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407:霍存生

“投资的事,还是得从长计议。”

众人听了林耀的介绍,心中惧怕,前往内地捞金的想法淡了不少。

当然也有不怕死的,不甘心钱放在那不能赚,忍不住问道:“没有通融之术吗?”

大家再次将目光看向林耀。

林耀可是说过他在那边有朋友的,在朋友的关照下勉强将生意做了起来。

要是能为大家指条明路,搭上贵人,是不是他们也能去做生意了。

据说霍老在内地的生意好极了,只要敢干就没有不赚钱的。

哪怕开一家再简单不过的筷子厂,造竹筷子,一年到头也不愁销量。

那哪是赚钱,简直是抢。

“看我也没用,风气如此,不是钱的事。”

林耀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。

眼下保守派与改革派斗的厉害,掺和进去,一个不好就成了钻进风箱的老鼠,要受两头气。

这些来自潮州商团的顶级豪商们,也不是东星骆驼这种好糊弄的主。

骆驼说想借他的门路做生意,做的也只是几百万的走私生意,一个海关部门的科长就给他办了。

李超人他们不同,一出手几亿都是少的。

比如93年李超人在燕京投资,三位潮州商会的大佬出手,一口气投了114亿港币进去。

这得是多大动静。

林耀如果帮他们撮合,恐怕一个聂家都捂不住盖子。

而对聂家这样的顶级权贵来说,钱是问题吗?

并不是,他们寻求的是政治利益,钱在权面前啥也不是,他们是不会冒这个风险的。

“再坐的各位都是前辈,大家要是有心北上呢,也别问我这个小辈了,派几个人过去考察一下,看看当地部门的态度你们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瞎话了。”

林耀一推四五六,并不想当这个马前卒。

他已经经历过了,招商办特批的投资项目,银行都敢给你按住不放。

最后要不是聂明宇出面,搬出了聂老爷子这尊大佛,料想属于保守派的建行长也不会把贷款拨给他。

赵国康只是保守派在唐国内的一个小卒子,中流砥柱都算不上。

各行各业之内,还有好多赵国康这样的人,充当着保守派的急先锋。

一层层的阻挠下来,好多事不是你有钱就能办成的。

“话不投机啊!”

从包厢内出来,林耀如此想到。

随后又想:“混个脸熟也不错。”

现实不是拍电视剧,没有那么多二十来岁的老中医,也没有那么多等着晕厥的掌权小老头。

几句话就把人震慑住,杰克马都没有这种口才。

创业初期,杰克马通过关系找到小米雷,想要从小米雷手中获得投资。

任他说的天花乱坠,小米雷只回了两个字:“不行。”

并且对秘书说:“这人像个骗子,搞传销的。”

杰克马的口才大家都知道,由此可见,想要说服那些顶级大佬并不容易,更别提让他为你震惊了。

林耀反正是没有这种口才,所以很遗憾,大家聊得不是很愉快。

“阿耀,你们谈完事了?”

看到林耀走出来,聂蕾蕾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林耀往旁边一看,旁边的卡座上还坐着一名年轻人,忍不住询问道:“蕾蕾,这位是?”

“我姓霍,霍存生,霍老是我爷爷,去年阅兵的时候我和聂小姐在燕京见过,没想到大家这次能在潮州会馆碰到。”

霍存生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,穿着白色西装,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干练。

他没有提怎么来的潮州会馆。

料想以霍家的实力,不难得知今日季老会在潮州会馆过寿,有霍家子弟前来送上寿礼也是应有的事。

“您就是林耀,林先生吧?”

“我听爷爷说起过您,您在内地的投资让人拍案叫绝,如此手笔,在我们年青一代是数得着的,来时还叮嘱我呢,如果遇到了一定要多和您学习。”

霍存生一脸的谦卑,在林耀面前将位置摆的很低。

明面上看,今天不过是偶遇,霍存生上来打个招呼。

但是林耀怎么想,也不觉得霍存生对他需要这个态度。

忍不住想到了一句话:“王莽恭谦未篡时。”

“好说,好说。”

林耀应付了霍存生两句,双手很自然的揽住聂蕾蕾的腰,开口道:“今天的目的达到了,我们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聂蕾蕾点头答应下来,随后出于理解和霍存生点了点头。

二人就这样出了会馆,等到坐上刀仔开来的汽车之后,林耀才开口询问道:“霍存生和你说了什么?”

语气微顿,又道:“他这人给我的感觉很不好。”

聂蕾蕾楞了一下;“没说什么啊,就问问我什么时候来的港岛,对港岛的印象怎么样,对了,还问了些你的事,不过被我含糊过去了。”

说到这,聂蕾蕾歪头靠在林耀身上,低语道:“你不是胡思乱想,吃醋了吧?”

“我吃什么醋?”

林耀将聂蕾蕾揽入怀中,脸上带着啼笑皆非之色。

聂蕾蕾依然没底,又道:“我和霍存生只见过几次,一次是阅兵的宴会上我们被安排坐在了一起,一次是霍老拜访我爷爷,我作为后辈在一旁陪同。

在燕京的时候他是对我表露过好感,不过被我拒绝了,我觉得他这个人假的很,就像戴着面具活着。

我哥也和我说过,姓霍的再有心思也得憋着,他这样的人很难控制自己的婚姻。

还说霍家老爷子是个人精,他老人家废了伴生心思才走到这一步,绝不会允许自己家族打上任何一个派系的标签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林耀为之一笑,低语道:“你哥说的一点没错,以他的思想觉悟不去参政可惜了。”

聂明宇的某些话,聂蕾蕾或许听不懂。

林耀却能听懂。

霍家是红顶商人,以他们对国家的贡献只要不踏错步,足以保证富贵连绵,万世不移。

他们不需要站队,也不能站队。

谁上台执政霍家就是谁的人,下面的太子,大臣,一个也不能掺和,身份类似于过去的皇商。

因为霍家已经站的够高了,再高难免有粉身碎骨之危。

聂蕾蕾所在的聂家可不是小门小户,而是盘踞燕京的顶级豪门。

霍家人要是敢娶聂家女,必定被归类到聂家一脉。

一个不好就是灭门之祸。

当然,回想着二人离去时霍存生的目光,还有那隐藏至深的野心,林耀觉得这家伙或许不太赞成霍老的处事方针。

为什么这么说。

因为按照眼下的发展势头,霍家是港岛四大家族之一,也只能是港岛四大家族之一,不可能再进步了。

这句话听上去很绕口,其实很好理解。

对霍存生这种出生豪门,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勺的贵公子而言,眼下的一切都是他们祖辈打下来的,不是自己拼搏的,拥有这一切并不能让他得到满足感。

他想带领着霍家更进一步,脱离港岛的束缚,成为唐国乃至亚洲的四大家族。

这一步不好走。

光凭做生意,想要走到这一步很难,背后必须要有人。

聂家显然是个很合适的联姻对象,霍家如果能和聂家联合,借助聂家的力量,还有改革的春风,才有一遇风云便化龙的可能。

林耀怀疑,霍存生谦卑的背后隐藏着看不见的獠牙。

他应该调查过自己,也知道聂蕾蕾要来港岛的时间。

甚至今天的偶遇都不是偶遇,而是精心策划的一次见面。

如果真是这样。

他们很快还会见面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