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18:黄成退场

夜晚...

“黄成,医院那边给结果了,陈兆康的鉴定结果是摔伤,而且伤到了脑袋,这辈子恐怕都醒不过来了。”

大晚上的,黄成应该下班了。

可他今天没走,而是在等陈兆康的伤情鉴定。

鉴定报告他等到了,只是和想象中有些出入,无论如何,黄成也不相信陈兆康脑袋上的伤是摔伤,他念过警校,懂一些医疗常识,这伤分明是被人用钝器打的。

“去医院!”

黄成心中全是这个想法,他不相信医院的鉴定报告,一定有人在里面搞鬼了。

说做就做,黄成急匆匆的换好衣服,开车向医院赶去。

“大哥,帮个忙,我汽车爆胎了,你车上有扳手吗?”

开车来到下山弯路,离得很远,黄成的车就被人拦住了。

黄成停下车,趴在方向盘上往外看了看,发现道路中间站着两个人,旁边还停着一辆趴窝的汽车。

“大哥,帮个忙吧,这大晚上的,我们实在没办法了。”

在二人的劝说下,黄成推开车门下了车,抱怨道:“开车出来,连个扳手都不预备,幸好是遇到了我,不然你们就等着在这过夜吧。”

“是啊,这条路晚上走的人太少了,我们等了好一会了,根本等不到人。”

两兄弟一边回应着黄成的话,一边跟着他走向后备箱。

黄成站在前面开锁,两兄弟则站在后面旁观,双手摸向了后腰。

“滴滴!”

后备箱刚打开,伴随着喇叭声,远处开来了一辆闪着警灯的摩托车。

“你们干嘛呢?”

骑警将车停在路边,拿着手电往这边照了照。

“阿sir,我的车爆胎了,借这位大哥的扳手用一用。”

“是啊阿sir,您去忙吧,弄好了我们就走。”

两兄弟站在黄成身后,笑着回答道。

“借扳手?”

骑警有些不信,支住摩托车,拿着手电走了过来:“抱头蹲下,我怀疑你们贩毒,我要检查你们的车辆。”

“阿sir,您别开玩笑了,我们怎么会...”

兄弟两没等说完,黄成就走了上去,开口道:“师兄,我是赤柱监狱的狱警黄成,我们真的是在修车,这是我的证件,你检查一下吧。”

“狱警?”

骑警拿过证件看了一眼,可惜并没有卖黄成的面子,冷声道:“我还是要检查车辆。”

“随便你。”

黄成将证件收回来,示意骑警随便检查。

看到黄成这么坦然,骑警的心情放松了些许,拿着手电开始检查车辆。

照了照,车里没啥违禁品,打开的后备箱内除了工具箱也没有其他东西。

在检查一下两兄弟的车,也没有任何发现,骑警满意的点点头,开口道:“你们两个,把身份证给我看看。”

兄弟两对视一眼,在身上摸了摸,回答道:“阿sir,我们的身份证没带啊。”

“现在查身份证查的这么严,你们出来不带身份证?”

骑警眉头微皱,又道:“驾驶证总该有吧,驾驶证给我看看。”

“大哥,怎么办?”

“什么怎么办,车是偷来的,上哪给他找驾驶证?”

“那我们?”

“直接动手!”

兄弟两小声嘀咕两句,不约而同的扑向黄成,抄起匕首就刺。

黄成没有防备,等到兄弟两暴起的时候再想反应已经来不及了,直接被两刀扎在了腰上。

“你们干什么!”

骑警也被吓了一跳,赶紧去掏自己的警枪。

兄弟两明显是惯犯,干净利落的两刀之后把黄成向骑警一推,二人撒腿就跑。

骑警看了眼被刺伤的黄成,又看了看二人逃离的方向。

这大晚上的,二人往树林子里一钻,骑警一个人还真不敢追进去。

犹豫再三,他放弃了追击的想法,拿起对讲机开口道:“我是骑警张忠民,编号42993,我在下山路遇到了情况,有名狱警兄弟被人刺伤了,请求支援。”

威武,威武,威武...

二十分钟左右,两辆警车,一辆救护车赶到了现场。

黄成的情况不太乐观,两兄弟下手极狠,扎的都是腰间要害。

抬上救护车的时候,人已经昏迷不醒了,随救护车来的医生和护士,脸上的表情都不是很乐观。

“师兄,能把事情的经过说一下吗?”

有差员走上来,对着骑警询问道。

骑警自己也是蒙的,只能挑自己知道的说:“我刚才正在巡逻,看到有两辆车停在路边,于是就过来看看情况。

那辆红色轿车是狱警的,白色轿车是两兄弟的。

两兄弟说他们的车爆胎了,没有扳手,跟那名狱警借扳手用。

我要他们的身份证,他们说没带,我又要驾驶证,他们假装找了一下,谁成想是在掏匕首,冲上去就是两刀,刺伤了狱警就往那片树林里跑了。”

骑警说着,指了指身后的树林。

众人抬头看去,树林很大,现在去找人估计早就跑远了,以他们的人手也不足以撒网式找人。

第二天...

“听说没有,黄成昨天在回家的路上被人刺伤了,电话都打到监狱来了。”

“不会吧,什么人干的?”

“谁知道啊,人没抓住,天又黑,对方的长相都没看清。”

“伤的重不重?”

“伤的不轻,对方用的匕首带血槽,两刀下去肾都被捅烂了,现在还在抢救呢。”

从操场上走过,林耀听着两名狱警的对话,微不可查的笑了笑。

一天,两天,三天...

时间从不会止步,一转眼又是半个月。

林耀每天掐算着日子,距离他可以保释出去只有一个月了。

在此期间,外面打的很热闹。

死了帮主的凤舞帮,认定了于凤天是朗青杀的,整天追着福生帮打。

福生帮全面收缩战线,朗青更是下了死命令,不许手下和凤舞帮开战,并积极寻找叔父辈的大佬出来当和事老。

只可惜,朗青能克制得住,下面的小弟们克制不住。

从挑衅到单挑,又从单挑到群殴,局面很快控制不住了。

当然,这一切和林耀没有关系,他能做的只有让手下们守好自己的地盘,并随时注意洪兴是否入场。

只要洪兴不入场,福生帮和凤舞帮闹不起来,起码不会闹到不可开交。

怕就怕洪兴搞小动作,洪兴毕竟是港岛排名第一的公司,旺角乱起来,洪兴肯定不会坐视不管。

不说别人,单单旺角分堂的黎胖子,他想统一旺角就不是一天两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