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04:不服

伴随着拳打脚踢,卢家耀很快被打的鼻青脸肿。

“大傻,你什么意思,想找事啊?”

跟在林耀身后的茶壶,上前一步拉住了大傻。

大傻回头看了看林耀,仰着脖子说道:“怎么,这小子是你们的人啊,我碰一下都不行?”

“大傻,你别他妈的装糊涂,你明知道我大哥叫耀哥还拿耀字说事,我看你分明是故意的!”

茶壶练武出身,手劲很大,大傻晃了两下也没有挣开。

被旁边的小弟一看,大傻觉得没了面子,恼怒的说道:“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怎么样,别人服你,我大傻就是不服,不就是钱多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,有种弄死我!”

林耀一进来就是一号室的老大,在整个监仓都威风的不行,有人服气,自然也有人不服。

大傻就是不服气的人,他看不惯林耀能在监狱内用大哥大,每天能请小弟吃饭,所有人都围在他身边讨好他的样子。

在他看来,男人应该用实力说话,谁钱多谁就是老大,干脆拜李超人当绿林盟主得了。

“大傻,你对我意见很大啊!”

看着大傻的目光,林耀发现他找错人了。

他以为大傻是个豪杰,没想到这么小肚鸡肠,看来请他挂掉鬼乸齐的事得从长计议。

“是又怎么样,当我怕你啊?”

大傻人比较耿直,认死理,要不然也不会有大傻这样的外号。

林耀笑着点头,摊手道:“其实我这次来找你,是想和你做朋友的,现在看朋友是没得做了。”

“你当我稀罕!”

大傻脸上带着不屑,哼哼道:“我最讨厌你这种喜欢装逼的小白脸了。”

“老大,我可以走了吧?”

卢家耀捂着肚子,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。

“谁让你起来的,你是狗嘛,不趴着怎么行?”

大傻挑衅的看了眼林耀,一脚踢在卢家耀的肚子上,将他再次踢倒在地。

林耀不怒反笑,点头道:“我以为一号仓内最有种的是白炸,没想到是你大傻,非常好!”

说到这里呢,林耀也没放什么狠话,只是对着茶壶吩咐道:“带这家伙起来,我们走。”

“闪开!”

茶壶走上去,欲要带走卢家耀。

大傻看了看茶壶,又看了看围上来的群星社成员,不屑的撇过头去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看着被茶壶搀扶过来的卢家耀,林耀饶有兴致的说道:“我叫阿耀,你也叫阿耀,咱两素不相识,却因为名字害你被打,咱两也算有缘。”

“我已经习惯了,对这些老大来说我就是出气羊,谁心情不好都能来锤我几拳。”卢家耀回头看了眼大傻,自嘲的笑道:“没办法,谁让我没种呢!”

林耀一直在看着卢家耀,看到他眼中的那抹恨意之后,明白他对大傻其实挺憎恨的。

一个男人,被人当众骂成狗都不恨,这样的男人还算什么男人。

可惜卢家耀不是古惑仔,而是念过大学的知识分子,良好的社会教育像一头拦路虎,堵住了他的报复之心。

大傻是坏人,他不是。

他就判了几年,在里面好好过日子,等到刑满释放后还有新的开始。

如果反击的话,这几年大傻不会让他好过的,而且暴力就像蓝冰,沾染一次就有第二次。

当你习惯用暴力去解决问题时,你会下意识的依赖它,再也不想其他方式了。

卢家耀以忍为主没有错。

错的是,有些事不是忍忍就能过去的。

“耀哥,是不是小耀惹您生气了?”

同仓室的钟天正,看到林耀几人围着卢家耀,小跑着从远处赶过来,伸手打着自己的脸颊:“如果是的话,我在这给大家赔罪了,各位老大有怪莫怪。”

“正哥,不是耀哥他们,是大傻在找我麻烦,这次多亏了耀哥才能脱身。”

卢家耀将刚才的事跟钟天正说了一下,并没有提他之所以被打,是因为名字里也有一个耀字。

听到是这么回事,钟天正松了口气。

不是得罪了耀哥就好,现在一号仓内耀哥最威风,其他房的大哥遇见耀哥都会矮一头。

大傻虽然是三号房的大哥,可他们是四号房的人,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,再加上上面有傻标和盲蛇罩着,也不怕大傻做的太过分。

“阿正,小耀是怎么回事,不是得罪耀哥了吧?”

等到钟天正搀扶着卢家耀回来,傻标与盲蛇二人迎了上去,目光中满是担忧之色。

“没有,是大傻心情不好,把卢家耀喊过去揍了一顿,要不是耀哥出面要人,恐怕他还没办法这么快脱身呢。”

钟天正将卢家耀的话重复一遍,引得傻标二人松了口气。

“不是耀哥就好,大傻虽然厉害,可我们四号房也不是软柿子,不至于怕了他的三号房。”

“是啊,我们不怕大傻,他要是再敢找你麻烦,兄弟们会为你出头的。”

傻标和盲僧是四号房的两位大哥,他们二人的态度也代表着四号房的态度。

只是卢家耀并没有开心,反而想到了看上去年纪不大,大傻都忌惮不已的林耀,问道:“要是我得罪了耀哥呢?”

“这个...”

盲蛇挠挠头,他和傻标虽然也是社团中人,可他们只是三流社团的小头目。

不管是论实力还是论辈分,林耀都不需要买他们面子。

他们也没有面子。

“得罪耀哥的话,你还是想想怎么服软,或者转仓去别的监狱吧,他兵强马壮,我们也不敢得罪呀。”

傻标有啥说啥,他们这种小老大在各自的仓室内还算好使,出了仓室谁还认得他们是谁。

林耀就不同了,有人,有钱,有地盘,双方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“不至于吧,刚才他和大傻闹得很不愉快,大傻看上去并不是很怕他啊!”

卢家耀没有加入社团,不懂社团中人的想法,忍不住反问道。

听到这话,傻标和盲僧都吃了一惊,追问道:“大傻得罪耀哥了?”

卢家耀点头道:“是啊,我刚才就在现场,发现他们闹得很不愉快,耀哥虽然嘴上没说什么,脸上的表情却很冷淡,不是很高兴的样子。”

嘿嘿!!

一听这话,傻标与盲蛇相视一笑,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:“大傻有难了。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卢家耀平时没有这么多话,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就想多问问林耀的事,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名字中都有个耀字吧。

“大傻手下才几个人,三十个撑死了,甚至还没有那么多。”

“耀哥呢,不算外面,光是监狱内就有七八十号人,大傻拿什么跟他拼呀!”

“甚至不算小弟,光是狱警的态度就足以说明问题了,你说那些狱警会帮谁,难道帮大傻呀?”

傻标叹息着摇头,低语道:“耀哥肯定会报复的,不报复回去,别人会说他是纸老虎,人心散了,手下的小弟们就不好带了。”

盲蛇感触颇深的点点头,很赞同傻标的观点。

听到两位大哥的回答,站在一旁的钟天正,用手指戳了戳卢家耀的肋骨,问道:“你们名字里都有耀字,为什么人家是耀哥,你是小耀呢?”

“我也不想啊,可我有什么办法?”卢家耀唉声叹气,片刻之后,看了看正跟小弟们训话的大傻,又道:“大傻既然惹不起耀哥,为什么还要招惹他?”

大家一听这话就笑了:“大傻外号叫什么?”

“大傻啊!”卢家耀回答道。

“这不就结了,只有取错的名字,没有取错的外号,大傻是傻的呀,正常人,明知道得罪不起耀哥,谁还敢去得罪,找死啊?”

卢家耀一听,好似是这么个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