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202:假证

突突突突...

元朗区的一个工地中,正在热火朝天的施工。

林耀和刀仔两人,正推着打桩机干活,为工地打牢地基。

他们在这里已经干了一个月了,工作是林耀自己找的,不要身份证,工资是每月2000港币。

钱不多,很辛苦。

林耀二人却很卖力,因为这里是元朗区中,唯一没有身份证,老板也按照正常工资开钱的地方。

其他地方,类似他们这种偷渡客,老板都会狠狠的压榨工资。

2000块的薪水,能给你1200块就不错了。

“开支了,开支了,大家停一停!”

中午,快到饭点的时候,工头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今天是发薪水的日子,港岛这边的工地按月发薪,每次都是现金结算。

按照港岛现在的物价,大米才两块多一斤,两千块能买一千斤大米。

“耀哥,我们终于有钱了!”

刀仔跟在林耀身后,脸上是止不住的笑容。

他们绝对是最惨的偷渡客,刚来港岛时身无分文不说,在这边也没有接应他们的朋友。

要不是找到了工作,弄不好要被饿死在街头了。

“钱是英雄胆,没钱寸步难行。”

林耀接过自己的薪水,也觉得塌心了不少。

两千块虽然不多,却是他们能支配的第一笔钱,口袋里不再空空如也,他们也不用整天待在工地里,连大街上都不敢去了。

“耀哥,我这两千块你帮我交给广哥吧,如果方便的话,顺便再帮我打听下小凤的事。”

刀仔把钱拿出来,自己一分都没留。

林耀摇了摇头,回答道:“这个先不急,我们跟广哥说好了,三个月内将票钱还给他,这不是还有两个月呢吗。这两千块钱你先拿着,小凤的事我会帮你打听的,下午我出去一趟,看看有没有别的发财的路子。”

林耀并不甘心一直在工地上做工。

来工地是没办法的事,谁让他们身无分文呢。

现在有些钱了,不用担心饿死了,林耀的心思也活泛起来。

他们本钱不多,或许做不了大生意。

小打小闹却是可以的,有四千块作为本金,足够他们作些小买卖了。

下午,林耀没有上班,跟工头请了假。

他回了一趟废弃修理厂,买了点叉烧和啤酒,请麦诚几人喝了几杯,顺便打听小凤的事。

傍晚,他又去了相对繁华的洪水桥,看了看在路边摆夜摊的小商贩。

比他想的难,想要在洪水桥摆摊,除了明面上的摊位管理费以外,还要给当地社团交一部分卫生费。

隔三差五,还会有巡警路过,如果他们认为你可疑,可以随时查看你的身份证。

没有身份证的,统统会被认定为偷渡客。

眼下,港岛对偷渡客的态度主要以驱离为主,先让你蹲几个月监狱,再把你交给老家那边的公安,一旦被遣返回去,起码要蹲三五年大牢。

一连晃悠到晚上,林耀渐渐有了想法。

真正的身份证,已经被炒到了几万块,他们没这个钱。

但是假证件,几百块就能弄到手,虽然禁不住查,可糊弄一下街头的巡逻人员足够了。

只要做的像一点,不是粗制滥造,那些人也不会拿放大镜认真看。

“这位大哥,你这里是刻章店,不知道能不能办假证啊?”

林耀推门进了一家刻章店,类似这种给公司刻制印章的地方,往往都跟办证相结合。

你有正规守序,就给你办真证,没有手续就办假证。

别说现在,放到三十年后他们也是这个规矩,刻章办证的标志简直不要太多。

“谁介绍来的?”

店主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戴着眼镜,看上去斯斯文文的。

林耀一听这话,想也不想的回答道:“广哥让我来的。”

“广哥?”

年轻人念叨了几句,嘀咕着:“没听过啊,他是那条道上的?”

“做偷渡生意的。”林耀也不知道年轻人认不认识广哥,只是拿广哥的名号当做敲门砖。

如果你说不出一个人名来,对方是不会给你办证的,因为他们也怕你是钓鱼执法的条子。

“办什么证?”

“身份证!”

“普通的三百,加急的五百。”

年轻人想了想,终究没有放弃这门生意。

林耀心中一松,有假的也总比没有强,当即回答道:“两张加急,一张我的,现在就做,一张我朋友的,一会我带他过来。”

“行,交钱吧。”

年轻人说着的同时,又道:“假的就是假的,你可别到福利署,车行,银行这些地方用,会被认出来的。要是被认出来,你自己想好怎么说,别给我找麻烦,更别说认识我!”

“放心吧,我就用来应付巡警,只要你不拿残次品糊弄我,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。”

林耀将残次品二字咬的很重,他可不希望别人将他当猴耍。

年轻人撇了撇嘴,指了指里面的房间道:“进去照相!”

咔!

咔咔!!

一连三张照片,选一张最清楚的。

随后又将照片贴在证件上,说是证件,其实就是一张纸卡。

卡的左边写着姓名、出生地、出生年月,右边是一张两寸照片。

弄好后,用塑料封膜,于是一张身份证就诞生了。

“地址写的是我乡下的老家,放心,没人去查的,我做的身份证除了没写入官方档案以外,就连卡纸都是正规渠道流出来的,绝对跟真的一模一样。”

做好身份证后,年轻人将钱收好,又问道:“你的朋友什么时候来,我一会该关门了。”

“我这就回去叫他,半小时内一定过来。”

“行,我等你半小时,不会再多了。”

林耀点点头离开刻章店,弹了弹身份证,脸上露出些许笑容。

贵是贵了点,可物超所值。

身份证都没有,在港岛寸步难行,走在大街上都要躲着巡逻队。

有张假的,起码能上街了。

遇到检查也能应付一下,不至于掉头就跑。

“刀仔,看看这是什么!”

回到工地的帐篷,林耀将身份证丢给了刀仔。

刀仔拿起来一看,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身份证,你从哪弄来的?”

林耀哈哈一笑:“假的,五百块一张,我回来准备叫上你也弄一张。”

“五百,这也太贵了吧,我工资才两千块,一张假身份证就要我四分之一的工资啊!”

刀仔显然穷怕了,他在工地里干活,辛辛苦苦一天下来还不到七十块。

一张假身份证,一星期的工资没有了。

抢劫都没有这么快!

“嫌贵啊,那你要不要了?”

面对林耀的反问,刀仔笑着挠了挠头:“要啊,贵也得要,有总比没有好吧!”

二人说说笑笑,一同前往了刻章店。

一小时后,刀仔的证件办下来了,他把玩着自己的身份证,对着林耀发问道:“耀哥,小凤的下落你帮我打听了吗?”

“打听了!”

林耀收敛笑容,沉声道:“你最好有个思想准备,小凤去的地方可不是工厂。”

“你说吧。”刀仔默默点头。

“接走小凤的人,是老爷车的手下,老爷车是元朗这边的一个鸡头,手下养着上百位夜莺。小凤的车票,就是老爷车给出的,她此时在一间发廊上班,地址我已经帮你要过来了,你想去的话我可以陪你。”

刀仔精神低落,好一会没有说话。

林耀看了给他一根烟,自己也点上,靠在路边上的护栏上说道:“怎么做你考虑清楚,不要勉强自己。”

“我想去看看。”刀仔如此说道。

林耀一听就明白了,回答道:“走,我陪你去一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