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47:聂明宇

十月份的燕京,秋高气爽。

林耀站在酒店前台,手上拿着一张纸条。

这张纸条是毛向阳交给他的,上面有一个电话号码,据说是一个姓聂的朋友家的座机。

“喂,电话台吗,我要挂个电话。”

“挂哪里?”

“海淀区丰兴小区街道办,找聂明宇。”

“需要转达什么话?”

“我叫林耀,毛向阳介绍来的,想请他帮忙,方便的话让他来接下电话。”

“好的,请您稍等,不要挂电话。”

八十年代的内地,打电话是需要人工转接的,你没办法拿着号码就给对方打过去。

林耀想找聂明宇,先要打电话给电话台,然后再由电话台转接,一来一去要好几分钟。

“喂,我是聂明宇。”

一根烟的功夫,电话那头有人开口了。

林耀听到声音回答道:“我是林耀,毛向阳的朋友,他说我在燕京有困难可以找你帮忙。”

“向阳哥啊,行,有事你说吧。”聂明宇回答的干净利落。

“电话里说不清楚,你现在在哪呢,我过去找你吧。”

“我去找你,你说位置吧。”

“燕京饭店知道吧,我会穿着一件黑色西装,坐在燕京饭店的大厅内等你,你进门就能看到我了。”

“行,二十分钟就到。”

“好,我等你。”

挂断电话,林耀耐心的等待起来。

大概过了十几分钟,门外进来了一名青年人。

此人一身黑色风衣,黑墨镜,黑色皮手套,外表冷峻,眉头紧锁,给人一种难以亲近之感。

“林耀?”

青年人走在林耀面前,摘下脸上的墨镜,露出了一张酷似陈道名的脸。

“聂明宇?”

林耀目光微眯,站起来伸出了手,开口道:“我是林耀,刚从港岛来的。”

“我听向阳说过你,据说你还是什么群星社的老大,手底下有几百号小弟。”

聂明宇跟林耀握了握手,坐在旁边你的沙发上,笑问道:“管着几百人是什么感觉?”

“很累,也很辛苦,但是没办法,我也得赚钱嘛。

港岛已经过了高速发展期了,各行各业都被巨头占据着,想发财,拉几百人出来自立山头,当董事长,是我能看到的最快的赚钱方式了。”

林耀说到这里,叫来酒店的服务生,给自己和聂明宇点了两杯咖啡。

等到咖啡端上来了,他询问道:“聂先生,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
“我啊,我前年才从部队回来,目前在街道办当治安委员,其实也就跟保安头头差不多,手底下就几个歪瓜裂枣,比不得你们人多势众。”

聂明宇不想提自己在街道办的事,简单的说了几句就转移了话题:“说说吧,你想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做生意!”

林耀看得出聂明宇是个痛快人,不喜欢做事磨唧的,于是直言道:“我除了港岛那边的生意以外,在老家这边还有走私生意。

之前我是做南方生意的,现在准备将生意规模扩展到北方来,需要一个北方的合伙人。”

“做生意啊?”

“合法生意吗?”

“什么类型的?”

“赚钱吗?”

“会有麻烦吗?”

一口气,聂明宇问了五个问题出来。

林耀脸上的笑容不变,解释道:“是从港岛走私彩色电视到内地,不走海关通道,我有自己的路线,严格来说算是非法生意。

赚钱肯定是赚钱的,麻烦嘛,大麻烦没有,小麻烦不断,所以我的合伙人需要有一定的政治资源。”

长相酷似陈道名,自称聂明宇的青年人,林耀已经知道他是谁了。

聂明宇,电视剧《黑洞》中的反派男主角。

一个赤色二代,出身于燕京聂家,其父是天都市代理总督,二爷爷更是开朝军方元勋。

难怪毛向阳和他保证,只要他这个朋友肯帮忙,北方的生意一定能畅通无阻。

人家是黑白两道都能摆平的狠角色啊。

“不是很符合规定,但是很赚钱,而且想做这门生意,需要一定的先天条件,是这个意思吧?”

“对,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好...”

聂明宇轻轻点头,随后又问道:“有多赚钱,你给我交个底。”

“我对北方市场的规划是,每月从港岛走私一万台彩色电视机过来卖,一台电视赚1000港币,每月的净利润为1000万港币。

如果你只做代理商,我可以给你两成利润,每月两百万港币。

如果你能搞定海关,让我的船轻松上岸,海关的那份也给你,你每月可以多拿两百万。

到时候,我负责买货,出货,运输。

你负责经销,保驾护航,我们六四分成,我六,你四。

一年最少让你赚四千万港币,也就是一千二百万唐币。”

南方的走私通道是麦诚的关系,参与的人很多,光是海关就要拿四成,海警和麦诚一人一成,到林耀手中也就只剩下四成了。

北方生意林耀打算另辟途径,直接从上层下手,减少赚差钱的中间商。

如果聂明宇有能力搞定海关,他愿意拿四成给他,这样谁也不吃亏。

毕竟,聂明宇不用提供本金,他只需要在暗中保驾护航,一个月就能分几百万,怎么算也不会吃亏。

“每年四千万港币!”

聂明宇目光中带着亮色,他此时还不是日后的龙腾集团董事长,身价过十亿的隐太子。

他前年才从部队退役,现在只是街道办的治安委员,每月工资48块,放在燕京就是个指甲盖大小的芝麻官。

别说四千万港币了,就是一万港币他也拿不出来,就连这身风衣都是他省吃俭用大半年才买下来的。

“有兴趣吗?”

林耀看出了聂明宇的心动。

此时的聂明宇,脸上是强装出的镇定,远不是十五年后那只喜怒不形于色的老狐狸。

也幸好是这样,如果是十五年后那个心狠手辣,唯我独尊的聂明宇,林耀还没信心和他合作呢。

“我父亲,即将出任天都市副总督一职,分管海关!”

聂明宇压低着声音,给了林耀一个惊喜。

这还真是惊喜,林耀知道十五年后,聂明宇的父亲是天都市的代总督,却不知道是这个时候上任的。

分管海关的代总督,还真是巧了。

有聂明宇的身份在,谁敢查他们的货,海关想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不行。

“什么时候?”

“文件还没下来,应该在半个月左右吧。”

“非常好,如果你愿意合作,我可以等你半个月,到时候你陪你父亲去上任,然后与海关的头头们打好招呼,我这边随时可以发货。”

“这...”

林耀将自己的规划一说,聂明宇反而迟疑了。

他喜欢钱,也不在乎游戏规则,只是他不想连累自己父亲。

燕京的二世祖们,一个个嚣张跋扈,到处搂钱。

这些他是看在眼里的,很清楚自己要是迈出这一步,日后再想回头可就难了,一时间有些迟疑。

“有顾虑?”林耀反问道。

聂明宇轻轻点头,回答道:“不会出事吧?”

林耀笑着摇头:“怎么会,一万台彩色电视,以北方市场的行情来看,轻而易举就能消化掉。

再说了,我们只是走私家电,又不是走私汽车,原油,稀土,没人会盯着我们不放。”

听到这话,聂明宇心放在了肚子里。

走私原油,稀土,汽车的那帮人他听说过。

是玩的挺大的。

一张白条,拿到海关就敢让人放行,谁敢阻拦上去就是两巴掌。

早晚得出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