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49:肖云柱出现

夜晚...

“蕾蕾,听明宇说你是学跳舞的?”

晚上,林耀陪着聂蕾蕾来到了电影院,因为电影还没有开场,二人在门口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。

“是啊,本来我想考燕京大学的,分数不够,于是就上了燕京舞蹈学院。”

聂蕾蕾今年十七岁,正是人生中最好的年华,满脸的胶原蛋白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
对于聂明宇的安排,林耀嘴上说麻烦,心里其实挺乐意的。

聂家是燕京的庞然大物,未来也是他在老家的重要合作伙伴。

老一辈的掌权者,以林耀的身份不可能接触到。

他只能退而求次,跟聂明宇与聂蕾蕾这些二代们打好关系,从而保证自己不会在唐国这辆不断加速的列车上被甩下去。

“燕京舞蹈学院也不错,毕业后加入文工团,没事参加下文艺演出,工作稳定,说出去有面子,而且旱涝保丰收。

听说文工团是可以评级的,有机会让家里运作一下,以文艺工作者的身份参军,还能享受军籍待遇。”

不同于普通家庭,以聂蕾蕾的身份加入文工团,未来多了不敢说,弄个上校或者大校的军衔一点不难。

林耀挺羡慕她们这些有身份的人的,身份是一块敲门砖,它能决定你的下限。

聂蕾蕾就是再不努力,混吃等死,上面看在聂家的面子上,也会让她在校级军官的位置上坐一坐。

而对普通人来说,大校师级,上校旅级,这是一辈子都摸不到的门槛。

“林大哥,港岛是不是特别繁华?”

聊了聊自己的事之后,聂蕾蕾忍不住问起了林耀。

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,港岛是天堂般的存在,就连聂蕾蕾这种家族子弟,也会港岛充满着幻想。

“是挺繁华的,道路两旁高楼大厦林立,大街上车水马龙不熄,尤其是一些繁华街道,下班高峰期时甚至会堵车,一堵一两个小时。”

林耀说道这里,看了看穿着白裙的聂蕾蕾,突然道:“你的条件不比那些大明星差,有没有兴趣去港岛发展呢?”

“怎么发展?”聂蕾蕾很感兴趣的问道:“当明星吗?”

“可以啊,你长得这么好看,当明星绰绰有余了。

要是你有这个想法,我可以安排你转学到港岛中文大学艺术系,到时候我弄几个剧本让你来拍,保证你能大红大紫。”

林耀没吃过猪肉,可他看过猪跑。

现在的港岛电影,还是以武侠片居多,僵尸系列,倩女幽魂,英雄本色,警察故事这些经典电影都没有出现。

他很好奇自己要是把英雄本色拍出来,宋子豪得多大跌眼眶,还有警察故事,拍完了再写个感谢词:以此片致敬港岛警察。

想想就觉得开心。

对了,还有陈家驹,警察故事就是根据他的真实事件改编的,以他的嘚瑟性格要是看到了这部电影,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。

这个世界有宋子豪,小马哥,陈家驹这些人。

他要是拍的话,就不能算作架空了,完全可以当做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。

其他人不敢保证,要是拍摄英雄本色,以他和宋子豪的关系绝对没问题,弄不好还可以让他帮忙想想台词,做个编剧。

港岛回归之后,各大公司的掌门人,不都洗白上岸开始做电影了嘛。

他现在也可以做啊,尤其是公司题材的电影,他连群演都不用请,直接让下面的小弟们上阵就行了。

赚钱,打响知名度两不误,想想就觉得欢乐。

“当明星啊!”

聂蕾蕾目光中闪烁着心动的光芒,她是聂家的小公主,别的家庭可能不会让自家子女去当明星,他们聂家却不会反对她的决定。

而且八十年代,明星还不像后世那么不值钱,各种黑料与潜规则层出不穷,让人觉得当明星的都不是好人。

尤其是内地这边,八一电影制作厂每年都会出品很多作品,投放出去反响强烈,给民众带来了极大的精神享受。

聂蕾蕾是学舞蹈的,舞蹈也算艺术的一个分类,她也幻想过自己登上大荧幕,受到无数人追捧的样子。

“蕾蕾,以你的条件当明星肯定没有问题,你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回去和你家人商量一下,他们如果同意的话,我可以为你安排。”

林耀极力劝说着,如果聂蕾蕾能跟他去港岛上学,拍戏,他和聂家就真的是一条船上的人了。

当然,聂家会不会同意他也说不好,反正试一试又没有损失。

不成功就算了,如果成功,他和聂家的关系将更上一层楼。

“我回去会考虑的。”

聂蕾蕾目光中闪烁着心动,相比燕京舞蹈学院,显然港岛艺术学院更让人心向往之,更别说自己过去还能当明星了。

只是她到底不是普通女孩,哪怕心动也没有一口答应下来,而是镇定着开口道:“奇怪,朵朵怎么还没来呀?”

聂蕾蕾口中的朵朵,也是燕京舞蹈学院的大学生,父母都是体制内的人。

本来今天这场电影,是她为大哥和朵朵牵线搭桥的,结果没想到聂明宇直接闪人了,幸好她没和朵朵说这是场相亲会,不然见面后多尴尬啊。

“几点的电影票?”

“晚上七点十分的。”

林耀看了看手表,现在是六点五十五分,距离电影开场还有十五分钟。

“再等等吧,可能在路上。”

林耀安慰着聂蕾蕾,随后又带着她来到商店门口,买了些零食和汽水。

汽水是玻璃瓶的老汽水,看着很不错。

零食是炒花生,炒瓜子,品类不多,在这个时代已经是难得的好东西了。

一算账,三瓶汽水六毛钱,两袋炒货四毛钱,总共才花了一块钱。

空瓶子一会要是拿回来退掉,还能再退一毛五的空瓶费。

“这么多钱啊?”

看着林耀鼓鼓囊囊的皮包,聂蕾蕾忍不住眯起了眼睛。

林耀这次来港岛,将群星社的公款拿空了,足足带了两千万港币过来。

大部分钱存在了银行里,他身上只带了三千唐币。

但是对眼下的唐人来说,三千唐币,已经是普通人四五年的工资了。

聂蕾蕾还在上学,没有工资,花的都是大哥和父亲给的零用钱,三千块长什么样还真没看到过。

“很多吗?”

林耀笑看着聂蕾蕾,乐道:“你大哥以后肯定比我有钱。”

“骗人,我大哥在街道办工作,一个月才38块钱的工资,为了买那幅进口墨镜,足足啃了三个月的馒头。”

在聂蕾蕾眼中,聂明宇一点都不神秘,也不值得敬畏,几句话就把他的老底给露光了。

林耀听的哈哈大笑,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加深,这群二代们以后再也不会为钱发愁了。

以前不好过,那是大环境造成的,之前连生意都不让做,一切化为国有,谁的日子都不好过。

想要把日子过好,自己又有油水可捞,还得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。

“林大哥,我想吃冰淇淋!”看到林耀如此有钱,聂蕾蕾对他的态度更好了,笑眯眯的看着他,眼睛都眯了起来。

“额...”

林耀掏出张十块面额的纸币,疑问道:“刚才买东西的时候怎么不说?”

聂蕾蕾不好意思的说道;“冰激凌可不便宜呀,一盒要一块钱,我不是怕你没钱么。”

看着她扭扭捏捏的样子,林耀直接被逗笑了。

“三盒冰淇淋。”

林耀并不在乎钱,相比金钱,他更看重和聂家的关系。

和聂家的关系好了,钱自然也就来了,别的不说,天都市的未来总督,你说他的好感值多少钱?

聂明宇和聂蕾蕾的父亲聂大海,还不是聂家的掌门人,排名在聂家只是第二位。

也就意味着,未来的聂家最少会出两位封疆大吏,再加上依附于聂家的外围成员,总督级的存在起码有三到五位。

顶尖家族,恐怖如斯!!

“蕾蕾!”

吃着雪糕,等着电影开场。

眼看就要点票了,一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,骑着女士自行车出现在了影院前。

“张朵朵,你怎么才来,我们等你半小时了。”

看到少女到来,聂蕾蕾兴奋的跑上去,还主动将少女的保温壶接了过来。

少女也就是张朵朵,看上去有些害羞,拉着聂蕾蕾的衣角问道:“这是谁呀?”

张朵朵也不是傻白甜,聂蕾蕾有事没事就拉着她说聂明宇的事,一来二去她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。

这次聂蕾蕾喊她来看电影,而且还准备了三张电影票,为的是什么,张朵朵自己在家也想过。

她本想不来的,犹豫再三还是觉得自己得来,不然太不给好闺蜜面子了。

这一耽搁,她才到的这么晚,险些错过了时间。

“朵朵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大哥的朋友林耀,昨天才从港岛来的,是个港商。”

听到张朵朵问起林耀,聂蕾蕾也就给她介绍了一下。

“港商?”

张朵朵一脸懵逼,看着聂蕾蕾好一会没回过神来,有心问:“你不是要撮合我和你哥吗?”最终没好意思问出口。

“林大哥,这是张朵朵,我的闺蜜,也是舞蹈学院的。”

聂蕾蕾介绍完林耀,又和林耀介绍起了张朵朵。

“你好朵朵,我是林耀,来自港岛。”

林耀伸手和张朵朵握了握手。

张朵朵也是个美女,虽然不及聂蕾蕾的颜值,应该也有90分左右。

要是他没有看错的话,张朵朵也是个电视剧人物,出自《平凡岁月》,是这部剧中的女主角。

按照剧情发展,张朵朵的未来不算太好。

这也难怪,出身普通,父辈只是小官员,这样的背景在燕京根本不足为道。

张朵朵毕业之后加入文工团,做了几年还是群演,换成聂蕾蕾,谁敢让她当群演,除非你这个团长不相干了。

“开始检票了,我们进去吧。”

看看时间,马上到电影开场的时间了,林耀催促着二女。

聂蕾蕾将手上的冰激凌分给张朵朵一盒,二人手拉着手,拿着零食一起往电影院里走去。

电影票的位置选的很好,第三排的中间座,正好对着大屏幕。

唯一不好的是,聂蕾蕾坐在了中间,直接把他和张朵朵隔开了。

如果聂明宇在这,恐怕就是他坐在中间,聂蕾蕾主动退位让贤了吧。

地道战,嘿,地道战。

埋伏下神兵千百万!!

嘿~

有鬼啊,聂蕾蕾买电影票撮合聂明宇和张朵朵,买的居然是地道战的电影?

有没有搞错,你怎么也得弄个爱情类的吧,看地道战也能谈情说爱吗?

“林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看到林耀一脸的郁闷,聂蕾蕾忍不住问道:“不喜欢看么?”

不等林耀开口,一旁的张朵朵小声说道:“林大哥是港商,应该不喜欢这个类型的吧?”

“我没事,什么类型的我都能看。”

林耀嘴上说的挺好,心中却在暗想着:“和两个漂亮姑娘一起看地道战,恐怕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傻的一件事了吧?”

地道战不能说不好,相反,拍摄的很不错,很有看头。

但是和女孩一起看,总觉得有点奇怪。

你就是弄个限制级小电影上来,他看着都不会这么怪异,或许是这个题材太严肃了吧。

“我们学校要排练元旦节目,其中就有地道战的话剧表演,我和朵朵准备报名参加。”

看到林耀脸上的怪异之色,聂蕾蕾小声解释了两句。

却不想,电影刚刚开场,周围人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电影,这一说话就打扰到了旁边的人。

“叫什么叫,不会闭嘴啊?”

左前第二排的一名青年人,骂骂咧咧的向后嚷了一句。

一回头,看到聂蕾蕾的姿色,青年人目光一亮:“呦,我说叫的怎么这么好听呢,原来是个花婆子!”

老燕京的小混混们,管找不认识的女孩交朋友叫拍婆子。

漂亮的女孩又被他们称为花婆子。

这句话不是什么好话,属于准黑话性质的俚语,带着点轻薄的意思。

一听这话,聂蕾蕾就不乐意了,冷着脸不再开口。

林耀抬头看了看青年人,目光微眯,心想:“真是冤家路窄!”

眼前的青年人不是别人,正是在电视剧中强女弓了聂蕾蕾的肖云柱。

原来肖云柱与聂蕾蕾,居然是在电影院认识的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