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19:查房

“查房!”

大晚上,刚回宿舍没多久,外面就传来了口哨声。

林耀此时正在泡脚,看着走进来的狱警们,询问道:“长官,今天怎么突然查房了?”

张狱警回答道:“洗衣厂丢了一把剪刀,后厨丢了块磨刀石,不找出来会有大麻烦的,上面让我们连夜追查。”

剪刀都是带尖的,一把剪刀一分为二,再用磨刀石磨一磨,立刻能变成两把匕首。

不把东西找出来,万一有人用它闹事或者伤害狱警,出了责任谁也承担不起。

“大家站成两排,让长官们随便找。”

林耀吩咐下去,一时间一号房内的犯人都站了起来,只有他自己坐在床铺上继续洗脚。

狱警鱼贯而入,一个个床铺往里搜。

搜到有色书刊,没收。

搜到扑克牌,没收。

搜到香烟,没收。

搜到零食,没收。

搜到黑丝袜,没收。

黑丝袜???

张狱警一脸懵逼,看了眼脸上写满不高兴的妈妈桑,低骂道:“玻璃老!”

“怎么,没收获啊?”

站在白炸床头前的刘狱警,摇了摇手上的枕头:“我这里可是大丰收啊!”

噗呲...

将枕头撕开,一块手表,一枚金戒指,外加几千块钞票掉了出来。

刘狱警笑容满面的往兜里装,金戒指更是直接戴在了手上。

“长官,别这样啊,这些东西是我的!”

白炸按奈不住了,主动站出来说道。

“谁让你带这些东西进来的,通通没收!”

刘狱警脸色一板,根本没给白炸面子。

林耀在一旁冷眼旁观,以前食人鲳管理一号仓的时候,各房间的老大或多或少有些特权,狱警们也会卖个好。

换成无人性之后,特权全部被取消了,除了他因为走通了无人性老婆的路线,多少还有些面子以外,其他人包括白炸在内都成了孙子。

“这是谁的?”

一名狱警从林耀的床上搜出了钱包。

“我的。”

林耀微微抬头,对着搜到钱包的狱警笑了笑。

唉!!

搜到钱包的狱警叹了口气,他摸着钱包鼓鼓囊囊的,里面一定装了很多钱。

只可惜,钱包是林耀的,他们这些普通狱警可不敢拿。

“收好了耀哥,别弄丢了。”

狱警将钱包塞到林耀的上衣口袋,继续搜下一家去了。

“找到剪刀没有?”

正搜着,无人性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“长官,还没有找到。”

搜查狱警们纷纷摇头。

无人性皱着眉头,吩咐道:“搜仔细点,犄角旮旯都不能放过。”

说着的同时,无人性大步往前走。

走到三条腿的面前时,看着挡在床铺前的三条腿,训斥道:“滚开!”

三条腿咽了口吐沫,乖乖给无人性让开了路。

无人性一把掀开铺在床上的草席,又扯了扯被褥和枕头,半响之后,面无表情的去了下一家。

看到无人性离开了,三条腿松了口气,整个人差点没瘫在地上。

十几分钟之后,没找到剪刀和磨刀石的狱警们,行色匆匆的赶往了下一个牢房。

房门关上的那一刻,三条腿擦了擦冷汗,赶紧把珍藏的衣服拿出来,夸张的说道:“老天保佑,幸好没让无人性搜到这件衣服,不然我就死定了啊!”

“你是走运,我就惨了,无人性把我的扑克牌收走了。”

“我更惨啊,带插图的有色武侠书被搜走了,这本书花了我几百块。”

“你们谁有我惨,几千块存款,一块手表,一枚金戒指,都踏马被搜走了。”

“白炸,我早就跟你说了,无人性不比食人鲳,让你快点将手表和戒指处理掉,你就是不听,现在知道下场了吧?”

“基哥,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啊,手表和戒指是我好不容易让人带进来的,你说处理就处理?”

牢房内,犯人们怨声载道,偏偏又无可奈何。

食人鲳掌权时,他虽然喜欢捞钱,可捞完钱人家也办事,不会没事为难你。

无人性就不同了,天天讲原则,一点面子都不给大家,只知道一味的高压统治。

这些天来,说无人性好的一个人都没有,囚犯们烦透他了。

“耀哥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呀,以前食人鲳在的时候,兄弟们各个吃香的喝辣的,再看看现在,日子越过越回去了。”

被搜走了心爱丝袜的妈妈桑,忍不住和林耀诉苦道。

“妈妈桑,你有什么办法没有,有的话我去实施。”

白炸整个人都被榨干了,心里憋着火呢。

听到白炸的话,妈妈桑白了他一眼,嫌弃道:“和你说有个屁用,你撑得住吗?”

“我怎么撑不住,谁告诉你的?”白炸说到这里看向林耀,问道:“耀哥,我没那么衰吧?”

林耀扫了大家一眼,没有说话,只是低着头抽烟。

众人乱哄哄的议论着,有人在怀念食人鲳的好,有人在咒骂无人性不是东西。

过了几分钟,一根烟抽完了,林耀将烟头丢在地上,开口道:“无人性是太过分了,一味的高压统治,根本不给兄弟们留活路。

我看这样吧,明天做工的时候将其他房的老大召集起来,一起开个会。

到时候定个章程出来,看看是全体绝食把无人性逼走,还是找些兄弟出来抽生死签,让无人性去医院躺几个月。”

一号仓内有九百多名犯人,一但全体绝食,别说无性人了,典狱长都吃不消。

不消三天,无人性就得乖乖滚蛋,到时候不管是把他调走,还是再把食人鲳调回来,他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嚣张了。

“耀哥,我赞成抽生死签。”白炸摸着肚子,嘿嘿笑道:“绝食什么的就免了吧,身体是自己的,饿坏了可没人赔。”

“白炸,你有没有搞错啊,生死签都不怕,怕绝食?”基哥忍不住插口道:“这话传出去,下面的兄弟们怎么看你?”

“随便他们怎么看,我反正是一顿不吃饿得慌,要是绝食的话...”

白炸看了看林耀,终究是没把话说死,嘀咕道:“我顶多赔你们一天,一天没效果,第二天我就不参与了。”

“几位老大,用不着玩的这么大吧?”

陈兆康住院之后,他的位置已经被钟天正顶替了。

听着大家的谈话,钟天正小跑着凑上来,开口道:“绝食不是小事,万一被人捅出去,记者一窝蜂的过来采访,到时候无人性下不来台,典狱长恐怕也面上无光。

我们这些当小弟的当然没问题了,就怕典狱长秋后算账,找几位大哥的麻烦。

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犯人,人家是管我们的人,硬顶,没好处的。”

白炸闻声后笑开了花,对着钟天正追问道:“你也反对绝食,支持生死签吧?”

钟天正摇头道:“生死签我也不支持,找个小弟出来偷袭无人性,让他去医院住几个月,这事说起来简单操作起来困难。

无人性的身手你们是知道的,等闲之辈近不得身。

退一步讲,就是捅伤了无人性,让他去医院住个三五个月也是治标不治本,谁知道下个狱警主管是什么性格,万一还是无人性这种人呢?”

“阿正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,不会是耍我们吧?”

听来听去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基哥有些不高兴了。

钟天正嬉笑着往自己脸上打了一下,谦卑的说道:“基哥,我怎么敢耍各位老大呢,我是觉得咱们不能硬拼,应该智取。”

“怎么智取?”妈妈桑问道。

“耀哥在外面实力庞大,蓝冰应该弄得到吧?”钟天正看向林耀。

林耀点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“三条腿你能进无人性的家吧?”钟天正又看向三条腿。

三条腿回答道:“能啊,那个狐狸精隔三差五就来找我,每次都去她家,机会简直太多了。”

“耀哥手里有东西,三条腿又可以出入无人性的家,我们完全可以栽赃他,就说他往监狱内运蓝冰。

只要有人报警,警察一来,从无人性家里搜到蓝冰,他就是有八张嘴也说不清楚。

哪怕他说得清,屎盆子也扣他头上了,我们再联合起来给惩戒总署多写几封信,不信他还能在赤柱待下去。”

钟天正说到这里,冲着林耀询问道:“耀哥,你看这个办法怎么样?”

林耀低头想了想,办法是不错,成功性也挺大的。

只不过...

林耀又看了眼三条腿,刚才查房的时候,别人没有注意到,他却注意到了无人性走出牢房的时候,双手都在发抖。

无人性练武出身,对身体的掌控能力极强。

什么事能把他气到双手发抖,偏偏又不能当场发作出来?

答案很明显,他老婆的内衣。

林耀有九成把握,无人性在搜查三条腿的床铺时,认出了他老婆的衣服。

只是出于自尊,不想把事情闹大,假装着没有看到。

无人性这人,自尊心极强,很爱面子。

这件事他不会善罢甘休的,肯定会弄死三条腿。

换句话说,不用他们栽赃陷害,无性人自己就能把自己玩脱了。

林耀之所以说明天开会讨论,不过是想把时间往后推一推,让无人性的情绪发酵发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