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227:借钱

第二天一早,林耀主动约了毛向阳。

“向阳,我最近需要一笔钱,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办法?”

“需要多少?”

毛向阳从口袋里掏了掏,拿出一叠港币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这次过来,带了三千港币的活动经费,你需要就全拿去吧,反正我也用不到钱。”

来的时候,毛向阳听说有三千块港币的活动经费,心想这么多钱该怎么花啊。

以现在的汇率,100港币兑换28块人民币,三千港币就是840块人民币。

毛向阳的工资,每月是四十二块五毛三,八百多块不吃不喝也要两年才能攒够。

来之前,他以为这是一大笔钱了,来到港岛之后却发现,三千港币只是精英白领的一个月工资。

不过还好啦,他吃饭住宿都有人安排,需要自己花钱的地方并不多。

“三千块!”

林耀露出为难之色。

麦诚跟他虽然是朋友,可人家做的是生意,不是慈善堂。

他们还欠广哥八千块,人家没催就是给面子了,总不能这次送人回去还打欠条吧?

麦诚肯定不会说什么,广哥就不好说了。

广哥才是蛇头的老大,万一有了别样的想法,估计麦诚也会很难做。

“不够啊?”

毛向阳想了想,回答道:“你要是能等几天的话,我回头跟上面申请一下资金,再调一些钱过来。”

“我自己想想办法吧。”

林耀没让毛向阳为难,而且他也等不了几天。

算一算,送小凤回去的船票,大概要5000港币,在给她拿些钱,买点东西回去,没有一万港币肯定是不够的。

他昨天路见不平,给了乌蝇和华仔两千港币,结了个善缘,现在手上还有三千多块。

再加上他们也得花销,不能不留钱,所以缺口不小。

怎么弄钱来呢?

林耀陷入思索。

美金肯定是不能动的,毛向阳一时间又弄不来钱,难不成要他和刀仔出去抢劫?

抢?

想到这个词,林耀又想到了一个人。

老爷车!!

黄皮猴勒索老爷车二十万港币,他气不过,找了林耀和刀仔收拾了黄皮猴一顿。

因为这个,林耀现在要躲着黄志诚走了,而且种下了因果,它日少不了要被黄志诚针对。

回想一下,为了两万块港币,招惹上黄志诚这种人,很难说他们是赚是陪。

从长远眼光来看,肯定是赔了。

找老爷车的麻烦,让他补票!

林耀的脑海中,瞬间闪过这个想法。

为什么是老爷车,因为他看起来很厉害,其实就是个怂包。

他年轻的时候,敢拿着刀跟人拼命,统一了元朗的服务业。

现在富贵了,反而胆子小了,活的越发谨慎。

勒索他,让他再拿一笔钱出来,林耀觉得并不是很难办。

而且老爷车这种人,赚的是脏钱,生儿子都没PY,欺负他可没心理负担。

和毛向阳分开之后,林耀回去找到了刀仔。

“刀仔,小凤要回去了,咱们得让她风风光光的走,不能让老家的人看笑话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是啊,小凤说回去之后,就跟父母坦白我们的关系,要是太寒酸了,小凤的爹妈还以为我没本事呢。”

刀仔是小凤的男朋友,当然希望小凤能风风光光的回去。

林耀一听就稳了,于是开口道:“那就行了,一会我们出去一趟,去元朗找下老爷车,从他那借几万块救下急。”

“找老爷车借钱?”

刀仔有些傻眼,疑问道:“他能借我们钱?”

“你说呢?”

林耀抽出了手枪,脸上笑的意味深长。

刀仔无言以对,原来是这个借法,看来老爷车想不借都不行了。

打一辆的士,林耀二人直奔元朗而去。

他准备找老爷车借五万,两万让小凤拿走,三万留下来当生活费。

区区五万块,对老爷车来说不算多吧?

他要是识相,大家好聚好散,林耀也不会做的太过分。

不识相,那就不能怪他了,小凤的事得好好算一算。

“老爷车在吗?”

林耀来到会所,点名要见老爷车。

看到是他,有小弟将他认了出来,开口道:“车爷去洗桑拿了,你去大富豪找他吧。”

“走,去大富豪。”

林耀带着刀仔又转道大富豪。

大富豪,是元朗的一处桑拿会所,名气很大,据说是某个议员的情人开的。

林耀二人来到前台,说自己是老爷车的朋友。

老爷车在元朗的名气可不小,前台小姐也没有多想,很快便答复道:“车爷在八号厅,你们去八号厅找他吧。”

林耀二人也不换衣服,顺着路线前往八号厅。

走到八号厅门口时,他看了眼挂在门口的报纸,拿过来一份,随手将手枪包裹在内。

“你们老大呢?”

林耀抱着报纸,走进了八号厅。

里面人还不少,七八个人在池子里泡澡,看样子都是老爷车的小弟。

“你谁啊?”

有小弟喝问道。

“费什么话,你们老大呢,我找他有事。”

林耀根本不跟小弟多说,因为这群人欺软怕硬,你越是跟他客气他越蹬鼻子上脸。

反而态度强硬一些,他吃不准你的身份,说话能轻松一些。

“老大,有人找你。”

小弟转头对着桑拿室喊道。

“让他进来!”

里面传来老爷车的声音。

林耀扫了眼刀仔,让他守在门口,自己一个人进了桑拿室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桑拿室内,老爷车正在蒸桑拿,看到来的是林耀后很是奇怪。

林耀坐在长椅上,也不在乎上面的水渍,回答道:“黄志诚在找我们麻烦,我们兄弟得去乡下避一避,想跟你借些钱。”

这些话当然是假的,只不过是林耀的借口而已,给老爷车一个台阶下。

只是很可惜,老爷车并不喜欢这个台阶,厉声道:“你们有没有搞错,我们做的是一锤子买卖,事情一结束,大家就一拍两散了,你们跟我借什么钱?”

“我告诉你,当日放小凤走,我已经卖了豺狼的面子了,你们不要得寸进尺。”

“豺狼已经死了,我不会再给死人面子,下次说话想清楚点,快滚!”

面对暴怒的老爷车,林耀并不在意。

反而笑道:“车哥,话不能这么说,小凤是我兄弟的女人,你让她出来接客,有没有想过我兄弟会很难堪啊?他这几天夜不能寐,总觉得这事是个疙瘩,你就没什么表示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老爷车也不是傻瓜,听来听去,目光渐渐冷了下来:“你是来消遣我的?”

林耀摊了摊手:“怎么会呢车哥,你拿五万块出来,我们兄弟立刻就走,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“你也别怪我们,我们是手头紧,实在没办法了,才来跟车哥你开口的,车哥你为人仗义,不会见死不救吧?”

“草尼玛,你当我...”

老爷车勃然大怒,说着就要站起来教训林耀。

林耀将手上的报纸一掀,枪口直接顶在老爷车的脑袋上,喝道:“我就当你是软蛋,要跟你借五万块花花,你借不借?”

“不借,有种你打死我!”

老爷车也不是吓大的,不信林耀敢开枪。

砰!!

一声枪响,子弹擦着老爷车的耳朵飞过,带走了他的耳垂。

“哎呀,哎呀!”

老爷车被吓得直接尿了,一摸耳朵,一手的血。

“借不借?”

林耀再次喝问。

老爷车这下不装英雄了,大声道:“借,我借,好汉高抬贵手,不要再搞我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