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42:醉酒

“林老板,我们这里的条件是简陋了一下,可这已经是我们最好的房子了。”

晚上,林耀留在了小渔村中过宿。

为了招待他,村长把村里一个准备结婚的小伙的新房都给他腾了出来。

对小渔村的渔民们来说,林耀他们的到来改变了小渔村的现状。

他们不管什么走私不走私的,只知道货船从这里卸货,撑船出去拉趟货,一趟能赚五六块钱,拉一趟,比在工厂里做三天工赚的还多。

“村长,村长,鸡炖好了!”

林耀刚在房间内安顿下来,村头的张寡妇就端着盆子来了。

往桌子上一放,满满一大盆鸡肉。

鸡这东西,不敢说乡下看不见,但是舍得吃的真没有几个。

大家养鸡是为了鸡蛋,就算老母鸡岁数大了,不下蛋了,渔民们也舍不得自己吃,通常都是拿到镇上卖掉。

林耀不用问也知道,这只鸡肯定是为他特意准备的。

果不其然,张寡妇把鸡肉放下之后,外面很快又来了东家婶子,西家婆婆,端着炒鸡蛋,水煮鱼,青菜炒腊肉之类的走了进来。

一会的功夫,桌子上就摆了七八道菜肴。

这些饭菜对生活水准偏高的港岛人来说不算什么,但是在1984年的内地,恐怕这一桌菜得一个村的人来凑。

你家一只鸭子,我家一只老母鸡,这家一串腊肉,那家一条鲜鱼。

菜不多,也不豪华,心意却是看得到的。

“林老板,我们这比不得你们港岛,小地方,穷,没啥好招待的。”

村长拎着一坛没开泥封的老酒走上来,称赞道:“倒是这绍兴老酒肯定错不了,藏了三十多年了,还是我爷爷藏下的呢。”

“三十多年的老绍兴,一九五几年藏的?”

林耀来了精神,忙道:“这可难得了,快倒一杯我尝尝。”

酒封打开,香味扑鼻。

酒往杯子里一倒,颜色不是黄色,而是琥珀色,给人一种粘稠之感。

喝一口。

酸、苦、辣、涩、最终化为甘甜。

入口柔,回味浓,香味连绵。

“好酒啊!”

林耀由衷的感叹一声,随后吩咐道:“村长,把麦诚和村里的长辈叫来一些,这好酒得众人喝,不然喝不出味道来。”

“行,我这就去叫。”

村长也想和林耀搭上关系,闻声后乐呵呵的去了。

片刻之后,村长带来了三位村老,都是那种拄着拐棍,一看就辈分极高的老爷子。

麦诚倒是自己来的,可他从船上带来了卤好的叉烧,还有中午吃剩下的羊排。

林耀,茶壶,刀仔,麦诚,村长,外加三位村老,七八个人围着一坐,老酒一喝,气氛立刻就有了。

这一喝,喝到晚上十点多。

酒是好酒,可它后劲大啊,藏了三十年了能不醉人么。

林耀知道这里是老家,又是在小渔村内,心里也没什么戒备,晚上就多饮了几杯。

一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,后劲上来可就招架不住了。

再清醒过来,已经是第二天。

“嗯?”

林耀有早上醒来,躺在床上先抽根烟的习惯。

伸手一摸,没摸到烟和打火机,却摸到了软绵绵的东西。

一瞬间他就清醒了,顺手从枕头下摸出手枪,枪口抵在了被子上:“谁,出来!”

被子被拉开,露出了一个小脑袋。

林耀直接就愣住了,惊道:“婷婷,怎么是你?”

黄婷婷脸色通红,闭着眼睛,不说话,也不敢睁开双眼。

林耀心里咯噔一下,赶忙掀开被子看了一眼,只见黄婷婷躺在他身边,身上只穿着贴身小衣,于是一下子就蒙了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:“完了...”

“你怎么在这?”

林耀不知道自己是啥想法,郁闷居多吧,这事让他措手不及。

“我...没啥能报答你的。”黄婷婷咬着下嘴唇,喃喃自语着:“只有这个了。”

黄婷婷长得很好看,有点天真派西游记中大仙女蒋韵兮的感觉。

她虽然名义上已经十六岁了,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,看上去就跟十四五岁差不多。

对这么小的小姑娘,林耀真的没啥想,他又不是萝莉控。

“我对你的帮助,根本没考虑过要你报答。”

“你这是在作践自己,你知道吗?”

“长大后你会后悔的!”

林耀把手枪放下,郁闷的点了根烟。

随后想想,他又觉得不对劲,好似差点什么东西。

差什么呢?

林耀脑袋上闪过一丝亮光,赶忙再把被子掀起来看了看。

果然,没有落梅。

不应该啊?

是不是...

林耀脸上带着期待,看着只露个小脑袋,有些坎坷不安的黄婷婷,问道:“你昨晚都做什么了?”

黄婷婷羞红着脸,声音低的好似在跟蚊子说话一样:“抱着你睡觉啊。”

哈哈哈哈~

林耀直接笑了,笑的前仰后合。

黄婷婷目光中带着不解,疑惑道:“我听婶婶们说,女人最有价值的就是自己,你和谁睡觉就是谁的女人了。”

“噗!”

林耀躺在床上,笑的肚子都疼了。

老一辈人没接触过网络,很多事情都靠听闻,除非家长特意教导过这方面的知识,不然单纯的跟白纸一样。

黄婷婷显然就是白纸一张,她居然认为抱着一起睡就是全部了。

这才是开场啊,哪是全部。

林耀越看越发现这丫头萌萌哒,忍不住伸手在她的头发上揉了揉,笑道:“你这败家孩子。”

黄婷婷目光中带着不解,小声反抗道:“我不败家,我可会过日子了。”

哈哈哈...

林耀又笑了,他今天笑的比过去一个月都多。

“你会娶我吗?”

黄婷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突然有些专注的看着林耀。

林耀楞了一下,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只能含糊的说道:“不是抱着一起睡就是夫妻了,你连衣服都没脱,咱两啥事都没有。”

“脱了...”

黄婷婷这话一出口,林耀又傻了一下。

下一秒她继续说到:“海边冷,晚上你抢被子,我又穿上了。”

呼!

林耀松了口气,说话不带大喘气的。

“那也不算,我都没看到。”林耀小声解释着。

黄婷婷急道:“可你摸我了啊,我妈说女孩的身体不能让男孩碰到。”

“有吗?”林耀一点印象没有。

黄婷婷不断点头,气鼓鼓的看着林耀,就像再看渣男一样。

林耀是真不记得了,想了想这个严肃问题,底气不足的回答道:“我睡觉可能是不太老实,但是我肯定是无心的,你...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黄婷婷就自己哭了。

林耀也觉得委屈啊,他要是干什么了也行,可他啥也没干。

昨天他都喝蒙了,怎么上的床都不知道。

就算他半醉半醒之间真有点啥想法,身体也不支持他去做啊。

人都蒙了,没那条件。

“我都和你睡了,你也把我全身都摸遍了,我以后还能嫁谁?”

黄婷婷哭的很伤心,躲在被子里不出来。

林耀自己也郁闷,这个时代下的少女,没有后世那么开放,他的所作所为要是传出去,恐怕造成的影响真不是一星半点。

“林老板?”

林耀还没想到该怎么解决,村长媳妇推门进来了。

一进来,看到林耀和黄婷婷的状况,村长媳妇瞪了下眼睛,尴尬的往外走去:“我啥也没看见,啥也不知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