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282:婚宴

五日后,大屿山酒店...

“欢迎欢迎,里面请,里面请。”

大屿山酒店,算是离岛区比较能拿得出手的酒店了。

今日,左手在这里设宴,为他的弟弟阿西举办婚礼。

阿西是左手的亲弟弟,左手的老爹死的早,早年家里全靠母亲给人打短工支撑。

后来,左手当了古惑仔,跟在刘华身后当小弟,家里的日子才算好过些。

当然,也仅限于吃饱饭,吃好和穿好就不用想了。

所幸阿西比较争气,书读的不错,今年已经大学毕业了,还在学校找了个女朋友。

对阿西这个弟弟,左手真是没话说。

他们相差了六七岁,左手又踏入社会比较早,对弟弟非常照顾,当得起长兄如父这句话。

“看起来挺气派的,亲家公和亲家母应该很满意吧?”

大屿山的习俗是晚上办婚宴,林耀赶到这里的时候天都黑了,一下车就看到了站在门口迎接宾客的左手。

看到林耀来了,左手赶紧迎上来,嬉笑道:“别提了,亲家公是个势利眼,嫌贫爱富,一听我说在大屿山饭店摆酒,中午饭都没吃就过来了。”

对于阿西的岳父,林耀有些印象。

电影中阿西结婚的时候,因为没钱,当时还叫乌蝇的左手特意借了高利贷。

虽然借的不多,只有八千块,可对当时的乌蝇而言不是一笔小数目了,就是想弄得好一些,不给弟弟丢脸。

结果就是这样,阿西的岳父也是没给他好脸色看。

为了省钱,乌蝇没在大酒店摆酒,而是选了酒店上面的天台上。

结果赶上了高温,晚上七八点钟,坐在天台上跟坐在火炉上一样。

阿西的岳父嫌弃没有冷气,也没有排场,狠狠的羞辱了乌蝇一顿,闹得很尴尬。

当然,那是《旺角卡门》中的乌蝇,因为林耀的出现,乌蝇变成了左手,早已经不是当年的软蛋了。

之前,林耀派他和刘华挂掉了雷龙,二人身受重伤,左手更是没有右手,只剩下了左手。

事成后,他给刘华包了十万块的红包,给左手包了二十万,医药费也是走的公司的公账。

再加上前段时间,左手谈成了跟龙哥的交易,林耀又给了他二十万,现在他起码有三四十万的身价。

左手有钱了,阿西的岳父就变乖了,哪还有胆子跟他去闹。

“耀哥,里面请。”

在左手的陪伴下,林耀进了大屿山饭店。

饭店的二楼已经被全部包场,摆了足足三十桌酒席,每桌都按照4800块的高标准操办,再算上烟酒,一场下来没有十五万根本挡不住。

大屿山是穷地方,基本工资也就两千多。

这个价位的酒席用来招呼客人,不用想也知道回不了本,纯粹是左手再给阿西撑面子。

“阿西,珍珍,这位是耀哥,我的大哥,也是你们的大哥,快点叫人。”

左手穿着黑西装,佩戴着写有兄长二字的红花,对着新郎新娘连连招手。

新郎阿西长得不帅,看上去二十二三的样子,见人就笑,显得很腼腆。

新娘倒是很漂亮,穿着红色嫁衣,是那种娇小可爱型的女孩,想来在大学里也很受欢迎,不知道怎么的便宜了阿西。

“耀哥!”

阿西带着新娘珍珍,一脸笑容的看着林耀。

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,可在私下里,林耀的名字二人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。

尤其是阿西,他很清楚自己大哥就是小混混,还是混的很不如意的那种。

跟了林耀之后,他大哥才时来运转,连带家里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以前家里别说拿十五万出来摆酒宴,一万五都拿不出来。

“很般配的一对,又是大学同学,这种感情很有基础。”

林耀先是夸赞了两句,随后对着阿西问道:“阿西,你学的什么专业?”

“法律与金融。”阿西说着看了眼女友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这两门学科最好找工作,我跟珍珍已经商量好了,结婚后我就去上班养家,让她在家安心养胎。”

“有孩子啦?”

林耀看了眼珍珍的肚子,之前没细看还以为是小肚囊,现在看还真是怀了身孕。

应该有三四个月吧,看着不太明显,再加上嫁衣比较肥大,阿西不说他都没往那方面想。

“是啊,三个半月,我们也算是奉子成婚。”

珍珍看上去很健谈,在林耀面前比阿西还放得开,反倒是阿西,知道林耀的来历和身份,在他面前有些拘束。

“耀哥,阿西学过法律,你看能不能让他来帮我们?”

左手惦记着弟弟工作的事,欲言又止的看着林耀。

“帮我们!”

林耀想了想,阿西是左手的弟弟,也不算外人。

让他来担任社团律师,他肯定比外人更尽心尽力。

他们是谁,古惑仔啊!

一听这名字就知道,少不了和当差的打交道,用到律师的地方有很多。

好的社团都有自己的专职律师,有的甚至有两三位,专门为公司的兄弟们打官司。

让阿西成为公司的专职律师不是不可以,只是阿西刚刚毕业,人脉与经验近乎于零,也不知道靠不靠得住。

“让阿西先试试吧。”

林耀没有把话说死,只同意先给个机会。

左手大喜过望,连声道:“谢谢耀哥,谢谢耀哥。”

律师好找工作也是相对的,老律师不愁没饭吃,刚毕业的年轻律师就难说了。

林耀出手大方,罩得住,阿西要是当了社团律师,以后肯定亏待不了他。

“左手哥,时候差不多了,大家都等着你们呢。”

有小弟上来传话,林耀几人放眼看去,发现宾客到的差不多了,都眼巴巴的等着开饭呢。

“耀哥,您上座,我带着阿西去招呼客人。”

“去吧,别拿我当外人。”

在林耀的催促下,左手带着阿西和珍珍上了前台。

“各位亲友,各位嘉宾,感谢大家今天能来捧场。”

“今天是我老弟阿西的好日子,酒微菜薄,没什么好招呼大家的,各位多喝几杯,我先干为敬!”

左手举着酒杯,在众人的观望下一饮而尽。

好!!

伴随着叫好声,服务生开始上菜。

鲍鱼,鱼池,燕窝,龙虾...

不愧是4800块一桌的包桌,84年有这排场的真不多。

要知道,尖沙咀的房价也就八九千,放倒后世,这边的房价早就过十万了。

“阿西的大哥真有本事啊,我还以为他们住在大屿山,穷的揭不开锅呢。”

嫌贫爱富的岳父,看着满桌的好菜笑容满面。

岳母也是一样,三十桌酒宴,一对龙凤镯,一对长命锁,再加上金戒指,金耳环,金项链,还有六万六的彩礼,让她在姐妹面前挣足了面子。

更让人开心的是,阿西和珍珍跟她说,左手准备给他们在旺角买公寓楼住。

首付的钱已经准备出来了,过几天就可以去挑房呢。

那可是旺角,港岛最繁华的地方之一。

随随便便一套楼,估计都要百八十万,普通人拿着两千多的工资,养着一大家子人,累死累活一辈子,又有几个能赚来百八十万。

“你们干什么,别闹了!”

吃吃喝喝之中,后面传来了杂乱声。

“老同学,你这就不够意思了,高中的时候你可没少帮我吹,怎么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?”

阿西带着珍珍到处敬酒。

走到珍珍的同桌那桌,几个男士围住了珍珍,语言轻浮,还有些动手动脚。

林耀皱着眉头看去,只见那几个男人光着脊梁,身上不是纹龙就是纹狼,看上去就很社会。

看着像搞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