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42:面具

“姓名?”

“林耀。”

“年龄?”

“26岁。”

“籍贯?”

“汉东省,东山市,塔寨村。”

“职业?”

“大龙房地产公司,驻申城分公司总经理。”

审讯室内,负责记录的警员看了林耀一眼,没想到林耀年纪轻轻就是总经理了。

换成一般人,这个年级才刚毕业吧,如此年轻便身居要职,来头恐怕不简单。

“知道你犯了什么事吗?”

“知道,开车的时候没注意,撞了个酒驾的。”

面对审讯,林耀表示的非常诚恳,可以说知无不答。

啪!!

这个标准答案,显然没让对面的人满意。

很快,林耀耳边就传来了咆哮声:“你是没注意吗,你是在蓄意谋杀,谋杀我们刑侦组的孙大圣警官。”

“阿sir,你可不能乱说,这话我可担待不起。”

林耀当然不会承认,辩解道:“我承认,当时我开的有点快,可造成这场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不是我开的太快,而是他喝酒了,多半杯洋酒,那酒劲可大了,如果不是他喝了酒,反应不及时,不会有这次意外。”

“你不是也喝了吗?”

“对,我也喝了,你们扣我的驾照吧,拘留我也行,我认了。“

林耀装作迷糊的样子,嘀咕道:“咱们申城的酒驾限行令,好似是12年颁布的,对醉酒驾驶者应该拘留三天,罚款200,并吊销驾驶证,我说的对吧?”

不等对面的在说什么,林耀就笑了:“这些我都认,可你说我是故意的这就冤枉我了。”

同一时间,门外...

“嫂子,大圣的检查报告出来了,左肋骨骨折两根,全身擦伤多出,左手小拇指轻微错位,轻伤,不算太严重,修养两三个月应该就好了。”

门外,有跟孙大圣相熟的警员,正在跟孙大圣的妻子谈话:“嫂子,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,这件事不好处理,大圣的鉴定结果是酒驾,同样需要承担责任。”

“而且,对方要是真的追究起来,恐怕是两败俱伤,大圣在职期间饮酒,导致车祸发生,肯定是要受处分的。

“我查过了,这件事没那么简单,看到大圣喝酒的人有很多,来头都不小。”

“期间,大圣跟赵氏集团的二公子发生了矛盾,随后大圣转身离去,又在接到泰和酒吧经理王峰的电话之后返回,并在泰和酒吧门口发生了这场车祸。”

“我推断,这场交通事故是蓄意为之,可现有的证据无法断定对方为故意伤害,而且林耀背后有赵氏集团与大龙地产撑腰,再加上大圣这次真的喝了酒,打官司不一定能赢,输的几率很大。”

“大圣平时滴酒不沾,怎么会跟这些人喝酒?”孙大圣的老婆王梅,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“大圣喝酒的原因我也了解了,他是替一个小姑娘挡酒,不得不喝了半杯。至于后面的事,绝对是一个局,大圣走后很可能赵泰觉得气不顺,又策划了这场交通意外。”

整个案件并不复杂,唯一难办的是孙大圣醉酒驾驶。

如果没有这个醉驾,责任肯定是对方的,有这个醉驾在身,再有理也变得没理了,只能各打八十大板。

“嫂子,我看还是私了吧,大圣来自体制内,这种事对他不好。”

面对丈夫同事的规劝,王梅只觉如鲠在喉,一口恶气久久不能平复。

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丈夫是酒驾,说话不硬气,再加上是公职人员,私了是最好的解决办法。

“私了吧。”

“行嫂子,我会安排的。”

审讯室内,林耀眯着眼睛,该问的已经问完了。

按照他的推算,孙大圣跟他私了的可能性最大,这里关不了他太久。

但是在林耀的内心中,他还是充满歉意的。

虽然他控制了车速和撞击位置,那下撞下去也不会太轻,孙大圣肯定是挂彩了。

如果可以选,他宁愿受伤的是自己,可惜卧底工作的性质,决定了他有时候不能说不。

他是谁,塔寨小头目,杀人不眨眼。

如果拒绝了赵泰的提议,坚持做个好人,会跟他的身份背道相驰,等塔寨的叔父们问起来,你为什么不做,总不能说我是个卧底,下不去手吧?

当你有自己身份的时候,你的行事准则就不能偏移。

打更的,晚上不能去打猎。

打猎的,早晨不能去敲钟。

敲钟的,中午不能去喝酒。

喝酒的,晚上不能回来念经。

你如果违反你的身份,做的事跟你的身份背道相驰,大家会觉得很诧异的。

在其他地方这种诧异只是诧异,在塔寨,这种诧异会要了你的命。

时间一晃来到了第二天上午。

为了多关他一会,孙大圣的老婆很快就走了,他这个造成交通事故的嫌疑人,就被留在了拘留所内。

林耀并不觉得有什么,如果不是还要执行任务,关他一年半载他也不会说什么。

只是他没有想到,只在早上他就见到了打着夹板,吊着左手的孙大圣。

“呦,换造型了,今天你可比昨天精神。”

万千的想法,林耀都不会表现在脸上,他吊儿郎当的坐在椅子上,口中还不忘对孙大圣发出调侃。

孙大圣气的面红耳赤,怒道:“你别太嚣张,我要不是警员,一只手我也能揍死你,你信不信?”

林耀静静的看着他,半响后突然笑了:“可你是啊?”

无言...

孙大圣气的说不出话来,用右手指了指林耀,恨不得扑上来咬他的耳朵。

“孙子,我记住你们了,玩阴的是吧,以后别落在我手上。”孙大圣怕控制不住情绪真的揍林耀一顿,撂下狠话,气急败坏的往外走。

“孙sir?”

快出门的时候林耀叫住了他,表情默然的问道:“你说我这次撞你,是有意的嘛,还是无意滴?”

孙大圣表情微变,回头,伸出右手的大拇指:“你牛,咱们走着瞧。”

“慢走阿sir,有空再一起喝酒!”

林耀哈哈大笑,将狡猾的犯罪分子演义的惟妙惟肖。

可是谁也不知道的是,看着孙大圣转身离去的背影,林耀想说:“你不用戴面具,活的真潇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