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441:各自的路

得知宋子豪可能与警方合作,找他是为了给他挖坑,林耀就不再把他当朋友了。

宋子豪可能看出了什么,也可能没有,走的时候有些心神不定。

林耀却没有在意,这几年想让他倒台的人多了,他还不是潇潇洒洒的活着。

距离九七越来越近了,林耀的地位也越来越稳固。

毛向阳和他说,九七之后,港岛明面上会实行自制。

暗地里,重要决议都要通过中央,上面还会派一位驻港特别顾问过来,以驻港大使的身份坐镇港岛,犹如旧时代下的监军。

毛向阳对这个位置有些想法,但是能不能成他没有信心。

港岛太重要了,尤其是回归的前几年,驻港大使将不只是大使,同样也是港岛实际上的太上皇。

毛向阳今年四十出头,以资历来说,并不足以担此重任。

他的背景虽然很不简单,那位老人也很欣赏他,但是因为他的姓氏,有一部分人比较提防他。

对祖龙一脉,上面的意思是豢养。

要荣华给荣华,要富贵给富贵,但是不给实权,以免走上北金家族的老路。

所以他需要盟友,而且是有实力,能在上面说得上话的盟友。

林耀和毛向阳见了一面,谈了下当前局势,又谈了谈未来唐国和港岛的发展方向。

毛向阳是坚定的改革开放者,也是那位老人的铁杆支持者。

他的一些想法,很符合后世的发展轨迹,林耀虽然没见过毛向阳坐镇一方的样子,但是大的方向是正确的,只要把方向把握住,细节只是旁枝末节,这种人应该得到重用。

林耀为此返回了一趟燕京,找自己的老岳父谈了谈。

和电视剧《黑洞》中的剧情不同,因为林耀的介入与干预,聂家名义上虽然还是中立方,但是暗地里与改革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尤其是老岳父,受他和聂明宇的影响比较大,再一次上面对聂家抛出车票的试探中,老岳父选择了上车。

这一上,与原本剧情中的命运截然不同。

剧情中,聂父一直到97年都是天都市的代理总督,位置从来没有被扶正过,因为他不是改革派的人,天都市未来会被划分为经济特区,天都市总督怎么能是中立派。

所以聂父的下场不太好,受到聂明宇走私案的牵连内退了,交出了一切职务。

现在,上车后就是自己人。

聂父代理总督的头衔,89年便被扶正,成为了正式总督。

等到天都改成直属特区之后,还会在原有基础上升半级,成为正二品的封疆大吏。

要知道,聂父今年才五十出头,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上升空间。

不管是实权,还是荣誉虚职,上升到副董事长这个级别,都足够接替身体日渐衰弱的聂老爷子,让聂家再辉煌三十年了。

所以现在的聂家三房,也就是聂明宇这一脉,才被看成聂家主脉。

老大和老二那边,因为立场问题摇摆不定,按照林耀的猜想,恐怕已经被那位老人放弃了。

眼下聂家老爷子还在,改革派也没有彻底站稳脚跟,尚且不会有人动他们。

等到聂家老爷子病逝了,改革派也站住脚,他们这些摇摆不定的中立派早晚要被扫个干净。

当然,这些话林耀是不会说的。

目前看,保守派的力量还在与改革派僵持,改革派占据上风,但是保守派也不会轻易松口。

明年,也就是92年。

南巡之后,唐国局势才算彻底稳定,到时候拨云见日,再想上车就来不及了。

因为林耀的出现,老岳父现在志得意满,大权在握,对林耀也很是看中。

尤其是聂明宇这些年来无子嗣,老岳父看在眼中,心里要说没有一点芥蒂是不可能的。

聂家不是普通家庭,要维护的也不只是一家的利益。

私底下,老岳父甚至问过林耀,有没有为国效力的想法。

现在他是港岛的区议员,本着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的想法,如果林耀肯回来,再加上聂家这棵大树,在财政司挂个处长,副处长的问题不大。

林耀选择了拒绝。

他逍遥了一辈子,眼看着功成名就就在今朝,怎么会进入体系内当个笼中鸟。

相比坐在办公室内指点江山,他更喜欢成为福布斯上亚洲前十的大富豪,出门私人飞机,出海私人游艇,而不是整日在电视上板着脸,跟一群年过古稀的经济学家开会。

老岳父觉得很可惜,但是也没有勉强。

强扭的瓜不甜,并且林耀的身份有污点,很难像他这样走上高位,做一个大富豪也不错。

算一算,林耀在港岛和唐国的资产加起来,也有上百亿港币的规模了,属于港岛十大富豪下的顶尖存在。

再努努力,97之前成为十大富豪不难。

未来,港岛林家,也能和唐国聂家携手并进,互通有无。

一手抓权,一手抓钱,两只拳头打架才生猛。

至于毛向阳这边,聂父答应帮忙站台了,眼下聂家如日中天,有聂家的支持,再加上毛向阳本身的能力和人脉,成为97后第一任驻港大使的几率很高。

当两届大使,回调外交部当个副部长,或者保卫局当个副局长,毛向阳也算是踏入上层了。

不过有一说一,毛向阳到底不是基层中一步步升上来的,身处高位之后,姓氏不但不会是他的助力,反而会成为他的拦路虎,他未来的路不会很好走。

林耀想来,毛向阳应该会止步于从二品,或者正二品。

从二品可能有实权,正二品实权的几率不高。

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

毛向阳应该也想过这一天。

铃铃铃...

“喂?”

“阿耀,我是陆启昌啊。”

“陆哥,今天这么好啊,给我打电话?”

“别闹了,我是有事找你帮忙,晚上方不方便来我家一趟,我老婆给你蒸大闸蟹。”

“行,晚上见。”

林耀放下电话,思索着陆启昌找他的目的。

他听警队内部的朋友说,油尖旺区总署,有一名副署长要退下去了,陆启昌在盯着那个位置。

之前陆启昌一直没说这事,林耀还以为他把握很大,不需要他帮忙呢。

现在看,应该是出了变化,陆启昌没信心靠自己搞定了,这才给他打来了电话。

“陆哥,几个月没见,你的白头发变多了,是不是最近很操劳,警署又来了新毕业的女警花了?”

一见面,林耀就给了陆启昌一个拥抱。

“别闹了,我也四十多岁的人了,哪有那么多精力啊。”

陆启昌说着,看了眼拎着果篮的刀仔:“来就来,怎们还带东西?”

“给大嫂的,你当是给你的啊?”

林耀往房间里看了眼,看到戴着围裙,正在努力拖地的大鼻子青年就乐了:“喂,呆头呆脑的,过来拿东西啊。”

大鼻子走过来,先是对林耀笑了笑,这才接过刀仔手上的果篮。

“没看出来,大鼻子驹你用的还挺顺手的,都让他来家里帮你拖地了。”林耀进了屋,坐在沙发上笑道:“这家伙怎么样,是不是很好用?”

“能惹祸是真的,我都快被他气死了。”

陆启昌脸上带着苦笑,对着大鼻子青年招招手:“家驹,说说半个月前你干了什么。”

大鼻子青年也就是陈家驹,摸了摸自己标志性的大鼻子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追坏人,打断了人家六根肋骨。”

“狗屁的坏人,就是个偷水果的小偷,人家就偷了三个苹果,就被你打断了六根肋骨,这要是抢劫犯是不是直接就击毙了?”

陆启昌一边说着,一边和林耀抱怨道:“这家伙破案能力是强,但是更强的是惹事能力,我真后悔晋升他当督察了。”

“督察?”

“都督察了?”

林耀看向陈家驹:“不错啊,平时看你呆头呆脑的,没想到爬的还挺快。你从警校毕业也就七八年吧,这就督察了,以后是不是要给你个警司当当?”

陈家驹不说话,只是站在那里憨笑。

大家也是老熟人了,陈家驹能跟着陆启昌,还是因为林耀的原因。

刚当上油尖区O记负责人时,陆启昌跟他抱怨手下能干的太少了,没什么能用的人。

于是林耀就推荐了陈家驹,果然得到陈家驹之后陆启昌如虎添翼,手下有大将可用,自己都清闲了不少。

“陆哥,陈家驹都升督察了,你这个总督察也该动一动了吧?”

玩笑过后,林耀换上了严肃之色。

陆启昌轻轻点头,开口道:“是该动一动了,我的资历,能力,上面都是认可的。”

“再加上我在油尖旺区这几年,油尖旺年年都是治安模范区,要说功劳,港岛警队内的一众总督察们有几个极得上我?”

“升肯定是要升的,上面已经找我谈话了。”

“不过往哪升,升职后坐什么位置,上面还有不同想法。”

林耀眉头微皱:“不是油尖区的警司副署长吗?”

陆启昌微微摇头:“被否了,上面认为我在油尖区任职多年,再在这里担任副署长不合规矩,毕竟警队也怕结党营私。”

林耀不说话,他知道陆启昌还没说完。

陆启昌也不让他久等,很快小声道:“根据风声,目前有三个职位缺人。”

“一个是调任警队总署,担任重案组负责人,这个职位权力很大,但是竞争的人很多,不容易到手。”

“另一个,飞虎队缺一个副指挥,之前的副指挥病退了。”

“还有就是警官学校缺个治安主任,治安主任也是警司级,不过嘛,就能管管学生,抓个逃课,吸烟,打架斗殴之类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