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4:招兵买马

李维民也不在这,调侃两句又有什么。

而且,李飞一个底层警员,开着几十多万的越野车,难道别人还不能说两句。

说起来,李飞这个人,在署里挺不合群的。

尤其是底层警员之间,更是没人对他有好印象,其中就包括跟他一起毕业,后来又分配到东山的蔡军。

为什么,因为上面太照顾他了,他这人又锋芒毕露,不是木秀于林是什么。

就拿车来说,整个署里谁开着几十万的车上下班,只有李飞一个,难道其他人的家庭条件都不好,开不起好车吗?

不是,是要注意影响。

李飞却不管不顾,一个底层警员,开的车比署长都好,同事们早就心有怨言。

蔡军说过一句话,除了宋扬这个跟班,你李飞在署里有朋友吗?

没有,要不是看你后台硬,谁踏马会惯着你啊。

当然,这些话心里知道就行,林耀是不会拿出来说的。

就连李维民那,他也不会多说什么,因为你告诉人家你儿子开豪车,对署里影响不好,李维民不但不会对你心怀感激,反而会心生隔阂,谁会没病找病啊。

“耀哥,只有我一人跟你去,会不会势单力薄了点?”

酒菜上来,张彪一边给林耀敬酒,一边若有所指的问道。

林耀清楚张彪是有话说,手上的酒杯放了下来,问道:“你是怎么想的?”

张彪开口道:“我是这么想的,要是你那还需要人,我这边有个合适的,他是我冀北的老乡,目前就在东山。”

林耀沉思片刻,问道:“他是做什么的?”

“跟我们一样也是吃偏门饭的,是个狠人。”张彪可是职业枪手,什么风浪没见过,他都说是个狠人,显然他的这个朋友也不简单。

林耀摸着下巴,想了想道:“杀过人吗?”

“绝对不止一个。”

“好,打电话给他,过来我看看。”

林耀表示了同意,他觉得在这种事上,张彪应该不会骗他。

这个人,八成是个逃犯,要不就是几起无头公案的主谋,尚未落网的那种。

将人叫过来确定一下,真跟他想的一样,就将人先留在自己身边,等收网的时候一起收了。

“我这就去打电话。”

张彪拿着电话站了起来,也没出去,就在窗台边打了起来。

“三儿,我是你彪哥,你在东山吗?”

“在啊,那你过来一趟吧,我在辉煌酒楼的701包厢,介绍个老板给你认识。”

“别问那么多,你过来就行了,这事我能骗你吗?”

“好,就这样,你快点啊,别让我们久等。”

挂断电话,张彪来到林耀身边坐下,说道:“他在东山呢,这就过来,估计也就二三十分钟吧。”

“行,我们等等他。”

林耀点点头表示同意,随后端起酒杯,招呼道:“来,喝酒,喝酒。”

半个小时后...

咚咚咚!!

“人来了。”

听到敲门声,张彪主动站起来开门。

打开门一看,门外站着个青年人,看上去也就三十左右吧,穿着一件黑色短袖,长得跟电影演员王保强有点相似。

只是相比王保强在节目中,总是笑呵呵的憨厚样子,来人却一脸阴鸷,目光中透露着冷芒。

“彪哥。”

酷似王保强的人,对张彪点了点头,跟着他一起进了包厢。

人进来之后,张彪顺手把门关上了,主动介绍道:“这是袁克华,外号老三,我朋友。”

介绍完袁克华之后,张彪又介绍道:“老三,这是我搭档常山,我跟你念叨过的。常山旁边这位是我老板林耀,你别看我老板年轻,他可是来自塔寨,在塔寨内也是有身份,有地位的人。”

“我是袁克华,大家叫我三儿就行了。”袁克华态度冷淡,说话的时候,还跟古人一样抱了抱拳。

林耀抬眼看着他,袁克华这个名字不一定是真名,假名的可能非常大。

张彪说他杀过人,还不止一个,这句话很可能是真的。

他的目光中带着对生命的漠视,跟那些穷凶极恶的通缉犯一样,没杀过人不会有这样的眼神。

“老三,你不是跟我念叨等着钱用,让我给你找点活吗。跟着耀哥干吧,耀哥是敞亮人,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张彪拉着袁克华坐下,开门见山的说起了用意。

袁克华抬头看着林耀,几息之后突然道:“你杀过人吗?”

林耀疑惑的看了张彪一眼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张彪与袁克华相熟,替他回答道:“杀过,前几天我们就在关东干掉了一个。”

“我也杀过,杀人,其实是天下间最简单的事,用枪,用斧,用匕首,用绳子,用石头,我用很多东西杀过很多人。”

袁克华自顾自的端起张彪面前的酒杯,一饮而尽,长出了一口气:“跟你干,你给我多少钱?”

不等林耀回答,袁克华自言自语道:“俺娘的身体不好,尿毒症,医生跟俺说,吃进口药管用,比国药强,就是贵点,一年得二十几万。俺弟弟要娶媳妇,钱不够,人家跟他要楼房,没楼就不嫁过来,首付加上彩礼,怎么也得五十万。”

“给我八十万,以后每年再给三十万,我这条命就可以卖给你。”

林耀没说话,抬头看向张彪。

张彪也一阵气急,跟袁克华耳语道:“你疯了,开口就要八十万,你见过八十万长什么样吗?”

袁克华不为所动,就在林耀觉得,自己是不是该说些什么的时候,他突然开口道:“冀北,三水市,好运来餐厅,三条人命,我干的。”

“川蜀,宾城开发区,小东汽修场,两条人命,我干的。”

“西域,吉昌市,钟山府小区,两条人命,我干的。”

“申城,长途客车站,一死一伤,我干的...”

一句一顿,袁克华前前后后,足足说了十四起无头命案,横跨八年时间,死伤三十几人,作案范围覆盖了大半个华夏。

别说林耀了,就连常山跟张彪都听呆了。

他们两个哪怕是枪手,手下也没这么多人命,袁克华得多么的丧心病狂,才能四处作案,手下少有活口?

“老三,你开玩笑呢吧?”

张彪只当袁克华是个小兄弟,手上可能有人命,但是绝对不多。

现在看,这整个一杀星。

八年时间,走了十几个省,一个地方只做一次,干完一票立刻离省。

被他盯上的人非死即伤,此人下手之狠辣,思绪之严密,行踪之诡异,公布出去,绝对是数得着的悍匪。

“我值八十万吗?”

袁克华没有理会张彪,而是静静的看着林耀。

林耀心中翻江倒海,他只想钓个小虾米,没想到把鲸鱼钓上来了。

袁克华说的这些案子,都是各地的无头公案,谁能想到这些都是一个人做的。

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

袁克华这一次,算是栽到他手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