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414:下辈子聪明点

“耀哥,耀哥!”

处理完跳楼包抄的雇佣兵,林耀再次赶往客厅。

人还没到,就听到大傻在那喊道:“阿仁中枪了,阿仁中枪了。”

林耀眉头微皱,快走两步。

入眼,陈永仁倒在大傻怀里,死死抱着自己的右手。

“打开!”

林耀硬生生掰开了陈永仁的手。

发现他的小拇指被子弹打断了,十指只剩下了九指。

“没事,死不了。”

林耀抓起躲在后面瑟瑟发抖的军装巡警,命令道:“扶他出去,呼叫救护车。”

现实不是电影,少了根手指连枪都握不住,更别说开枪了。

陈永仁留在这里也是添乱,大家还要照顾他,不如所幸让他退出战斗。

“是,长官。”

军装巡警早就待不下去了,子弹乱飞,非常考验人的神经。

听到林耀的命令,巡警搀扶着陈永仁往外撤,恨不得爹妈多给生几条腿。

“耀哥,手雷用光了。”

刀仔靠在柱子后面,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。

相比人数,他们本就处于劣势,再加上武器不如对面,全靠手雷撑着。

现在没有了手雷,硬碰硬的用手枪对战步枪,哪怕他们占有地理优势也不行啊。

“再拖拖,支援应该快到了。”

林耀也知道打到这个程度,已经是刀仔几人的极限。

他现在不求将王建军一伙人歼灭,只要拖到旺角警署的支援赶到就行了。

“下面的朋友,你们是哪个部门的?”

“听你们的口气,不是吃皇家饭的吧?”

久持不下,王建军的内心也在动摇。

砰砰!!

对于他的话,林耀的回答就是两枪。

子弹打在了墙壁上,没伤到人,却也让王建军知道今天是谈不拢的。

“老大,撤吧。”

“是啊,十七分钟了,再不撤来不及了啊。”

雇佣兵们心急如焚,他们是出来挣钱的,可不想把命留在这。

“怎么撤?”

王建军冷着脸:“我们的船在海边,从这里到船上要过草坪,马路,还有沙滩。”

“那么多枪指着,咱们能冲出去几个?”

“老大,要不忘北边跑吧。”

有手下提示道。

“北边?”

王建军还是摇头:“北边是旺角街区,咱们对路况又不熟悉,根本跑不出去的。”

“稀里糊涂的乱跑,被人赶鸭子一样的拦住,到头来还是死路一条。”

“打又打不出去,跑又不能跑,留在这里干什么,等死吗?”

一名雇佣兵坚持不下去了,怪叫道:“要死你自己死吧,我不陪你们玩了。”

说完,这名雇佣兵摘下头套,从二楼一跃而下,向着北方奔去,一会就消失在了别墅区内。

其他人见状有样学样,一口气又有三个跑了出去。

“叛徒!”

一名雇佣兵见状,愤怒的举起了武器。

“算了!”

王建军伸手拦住了他,摇头道:“今日将你们带入两难之地,是我的过错,你们还有谁想走的,我绝不拦着你们。”

众人面面相视。

有王建军这句话,又有两人选择了离开,往北跑碰运气去了。

很快一行人就剩下了九个。

“你们不跑吗?”

王建军问着这些人。

“不跑,我的命是老大你在老山救下的,要死就死,我就当没从老山上下来过。”

“你们呢?”

王建军又看向其他人。

“老大,要死一起死,这些年来咱们钱也赚过,妞也玩过,死了也值了。”

其他人也纷纷发言。

这九人都是王建军的铁杆支持者,其中有些人跟随王建军已有数年,在战场上就是他带出来的兵。

要说怕死,他们这群上过战场的人,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。

死有什么可怕的,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。

“好!”

王建军心下一狠,沉声道:“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,兄弟们整理装备,跟我冲下去,拿出咱们攻打老山的气势来。”

这几年的雇佣军生涯,已经让他们忘记最艰苦的那段战斗经历了。

如今经过王建军的鼓舞,这群坚持困兽犹斗的雇佣兵们,终于爆发出了昔日的几分光彩。

......

“手雷开路,其他人以三三制,一同压上。”

王建军大喝一声,也不怕林耀等人听到。

轰轰轰!!

手雷轰鸣,浓烟四起。

林耀等人是听到了,但是真正面对这群生死置之度外,一心往下冲的雇佣兵依然力有不逮。

在这种成建制的冲锋面前,个人枪法受到了极大压制。

哪怕强如林耀,也只来得及开了两枪,再打倒两个人后就被逼着退回了掩体后面。

因为对方的后续成员已经跟上,强大的火力压制之下,与对方对射就是找死。

一时间子弹乱飞,林耀等人被压得抬不起头来。

只听耳边炒豆子一样的爆响,短短几个呼吸之内,就有上百发子弹打在了掩体上,充当掩体的石柱都被打碎了一角。

“往后撤,被堵死就等着被全歼吧。”

林耀也不是盖的,很清楚这群人的目的。

制式冲锋,采用饱和式攻击的方式迫使你难以做出反击。

等到距离拉进之后,突击手上来就是一阵乱扫,一秒内能打空一个弹夹。

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,德军与苏军进行过每个楼道,每个房间的反复争夺。

战地记者报道,经验丰富的老兵在墙上楼下的弹孔,每个弹孔的间距不会超过二十厘米。

三十发子弹代表着一次扫射,能打出六米的扇形射击线。

一个房间内,基本被子弹扫了一遍。

能不能活着真的要凭运气。

“撤!”

在林耀的带领下,刀仔等人撤向房间。

可惜剩下的那名军装巡警,并不是林耀的坚定支持者。

他在听到命令后有些许迟疑,就是这种迟疑,导致他比别人慢了两秒,没等跑进房间就被追上的子弹打成了马蜂窝。

“老大,又折了两个兄弟,都是被那个神枪手干掉的。”

一场突围战下来,王建军等人冲到了客厅中,也付出了两条生命的代价。

王建军清点人数,跟随他来的三十几号人,到现在只剩下了七个。

“耀哥!”

躲在房间内,正在戒备的林耀听到了刀仔的呼唤。

回头看去,只见刀仔比了个三的手势,意思是:“我只剩三颗子弹了。”

“大傻你呢?”

林耀看向大傻。

“我刚换了个弹夹,不过也没有富裕的了。”

大傻如实回答。

“刀仔,你和大傻换枪,你的枪法比大傻准,子弹要提前供应给你。”

林耀一边吩咐,一边又对大傻道:“刀仔那把枪的子弹不多,你不要在守在这了,去外面隐藏起来,趁机偷袭。”

“好的耀哥。”

大傻拿过刀仔的手枪,一个翻身跳出窗外,准备去外面埋伏了。

林耀则松了松衣扣,再道:“刀仔,你上二楼为我提供掩护,我趁机再跟他们干一把。”

“你多小心。”

刀仔也不废话,从窗口跳出去,很快顺着排水口上了二楼。

“出来,出来!”

王建军提着枪,对着林耀所在的房间就是一顿扫射。

林耀根本不去硬碰硬,从窗口翻出去,侧身躲在了外墙下面。

踏踏踏...

耳边很快传来脚步声,有雇佣兵前来查看情况。

开门声响起的一瞬间,林耀抬手就是一枪。

可惜对方很有经验,并没有直挺挺的站在门口开门,而是抓了下门把手就躲在了墙后面。

子弹没有打中人不说,同样也将他的位置暴露了出去。

哒哒哒...

暴露就意味着被敌方锁定了。

门外探进来两个枪口,对着林耀所在的窗外就是一阵忙射。

林耀知道这里待不下去了,马上绕道别墅侧门,准备从那边再次发起进攻。

砰砰砰!!

哒哒哒哒...

林耀没等再次进入别墅,就听别墅内又传来了乱枪声。

“格洛克17?”

林耀眉头微皱。

好的枪手能从枪声中听出开枪的是什么手枪。

格洛克17虽然属于世界名枪系列,但是这个系列的特点是子弹多,能装弹17发,手枪也由此得名。

但是从精度,射程,火力来说并不突出。

别墅内的雇佣军用的是突击步,林耀他们用的是黑星,只有C4的人才用格洛克17。

“死胖子,你装什么英雄!”

别墅内传来大吼声。

林耀侧头看去,发现肥猫探长和他的搭档身中数枪,正倒在西边的保姆房前。

看样子,他们是趁陈建军攻击林耀所在房间的时候,想从背后偷袭这些人。

嗯,效果显著。

地上多了两具尸体,应该都是肥猫探长他们的功劳。

可惜他们低估了王建军的反应速度。

连开数枪的肥猫探长二人,没等将身体收回掩体就被王建军发现了,十几发子弹都打在了他们的胸口上。

“还剩五个!”

林耀咽了口吐沫。

从交战至今,雇佣兵损失了二十九人。

他们这边C4成员团灭,陈永仁被打断了一根手指,两名军装警被干掉了一位,还有一位带着陈永仁脱离了现场。

用人数对比来看这是一场大胜。

但是林耀却清楚,雇佣兵的主要战力是王建军,他一个人代表了将近一半的战力。

而他们这边,大傻拿着的是刀仔的枪,枪里只要三发子弹,很难说在有什么战果。

刀仔也是一样,他拿的是大傻的枪,子弹只要一个弹夹的基数。

偷袭尚可,正面交锋一个弹夹根本不够打的。

“老大,这有个地窖入口啊!”

沉默中,杨倩儿的藏身地被雇佣兵们找到了。

林耀却一点不慌,地窖入口被特殊处理过,雇佣兵们找到也没用,短时间内根本打不开大门。

“我还有八发子弹!”

林耀算着自己的子弹,脑海中闪烁着王建军五人的身影。

片刻后,他突然喊道:“王建军,你现在已经穷途末路了,敢不敢跟我赌一把?”

“赌什么?”

王建军的目光瞬间转移到了林耀的藏身处。

“别去!”

看到手下想要上前,王建军一把拦住了他们:“这人是个高手,不比我和许正阳差,你们上去就是找死。”

“赌命!”

“你不是对自己的枪法很有信心吗?”

“恰巧我也是,你我一对一的对决,你赢了,你带你的手下走,我赢了,你的命我要了,也不为难你的手下,你可敢答应?”

掩体后面传来林耀的话语声。

“为什么不敢,我现在杀你的心,一点不比让许正阳死的心差。”

王建军恨许正阳,是因为许正阳杀了他的弟弟。

林耀没杀他的亲人,却杀了他二十几个战友,同样也在王建军的必杀名单上。

“好,那我们就比一比。”

“现在我们都上别墅二楼,看看谁的枪更快,想要我命你就上来吧。”

林耀将手枪插在腰间,三下五除二上了别墅二楼。

王建军也不含糊,丢掉长枪,拔出腰间的手枪,嘴角带着病态的笑容。

“你真有种,居然敢跟我比枪速。”

二楼上,王建军刚上来就看到了站在窗口的林耀。

林耀就静静的站在那,手枪插在腰间,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。

“我在德克萨斯州,一对一,干掉过很多厉害的人。”

“迄今为止,还没见过比我更快的枪手。”

林耀微微而笑:“你行吗?”

“德克萨斯?”

王建军直接就笑了。

德克萨斯是美利坚治安最好的几个州之一。

你当是1886年啊,现在都1986了,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有几个高手。

“你数吧,三个数,看谁的枪快。”

林耀举起双手,做出了牛仔决斗前的准备仪式。

“有点意思。”

王建军笑的很开心:“今天不管我能不能逃掉,遇到你这种有意思的人都是一种开心的事。”

说完,也学着林耀将手枪插在腰间,举起了双手。

“三个数,到一开枪,我不信你比我更快。”

王建军盯着林耀,念道:“三!”

“二...”

砰!!

一还没出口,枪响了。

王建军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。

他费力的转过头去,只见刀仔半蹲在他身后,手上拿着一把冒烟的手枪。

再看一眼林耀。

林耀举着手,仿佛还在等他决斗。

一瞬间,王建军什么都明白了。

假的。

所谓的决斗根本就是假的。

他目光中带着不甘,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“傻瓜,现在都1986了,谁还玩决斗啊!”

林耀放下双手,看着死不瞑目的王建军,低语道:“现在的江湖,不讲道义很多年了,下辈子聪明点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