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220:没拜关二爷

坐在饭店内,林耀点了一桌好菜。

尖沙咀是倪家的地盘,三湘帮的人不敢踩过界,他们在这边会很安全。

同样,只有三湘帮的人知道,他们跟豺狼搭伙做大买卖,其他人可能知道有他这个人,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,叫什么,再加上鸡心已经死了,叶国欢出逃,目前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,能认出他的真不多。

人逢喜事精神爽,月到中秋分外明。

不犒劳自己一下怎么行。

“尖沙咀的倪家家主刚死不久,眼下正是倪家的敏感期,我们藏在这里躲避风头,能找到我们的人几乎没有。”

“三五个月后,风声过去了,钱一分,喜欢国外就去国外定居,不想离开就换个身份继续生活,十年八年之后,谁还知道你是谁?”

林耀举起酒杯,看着刀仔和小凤,笑道:“你们说是不是?”

“耀哥,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,还有救下小凤的恩情,我刀仔这辈子永世不忘。”

刀仔和小凤站起来,端着酒杯一饮而尽。

只是还没等他们继续说下去,迎面走进来一群吃饭的差佬。

只见他们直奔包厢而去,从林耀这桌旁边经过时,只听一人小声道:“不是说老曹退下之后,会由沈周担任油尖旺区反黑组的组长吗,怎么突然变成黄志诚了?”

“我听说,是黄志诚主动申请过来的,油尖旺区的张警司,考虑到黄志诚在九龙区做出的成绩,觉得由他领导油尖旺区的O记会很有作为。”

“沈周怎么办?”

“还能怎么办,给黄志诚当副组长喽!”

“我倒是听说啊,沈周虽然职位不会调动,依然是O记的副组长,可警衔会升一级,成为总督察!”

“你觉得这是好事啊?正常来说,O记的组长是总督察,副组长一般都是高级督察,现在塞了两个总督察进来,一个是外调的过江龙,一个是本地的地头蛇,你说下面的伙计要听谁的?”

“上面的人简直是在胡闹,九龙区的黄老虎过来,你把沈周调去九龙不就行了,互换下位置又没什么,非要压沈周一下干嘛?你让他当副组长,你说他心里得有多难受,沈周等老曹退休等了六七年了,结果被人摘了桃子,换成我早就郁闷的吐血了!”

“吐血?哼,你恐怕还不知道,黄老虎当年在警校读书时,沈周曾是他的教员。这下可好,沈周比黄老虎大了七八岁,却被自己的学生领导了,哪有这样的事。”

“乱了,油尖旺非得乱了不可。”

“管这么多做什么,跟我们又没有关系,不管是沈周挤走黄老虎,还是黄老虎咬跑沈周,我们看戏不就行了,他们O记的又管不到我们刑事情报科。”

转眼的功夫,差佬们进了包厢。

林耀看着紧闭的包厢房门,端起的酒杯又放下了,黄志诚调任油尖旺区警署的消息,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要知道,黄志诚是黄皮猴的大哥。

他们教训过黄皮猴,将他打进了医院,这件事黄志诚不可能不知道。

虽然黄皮猴跟黄志诚的关系并不好,可人家是亲兄弟,亲不亲也是一家人。

不遇上还好,遇到了少不了麻烦。

因为林耀很清楚,这个刚调任来的黄志诚组长,并不是一个很守规矩的人。

别人不知道,尖沙咀的倪家前任家主倪坤是怎么死的,他还能不知道吗?

倪坤就是被黄志诚勾结韩琛的老婆玛丽姐所杀,目的是削弱倪家,报复倪坤。

黄志诚刚从警校毕业的时候,因为不懂规矩被倪坤的人教训过,这件事被他视为奇耻大辱,一直没有忘记。

后来,倪坤的手下又当街打死了他的师兄,这个仇结的就有点深了。

从那以后,黄志诚就一直想斗倒倪家。

可惜倪坤太狡猾,十几年过去了,黄志诚一直没有抓到他的把柄。

眼看倪坤一天天老去,倪家一天天洗白,这种无力感深深的折磨着黄志诚。

他没有办法用法律来击倒倪坤,摧毁倪家,于是就找上了韩琛的老婆玛丽,双方一拍即合。

韩琛的老婆玛丽,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,一直想让韩琛上位,取代倪家的位置自己当老大。

韩琛没有这种想法,哪怕他被誉为倪家的第五天王,依然对倪家忠心耿耿。

迫于无奈,玛丽选择了跟黄志诚合作。

双方已经说好了,玛丽负责暗杀倪坤,黄志诚负责找倪家的麻烦,并为韩琛解决掉其他四大天王。

事成后,韩琛将成为尖沙咀霸主,并接受黄志诚的诏安,成为黄志诚稳定社会治安的帮手。

一个有政绩,消灭了自己最想消灭的人。

一个有地盘,坐上了本来坐不上的位置。

过程可能不太光彩,结局必将皆大欢喜。

所以,黄志诚这个人,跟电影里那些正义凛然,高大全的差佬形象不同。

他更像个人,有自己的喜怒哀乐,权利是他手中的道具,而不是制约他施展手段的绳索。

跟这种人打交道,你需要加倍小心。

如果他盯上你了,用正常手段又无法击败你,为了胜利,他就会不择手段。

暗杀,栽赃陷害,借刀杀人,只看结果不问过程。

没底线的差佬,其实比黑涩会更可怕。

“耀哥,耀哥?”

“你在想什么,我喊你好半天了?”

正想着,林耀被刀仔拉回了现实,抬头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不是说好吃大餐么,你再不吃菜就凉了。”

林耀低头看了看饭菜,发现菜品已经上全了,尤其是最后的汤和甜品,他连什么时候上的都不知道。

“刚才在想事情,来,大家动筷子。”

林耀招呼着大家一起吃,暂时放下了脑海中的思绪。

一顿饭吃完,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。

到了新环境,又没有了鸡心的顾虑,刀仔也显得比平日活泼了不少。

想到这几天,大家像被囚禁一样待在房子里,林耀也有些静极思动,主动开口道:“我们的身份,暂时还是安全的,总待在家里也不是办法,大家小心点,在附近转一转吧,散散心情。”

人是群居动物,不可能脱离现实。

他们又不是修仙的,能一宅三五个月,整日打坐练功。

时间长了,肯定对心里有影响,林耀回想下自己,也发现这段时间的他,比之前要暴躁了很多。

比如杀鸡心的时候,换成以前的他,绝对是干净利落的一刀,不会拖泥带水。

跟他说那么多话,何尝不是心里不痛快。

这种不痛快,不是心里受了委屈。

他是既得利者,不能得了便宜再卖乖。

可郁闷是难以避免的,他一开始就像赚个启动资金,谁能想到陷得这么深。

话说回来了。

豺狼这个人,还真是连累兄弟。

死了也不安宁,留下一屁股的烂事,早知道不该贪他的钱。

只是做都做了,再想这些也没用了。

林耀站在街道上,点了根烟,心想:“最近好像挺倒霉的,莫非是没拜关老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