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430:拿着发令枪的运动员

“治安巡察,把身份证都拿出来!”

伴随着警笛声,十几名警察冲进了佐敦区的一家夜总会内。

“慢,慢!”

夜总会经理闻讯赶来,阻拦道:“各位老总,我是自己人啊,我和你们肖探长很熟的。”

“肖探长,什么肖探长?”

为首的警员皱着眉头。

“佐敦区的肖哲,肖探长啊。”

夜总会经理一脸奇怪,忍不住问道:“你们不是佐敦区的?”

“我们是油尖旺区总署的,我们老大是麦毅成警司,有事你和他老人家说吧。”

为首的警员一边说着,一边大手一挥:“搜,看看有没有偷渡客,或者吸蓝粉的。”

“你们干什么,你们干什么?”

踹门声此起彼伏,很多光着身子的顾客都被赶了出来。

“老大,有人吸蓝冰。”

没一会的功夫,两名警员压着三男两女走出来,手上还提着个袋子。

“误会,误会啊。”

看到被押出来的青年人,夜总会的经理如丧考妣:“这是大江集团董事长的公子,不能抓,不能抓啊!”

“什么不能抓?”

警员目光一瞪,冷声道:“我管你大江还是大河,来人,铐起来带走。”

五名吸蓝冰的青年男女,四对野鸭子,两名没带身份证的倒霉蛋,都被一口气押上了警车。

夜总会经理急的跳脚,偏偏又无可奈何,只能求饶道:“各位老总,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您尽管开口,我照单全收,求您别玩我了。”

“我这是夜总会,有几个溜冰的,没带身份证的,还有乱搞男女关系的不是很正常嘛!”

“您就是不给我面子,也得给我们公司点面子吧,这家夜总会可是洪兴的产业。”

经理没了办法,只能搬出自己的后台。

却不想,他不提洪兴还好,一提洪兴对方反而直接笑了:“让你死个明白,今天我们扫的就是洪兴的场子。

你不是被扫的第一家,也不会是最后一家,佐敦有多少娱乐场所和洪兴有关,我们就扫多少,这是上面的命令。”

“啊?怎么会这样?”

经理大惊失色。

洪兴可是港岛最大的招牌,谁敢不给他们面子。

看着帮人气势汹汹的样子,明显是冲着他们来的,难道说上面要打压洪兴?

铃铃铃...

深夜,蒋天生的大哥大都要被打爆了。

守夜的小弟不敢耽搁,只能敲响了蒋天生的房门。

“喂,我是蒋天生。”

接过大哥大,蒋天生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老大,我们在佐敦的场子被警察扫了。”

“扫了一家还是两家啊?”

蒋天生睡眼朦胧,无所谓的说道:“扫了就明天再开嘛,回头包几个红包送上去,难道还用我教你?”

“不是啊老大。”

手下赶忙回答:“佐敦所有的场子都被扫了,上到夜总会和电玩城,下到麻将馆与酒店,只要和我们有关系的,一个不落,全被扫了个遍啊。”

“什么?”

蒋天生直接惊了。

佐敦虽然比不上旺角和尖沙咀,却也是油尖旺区仅次于这两个地方的繁华社区。

洪兴在佐敦这块地盘上,直接与间接管理着几十家场子。

全都被扫了,警察晚上不用睡觉的吗?

“你等等,我打个电话。”

蒋天生身为港岛第一大公司的董事长,他的人脉关系是任何人都不能小视的。

这边接到消息,蒋天生那边就把电话打了出去,打给了一名在港岛颇有地位的官员。

“喂,钱部长,我是蒋天生啊。”

“没什么事,就是想问问上面是不是有针对洪兴的行动呀。”

“没有行动?”

“您确定吗?”

“不,我不是不相信您,是我在佐敦你的场子都被警署给扫了,一口气扫了我几十家。”

“行,我等您的电话,太谢谢您了。”

挂断电话,蒋天生目露思索之色,嘀咕道:“油尖旺总署在搞什么?”

十几分钟后,蒋天养的大哥大又响了。

他急忙按下接听键,只听钱部长在那边说道:“我帮你打听清楚了,是油尖旺区新上任的林议员要搞你。”

“他说你在佐敦欺行霸市,搞得民怨四起,不整顿对不起佐敦的十二万居民。”

“整顿佐敦区治安,打击黑恶势力的提议,被油尖旺区区政府通过了。”

“接下来的半个月内,你在佐敦的场子将时刻面临检查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嘟嘟嘟...

听着电话中的忙音,蒋天生有些脑袋转不过弯来,奇怪道:“林议员,这是谁啊,我得罪过他吗?”

片刻后,蒋天生想到了一个人,皱眉道:“不会是林耀吧?”

铃铃铃...

刚想到这,大哥大又响了起来。

蒋天生还以为是钱部长打来的,下意识的按下了接通键:“钱部长?”

电话那头没有人应答。

“喂,是钱部长吗?”

蒋天生又问了一句。

嘿嘿嘿...

先是一阵笑声传来,接着才是调侃:“什么钱部长,我是林议员。”

“林耀!”

听到这个声音,蒋天生一下就坐了起来。

“你搞什么鬼,江湖事江湖了,你让当差的扫我的场子,你什么意思?”

蒋天生气的直咬牙。

“蒋先生,都什么年代了,你还在玩江湖那老一套的东西啊?”

“时代不一样了。”

“现在世道上只认两种东西,一个是钱,一个是权。”

“我是油尖旺区的议员,我高兴,天天让警署扫你场子都行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“今天只是开胃菜,明天还有消防,卫生,环保几个部门要拜访你,我看你怎么做生意。”

林耀冷冷的笑着。

“姓林的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蒋天生有些头疼。

老一辈的江湖人,都信奉江湖事江湖了,断手断脚都是自己医的,绝对不会惊动条子。

林耀可好,荤素不忌,居然借用官面上的力量对付他,这种游戏方式蒋天生都没玩过。

“蒋先生,有句话叫卧榻之边岂容他人酣睡。”

“油尖旺区,只能有一个声音,要不是你,要不是我,一山二虎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我给你打这个电话,就是想让你识相一点,省得你面上难看。”

“今天抓的人,明天就会放出来。”

“面子我给你了,接不接你自己考虑。”

林耀说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,蒋天生启发冲冠,直接将大哥大摔在了墙上:“林耀,你以为你吃定我了!”

“老大?”

察觉到卧室内的动静,蒋天生的保镖冲了进来。

“滚出去,滚,都给我滚!”

蒋天生宛若疯魔,抄起手边的东西就往外丢。

保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能兢兢战战的退了出来,很快房间内就剩下了蒋天生一人。

同一时间。

旺角,浪澄湾别墅。

“杀人何需动刀!”

林耀坐在沙发上,他虽然没看到蒋天生的样子,可他知道自己一定把他气得不轻。

气就气吧。

面对他这个拿着发令枪,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参赛选手,蒋天生输的一点不冤。

当然,蒋天生要是不服输,林耀也会奉陪到底。

不过那个时候,他的发令枪就不只是发令了,还可能瞄准运动员。

“啪!”

林耀比划了一个手枪的手势,对着夜色就是一枪。

就好似身在赛场,正在用发令枪攻击其他选手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