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397:英雄本色开机

豪哥,你真的决定了?”

“决定了,干完这次我就准备收手。”

“你收手,我们怎么办?”

“做我们这一行,早晚是要寻求退路的,不然迟早有一天会完蛋。

我已经想好了,这次去弯弯我如果出事,以后这边的生意就由你负责,让谭成辅助你。”

“豪哥,我不行的,让位的话你直接让给阿成吧。”

“小马哥,你别开玩笑了,我不行的。”

“你也知道不行啊,我还以为你觉得自己很行呢。

看几本手套党的书就觉得自己了不起,处处学人摆威风,你还没上位呢!

我问你,有被枪指过头吗?

我有啊!

那是十二年前,我和豪哥第一次带货去印泥。

那边的老板请我们去夜总会给我们接风,我说错了一句话被人用两支枪指着我的头,逼我喝了一整瓶的威士忌。

我吓得尿裤子了,没办法,豪哥为了不让我难堪帮我喝了,喝了一整瓶威士忌。

后来你知道怎么了吗?

那帮人说我们不懂规矩,然后用四支枪指着我们的头。

你知道他们要我们喝什么吗?

喝圣水啊,在夜总会里面,当着上百人的面喝圣水。

你没得选的。

那是我第一次哭,哭的像个孩子。

当老大,哪有那么容易!”

...噗...

突如其来的一声笑,打断了所有意境。

咔!!!

大导演吴森宇气急败坏,拿着剧本走了过来,无奈的说道:“骆驼哥啊,你怎么笑场了呢?”

骆驼穿着西装,无辜的摊手道:“阿健念这句台词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也逼过人别人喝圣水,当时那家伙一边喝一边哭,阿健一说我就想起来了,再也忍不住笑了。”

“骆驼哥,你现在是宋子豪,这段经历你要感同身受,觉得非常屈辱才行。

咱们调整一下再拍一次吧,真的不能笑场了。”

英雄本色片场上,正在拍摄宋子豪去弯弯前一天,和小马哥谭成二人喝酒的片段。

扮演宋子豪的骆驼几次笑场,换成别人,以暴脾气出名的吴森宇早开始骂街了。

偏偏骆驼身份特殊,人家是真正的黑涩会老大,东星掌门人。

打不得骂不得,太重的话都不敢说,弄得吴森宇有些后悔接这部片子了。

“还要重来,有没有搞错啊,这都重来四次了!”

骆驼自己也很不爽,手往桌子上重重一拍,喝道:“休息会再拍,这么热的天还穿毛衣,你们不中暑啊,我都要中暑了。”

港岛气温炎热,四月堪比北方的六月。

这几天又赶上气温回暖,外面一件风衣里面一件毛衫能把人热死。

“老大,消消气,吃块西瓜。”

在旁边看着的乌鸦,抱着一块西瓜走了上来。

骆驼接过西瓜一脸的满意,赞许道:“算我没白疼你。”

吃着西瓜,又没好气的嘟囔着:“我真是脑袋抽筋了,才会答应你们来拍什么电影,你们知道我有多忙吗?

东星几万张嘴啊,每天就等着我给喂食,看电影的时候还觉得挺过瘾的,没想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,早知道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。”

“耀哥,耀哥来了!”

不等再说什么,外面传来了呼喊声。

骆驼伸着脖子向外看了看,看到停在外面的奔驰车哼了一声,没好气的再次吃起了西瓜。

“耀哥!”

乌鸦笑着说道。

林耀虽然还没有正式加入东星,五虎级别的存在却已经收到风声,知道林耀马上就是东星的人了。

“这么好,又在陪骆驼哥拍戏啊。”

林耀掏出雪茄,丢给了乌鸦一根。

说起来,他对乌鸦这种打打杀杀的古惑仔不太看得上。

马上就到九十年代了,打打杀杀,有没有前途啊?

“大哥喜欢嘛,我们当小弟的能怎么办。”

乌鸦拿起雪茄嗅了嗅,撇嘴道:“我什么时候抽得起这么靓的雪茄就好喽。”

作为最近一段时间最出彩的大哥,乌鸦也很关注林耀的消息。

虽然不想承认这家伙很巴闭,但是比他们确实高了一个档次。

出门坐防弹汽车,戴名表,配保镖,出入成群。

他们倒好,整天戴个金链子满大街晃悠,吃个西瓜都不给钱,和人家西装革履的怎么比。

嫉妒还是有的。

“喜欢啊,回天我让人给你送去几盒。”

林耀拍了拍乌鸦的肩膀,随后坐在了骆驼身边。

乌鸦耸了耸肩,别人要是拍他肩膀他早就翻脸了,林耀拍的时候他居然没反感,就像被骆驼没事拍两下一样,难道这是西装革履的优势?

“你入会是大事,公司里有很多叔父在国外养老,我已经给大家发消息了,等到人齐了就为你开香堂,时间就定在月底吧。”

骆驼吃着西瓜,头也不抬的说道。

“没问题。”

林耀点点头,他并不关心什么时候入会,而是油麻地什么时候能交给他。

只是这话不好问,毕竟距离月底还半个多月呢。

“过档后你就是我们东星的人了,位格我和笑面虎商量了一下,五虎就不动了,给你加左路元帅的职位,由你统领旺角和油麻地。

交数吗,旺角以前就是你的,这部分公司就不要了。

油麻地按照规矩来,交四成,其他人也是这个数。

如果你能统一油尖旺区,到时候份额再重新定,三成,两成,都不是不能谈。

对你这样的优秀人才,公司是很照顾的。”

骆驼满含深意的看了他,一副我很看好你的样子。

林耀依然点头,油麻地是东星的地盘,不是他的。

交给他不可能白交,交数是肯定的。

算起来,早期的旺角他也会给倪家交数,直到统一了才将这个份额停下。

“你生意做的那么好,眼光应该是不错的,你对公司的未来发展怎么看?”

聊了几句,骆驼将话题转在了公司上。

想了想,林耀回答道:“蓝冰最好断掉,不管别人如何,这东西我肯定不碰。”

“接着说。”

骆驼点点头。

林耀继续说道:“蓝冰的收益很高,就连洪兴都没能断个干净,其他公司就更不用说了。

可是我觉得,干我们这行就要忍人所不能忍,别人忍不住插手的行业我们能忍住,我们的生存空间就比别人大。

港岛就这么大,竞争又这么激烈,胜负往往就在毫厘之间,不可不查。

一个不碰蓝冰的公司,在上面人眼中能加分不少,同样的大扫除行动,先扫谁,后扫谁,效果截然不同,换算过来就是我们在同等条件下能损失的更少,变相的让我们更强大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

听到这话,骆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随后又问道:“你对其他公司和上面怎么看?”

林耀答道:“上面的想法很简单,他们想要稳定,谁能给他们稳定,他们就给谁生存空间。”

“其他公司则截然相反,他们与我们是竞争关系,我们都是猎人,猎物是恒定的,只有那么多。

你打的多了,他打的就少了,所以猎人和猎人之间的竞争会非常直接。

我们一方面要防备衙门的快刀,一方面要防备其他猎人的黑枪。

能找准这个均衡点,我们想要生存就很容易。

找不到这个均衡点,我们也好,洪兴也好,迟早要被市场淘汰。

再硬,你也硬不过港督府,更别说97之后了。”

“不错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骆驼是个聪明人,傻子当不了东星董事长。

越是品味,他越觉得林耀的话很有道理,忍不住追问着:“如果你是东星的董事长,你会怎么做?”

“我不是。”

林耀只是摇头。

“如果是呢?”

骆驼还不放弃。

林耀沉默稍许,开口道:“如果我是,我会对公司进行改组,拆分一些不必要的产业。

在我看来东星的地盘太大,产业也太复杂。

这么大的公司,每个堂主都相当于封疆大吏,地盘内的一切事物一手抓,听调不听宣,这是很危险的。

在我看来,最好的结果是堂主负责维护地方稳定,不负责财政,每个月只有分红权。

地盘上的收益越多,分红越多,但是不能插手投资与场子的管理,这些需要专业人士负责。”

“这样做恐怕会出大乱子!”

一句句听下去,骆驼眉头紧皱。

林耀说的不无道理,可他没办法推行这条法令。

一但强行推行,下面的人肯定会造反。

林耀能这么做,是因为他的天下是自己打的。

东星不一样,他更像个大集团,骆驼是集团的董事长,叔父与堂主们则是股东。

骆驼是东星的一把手不假,他却做不到独断乾坤,也没有这个魄力大举改革。

“乱肯定会乱,但是这种乱是值得的,大乱之后才有大安。”

林耀知道骆驼不会大力改革,所以说的轻描淡写。

骆驼这人他很了解,见小利而忘义,做大事而惜身。

他能成为东星的掌门人,除了自身能力以外,还有一部分是他老子是前任掌门。

东星虽然不是家天下,可谁也无法否认,同等条件下有背景的人能更快上位这个事实。

再者说。

这几年骆驼一心守成,处处退让,下面的人早对他不满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