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12:陈兆康早已看穿一切

夜晚。

鬼乸齐躺在床上抽烟,不知怎么的总是有些心神不宁。

抬头看看时间,才晚上九点半,他从未觉得时间过的这么慢过。

“齐哥,睡不着啊?”

旁边床铺上的陈兆康,脸上写满了求知欲:“既然睡不着,再聊聊你和耀哥的事呗?”

鬼乸齐瞪了陈兆康一眼,陈兆康是律师,最喜欢研究人心和秘密。

他的事怎么敢和陈兆康说,说出去不是自找麻烦吗?

“鬼乸齐!”

沉默中,食人鲳从外面走了进来:“跟我去办公室一趟,我有话要问你。”

“鲳哥,我不都交代清楚了吗?”

鬼乸齐以为食人鲳要问打架的事,这些事他都说了八百遍了,还有什么好问的。

“费什么话,让你去你就去,别躺在床上装死。”

食人鲳说完这话就向外走去,门没锁,给鬼乸齐留着门呢。

鬼乸齐叹了口气,形势比人强,食人鲳要找他问话他能不去吗?

把烟掐灭,鬼乸齐挣扎着站起来,捂着腹部往外走。

看着他一边走,一边龇牙咧嘴的样子,陈兆康微微摇头:“犯人真没人权!”

“鲳哥,这不是去办公室的路吧?”

跟在食人鲳身后,鬼乸齐走了一会忍不住发出了疑问。

食人鲳不说话,走在前面一言不发。

鬼乸齐又跟了一会,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赶忙开口道:“鲳哥,不行了,我伤口好像开裂了,好疼啊,我走不了了。”

说着,鬼乸齐靠在墙上不走了,一脸的痛苦之色。

食人鲳回头看了眼,发现鬼乸齐的绷带上并没有血迹,哪能不知道他在装疯卖傻,冷笑道:“林耀想见你,去不去随你。”

“耀哥?”鬼乸齐来了精神,也顾不得装腔作势了,急道:“耀哥在哪?是不是想听我解释了?”

“在外面,跟我来吧。”

食人鲳招了招手,推开门,来到了监狱的操场上。

鬼乸齐也没有多想,他确实想和林耀解释,因为他知道红孩儿的木刺是林耀给的,林耀认出了他,想要干掉他。

这是个误会,他虽然认出了林耀,可他根本没参与那次行动。

他总不能给警方作证说,我见过这个人,他和豺狼关系不浅,疑似参与了那次大劫案,你们抓他回去行刑逼供吧。

这是猜测,不是证据,没有证据怎么抓人。

“鲳哥,耀哥说什么了没?”

鬼乸齐赔着笑脸,想要从食人鲳身上套话。

食人鲳闭口不言,也不知道是他什么也不清楚,还是不打算跟他说实话。

就这样,二人经过铁门,来到了外面的操场上。

入眼,操场上有个人站在路灯下抽烟,鬼乸齐眯着眼睛看了看,不是林耀还能是谁。

“耀哥,我可想死你了。”

看到林耀,鬼乸齐也顾不得伤势了,捂着腹部赶紧走了过去。

林耀站在路灯下,看着走来的鬼乸齐,从口袋里掏出根烟:“吸烟。”

“谢谢耀哥。”

鬼乸齐受宠若惊的接过烟,又在林耀的打火机前将烟点燃。

二人就这样抽烟,谁也没有说话。

过了半响,就在鬼乸齐坚持不住想开口时,林耀抢先说道:“你是豺狼的人,我们见过面,你也应该听说过我吧?”

“没听说过。”鬼乸齐下意识的摇头。

“没有?”

林耀笑了笑,脸上写满了不信。

鬼乸齐是豺狼的小弟,而且是带在身边亲信。

他虽然没有参与那些大行动,可依照他和豺狼的关系,不可能一点风声都听不到。

看到林耀脸上的笑容,鬼乸齐心里咯噔一下,赶紧解释道:“是听说过一些,当时豺哥随口说了两句,只是我没有往心里去,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,我早就忘记了。”

林耀只是抽烟,不表态,也不多问。

越是这样,鬼乸齐越是没底,忍不住嘀咕道:“耀哥,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,你可以上外面打听打听,我是不是多嘴的人。

我这人嘴很严的,不该说的不说,不该问的不问,不该管的不管。

你和豺哥的事是你们两个的事,和我无关,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掺和进去,求求你不要为难我了。”

沉默...

林耀抽着烟,很快一根烟抽完了。

他将烟头丢在地上,用脚碾了碾,微笑道:“没事,你很好。”

鬼乸齐大喜过望,忍不住问道:“耀哥,这件事是不是可以揭过去了?”

林耀笑着点头:“可以揭过去了。”

说完这话,林耀掉头就走。

鬼乸齐有些摸不着头脑,想要跟上去,可他受伤了,根本走不快。

等到他走到铁门前时,林耀已经进去了,跟他打照面的只有食人鲳。

“鲳哥...”

鬼乸齐刚要开口,就看到食人鲳把枪拔了出来。

什么意思?

鬼乸齐楞了一下。

“鬼乸齐,你居然敢逃跑!”

食人鲳抬起枪口,子弹上了膛。

鬼乸齐大惊失色,惊道:“鲳哥,我没想逃跑啊,是你带我来的!”

砰!

砰砰!!

回答他的只有子弹。

鬼乸齐连中三枪,一脸不甘的倒在地上,目光中还带着不信。

“你说你什么也不知道,我能信吗?”

“你不死,我怎么睡得着?”

听到后面的枪声,林耀脚步微顿,微笑道:“现在可以揭过去了。”

医务室。

“什么声音?”

正在床上休息的陈兆康,忍不住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医务室内还有不少病人,有人不太确定的嘀咕道:“好像是枪声啊?”

“枪声?”

陈兆康看了眼鬼乸齐的床位,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踏踏踏...

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,几名狱警便冲了出来。

他们在鬼乸齐的床上胡乱的翻了翻,又打开他的床柜找了找,什么也没发现后火速离开了。

众人看的莫名其妙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陈兆康却隐隐猜到了一些,看着鬼乸齐空空如也的床位,低语道:“鬼乸齐出事了,那枪声...

“什么?”

“你说枪声是冲着鬼乸齐来的?”

众人的反应都是不信,甚至有人觉得陈兆康神神叨叨的。

结果第二天,事实证明陈兆康猜的没错。

“昨天晚上,囚犯编号42117,姓名赵木奇的犯人,在狱警带他去办公室的路上,袭击狱警,企图逃跑,被当场击毙。”

第二天早上,前来宣读条例的狱警泰臣,看着眼屋子内的其他人,冷声道:“从没有逃犯能从赤柱逃出去,赵木奇的事,希望你们引以为戒。”

宣读完条例,泰臣夹着文件离开了。

其他囚犯面面相视,一个个装聋作哑,唉声叹气。

陈兆康不一样,他比别人知道的更多些,低语道:“不可能,鬼乸齐不可能袭警,更不可能逃跑,他只判了七年,又不是死刑,没理由这么做?”

稍后,他又想到了什么,目光一亮:“耀哥,一定是耀哥做的,他和食人鲳的关系非常好,鬼乸齐说耀哥会杀了他,结果他当晚就被食人鲳打死了,我不信这是巧合。”

“你疯了?”

有囚犯听到了陈兆康的嘀咕声,赶紧捂住了他的嘴:“胡说什么,你找死啊?”

听到这话,陈兆康就像睡意来临时被一桶冰水当头浇下,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。

之前,他虽然知道林耀很厉害,却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。

随着鬼乸齐的死,他渐渐明白过味来了。

第一次认识到,生命原来如此脆弱,一个人昨天还好好的,可能眨眼的功夫就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