的跟其他人说道。

广哥一听这话,夺过自己的大哥大,指着李长江的鼻子说道:“你最好别骗我,不然我卖你去鸭馆接客,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帅哥,到了里面一定会很抢手的!”

李长江没说话,只是紧了紧拳头。

林耀将一切看在眼中,赶紧过来拉开他,开口道:“广哥看到你就生气,还不躲远点,惹火了广哥,你真想去鸭馆接客啊!”

“广哥,这是我认识的新朋友,在老家失手杀了人,刚跑到港岛这边的。”

麦诚介绍了一下林耀,这么说的目的,也是告诉广哥这是自己人。

广哥点点头,麦诚是他的亲信,林耀又是麦诚的朋友,多少在他这也有几分颜面,于是开口道:“我们这些人,往前推一二十年谁不是老家来的,你既然是阿诚的朋友,就是我们的自己人,晚上一起吃火锅,算是给你接风了。”

1983年的港岛,还不像后世那样只讲利益,不将义气,兄弟情义就是个屁。

真正的情义比纸薄,出来混就是为了钱,谁有钱谁就是大爷,是九十年代之后的风格。

现在,大家还保留着老一辈人的传统,甘心为社团抗雷,一心为老大赴死的人大有人在,还是比较讲义气的。

所以有人说,八十年代,是最后的江湖年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