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24:放长线

“马云波呀,马云波,真没想到,你居然成了塔寨在局里的保护伞!”

看着手上的视频,李维民叹了口气,对林耀问道:“林耀,我和你说过马云波这个人吗?”

林耀尚未回答,李维民便继续道:“应该没有吧?

其实,他是我的得意门生。

你可能不知道,以前我在市局任队长的时候,他就是我从警校带回来的新兵,后来我在市局担任局长,他又成了我手下的队长。

再然后,我从市局调到了省局,分管禁毒署担任副署长,他又在我手下成了缉毒行动处的处长。

这个人呢,年富力强,正义感十足,不知道破获了多少起重案要案,光是被他抓捕的毒贩,应该就不少于三百之数了吧?

三年前,偶然间我了解到,东山地区形势复杂,很多犯罪团伙以宗族为单位,借助村落与族人的掩护私设工厂,隐藏的非常深,取证相当困难。

于是,我把马云波调到了东山,让他出任东山市副局长,抓住东山的禁毒工作。

一开始,成绩斐然啊,让我觉得将他调到东山是步妙棋。

后来呢,毒是越扫越多,毒情是越扫越严重,毒贩越藏越深。

马云波几次向我请求批评,我都以为是东山地区的制毒团伙,熟悉了他的作风与手段,才会导致他屡次失利。

甚至,我怀疑过东山的市局里,可能有犯罪团伙的眼线,但是我从未怀疑过他。

好啊,真是好,一手带出来的徒弟,给我好好上了一课啊!!”

李维民是痛苦的,这份痛苦,一半来自马云波辜负了他的信任,一半来自他的疏忽大意。

其实,早在马云波来到东山的第四个月,他就接到了马云波以身体不适为理由,打出的希望调离的申请。

或许那个时候,马云波就被人抓住痛脚了吧?

可惜,当时他没有多想,只以为马云波面对困难想要逃避,毫不犹豫的驳回了申请。

要是那时候他亲自走一趟东山,亲自见一见这位得意门徒,而不是只在电话里安慰几句,这一切可能就不会发生了。

“马云波走到这一步,我有责任啊!”

李维民有感而发,靠在后座上长出了一口气。

林耀没有贸然插话,他知道李维民和马云波的感情很深,一直以来是将他当做接班人看待的。

东山市的罗旭局长,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太好,住在疗养院里恐怕是出不去了。

别看李维民没有跟马云波打过招呼,实际上路早就给他铺好了,只要罗旭病退,马云波就会直接接位。

在局长的位置干上两届,往省里一调,就能接替李维民的位置。

现在,覆水难收,一切都悔之晚矣。

沉默...

几分钟的沉默之后,东山辑毒大队近在眼前。

林耀看了眼倒车镜,低语道:“老大,前面就是辑毒大队,车不能再过去了,下一步该怎么走,您有没有什么指示?”

李维民抬起头,看着远处门牌上的辑毒二字,咬牙道:“继续放线!”

“明白。”

林耀听到这个指示,就明白短时间内,上面不会对马云波做什么了。

连他都知道,马云波的级别虽然不低,却做不了塔寨的终极保护伞,一直在主抓塔寨问题的李维民肯定更清楚。

抓马云波简单,只是一句话的事,不打草惊蛇可就难了。

要想顺藤摸瓜,现在就什么也不要做,做的越多错的越多,高手过招不能给对手留下任何机会。

“林耀!”

看着走下车的林耀,李维民降下了车窗:“别走马云波的老路。”

林耀重重点头:“是。”

......

“我是刘景澜,辉叔让我来的,林胜文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,以局里现有的证据,不足以对林胜文进行定罪,他们最多只能关他24小时。”

辑毒大队中,林耀看到了匆匆而来的律师,一位有些秃头的中年人。

听到律师是林宗辉的人,林耀一点也不惊讶。

林宗辉可是三房房头,塔寨的族老,他手下什么人没有,要是没有专职律师才是笑话。

“刘律师,24小时太久了,现在是凌晨四点,我要在早上八点之前将林胜文接出去,有没有问题?”

“理论上是可行的,我可以去医院为林胜文开一份先天性心肌炎的证明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对患病的犯罪嫌疑人,警方无法进行24小时扣留。”

刘律师显然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,而且熟悉律师这个行业的人都知道,律师的能力往往与人脉划等号。

“好,马上去办。”

林耀不想等下去,因为他害怕迟则生变。

毕竟,李胜文最大的作用,就是手上那份能指认马云波的视频。

这份视频他已经拿到手了,并不希望林胜文还跟剧情中一样,因为这份视频身死道消。

以他跟林胜文的关系,活着的林胜文,比死了的林胜文更有价值。

林胜文之死,是因为他大嘴巴,说了不该说的话。

林耀希望现在还有挽回的余地,哪怕他已经嘴欠的跟李飞等人,透露了自己有视频的事,出来后也要让他马上改口。

三小时后...

“耀哥!”

刘律师的办事效率还是有的,再加上塔寨在局里有人支撑,证据不足无法被定罪的林胜文,很快就被放了出来。

看着一脸喜悦,小跑着过来的林胜文,林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,问道:“没受罪吧?”

“没有,我又不是第一次进来。”林胜文说完这话,抬头往两旁看了看,道:“我哥呢,我哥怎么没来?”

林耀开口笑道:“我没让他来,他来了又该教训你了,你说对吧。”

“对,还是耀哥想的周到。”

林胜文眉开眼笑,随后又小声道:“耀哥,昨天全靠你了,当时我都以为自己完了,没想到你一棍子就把李飞他们的希望破灭了,真帅!”

“少胡扯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。”林耀没有让林胜文再说下去,看了看左右,道:“走,你也应该饿了,我们去吃点东西,有话边吃边谈。”

林耀带着林胜文,来了家名声还算不错的早餐厅。

二人往楼上一坐,选了个靠墙角的位置,点了两份叉烧饭,四个蟹黄包,这才边吃边聊了起来。

“胜文,你在里面没有乱说话吧?”

早餐上来,林耀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压低着语气问道。

“没有,我怎么会乱说。”

林胜文的表情有些不自然,看到他的样子林耀就知道,他肯定跟剧情中一样,将视频的事嘚瑟给李飞了。

“真没有?”

林耀眯着眼睛,不等林胜文开口又道:“塔寨的事,昨晚娟子已经跟我说了,咱两可不是外人,有些事你要是瞒着我,出了问题我可帮不了你。”

“这...”

林胜文一听,脸色变了又变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耀哥,其实我是出了点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也不是大事。”

林胜文看了看左右,压低着声音说道:“咱们塔寨啊,上面有保护伞,所以才没人能动咱们。早些时候,我一时贪玩,就把东叔邀请一位大佬入伙的事用手机给录下来了。”

说到这里,林胜文露出自责之色,嘀咕道:“昨天在局子里,我一时口快,将我有视频的事告诉了李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