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53:放风

回到东山之前,林耀先往回打了个电话,约林胜文一起打台球。

台球,算是三房的标志性运动,就像大房斗地主,二房打麻将一样,台球是三房的标志,老老少少没有不会玩的。

而且在电话里,林耀将回来的目的,简单的跟林胜文说了下。

林胜文是出名的大嘴巴,告诉他,整个塔寨都能知道,也是利用这个办法探探辉叔的口风。

“耀哥,好久不见,我都快想死你了。我可是听说了,你在申城那是大展拳脚,为公司赚了个钵满体满,笑的几位叔父合不漏嘴啊。”

一见面,林胜文给了他一个拥抱,亲切的态度一如既往。

林耀哈哈大笑,一边打量着林胜文,一边开口道:“你小子行啊,黑西装,小皮鞋,头发也染回来了,有几分公子哥的意思呀。”

人果然是会变得,从塔寨头目变成了火锅城老板之后,林胜文好像长大了不少。

以前他花裤衩,耳钉,黄头发,可没现在这么着调。

“耀哥,你就别取笑我了,我要是能回塔寨,情愿还是以前的样子。”

“现在这样,完全是逼出来的,开门店,当老板,听着是那么回事,实际就是给人当孙子,谁来我不得点头哈腰的。”

听到林胜文的话,林耀越发满意,开口道:“你能说出这种话,说明你真的长进了,以前你满脑子吃喝玩乐,也不会考虑这些。”

“哈哈,那时候不懂事啊。”林胜文也跟着笑了起来,确实有浪子回头的意思。

“走,去打球,晚上再来你的火锅店吃个痛快。”

林耀带着林胜文,来到了一家台球俱乐部,打球是一方面,也想听听这段时间塔寨都发生了什么。

在林胜文的叙述中,他离开的半个多月,塔寨没有再次开工,村里也没发生什么事。

倒是隔壁的南井村,有一对叫蔡启荣,蔡启超的兄弟两,因为制毒被缉毒署的人端了。

上次来塔寨带队抓捕林胜文的李飞,也被牵扯到了这件案子中,当日跟他同来塔寨的搭档宋扬,更是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南井村的东山养鸡场内,现场留下的鉴定结果显示,宋扬胸口上的枪伤,子弹来自于李飞的手枪。

现在宋扬死了,李飞跑掉了,蔡启荣与蔡启超兄弟更是被当场击毙。

人人都说,李飞是蔡启荣兄弟两的保护伞,宋扬撞破了他们的交易所以被灭了口。

“李飞不明不白的栽了,宋扬也横死在了养鸡场,我猜这一定是东叔的手笔。”林胜文拿着球杆,站在林耀旁边阴险的笑着。

林耀一杆打在红球上,头也不抬的开口道:“这么肯定?”

“那当然,李飞和宋扬闯入塔寨,将寨子搅了个天翻地覆,东叔对这件事很不高兴。”

“他老人家虽然嘴上不说,心里肯定要给李飞他们一个教训,不然岂不是个阿猫阿狗,以后都能来塔寨撒野。”

林胜文说的信誓旦旦,因为李飞的事处处透露着诡异,在东山能有这个手笔,利用蔡启荣兄弟两个为箭,将李飞和宋扬一箭双雕的,估计也只有东叔能够做到。

只可惜,宋扬死在了东山,李飞却侥幸逃过了一劫。

要是两个人都死了,林生文才高兴呢,要不是因为这两个人,他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。

“是有点意思,抓捕蔡启荣兄弟的行动中,抓到了李飞跟宋扬。”

“宋扬死了,子弹来自李飞的手枪,枪上也找到了李飞的指纹。”

“在李飞家里,又搜到了大量现金,再加上李飞逃走了,换个人,也要怀疑李飞在里面扮演的角色啊。”

“不过,李飞是个什么样的人,咱两都是清楚的,他连你的钱都不要,怎么会要蔡启荣的钱。”

“如果是东叔出手,应该将李飞灭口,来个死无对证才对呀,让李飞活着,这不是留下了破绽吗?”

林耀抬头看向林胜文,希望能从他这了解到更多信息。

林胜文也没让他失望,低语道:“视频的事你还记得吧,我听说李飞是马云波的救命恩人,你说会不会是马云波察觉到了什么,在东叔那保下了李飞?”

“有这个可能。”

林耀点了点头,他记得在剧情里,李飞上蹿下跳都没事,就是因为马云波的力保。

奇怪,东山出了这么大的事,李维民怎么没有跟他提起过?

难道是觉得他在申城,认为他帮不上忙?

有这个可能,李维民并不知道他这次回东山,现有的证据也不足以让他联想到塔寨。

李维民虽然厉害,说到底也是人,绝不是神。

他对林耀东的熟悉,肯定是及不上林胜文的,再加上蔡启荣兄弟跟林耀东在明面上没有关联,想不到塔寨也情有可原。

当然,这样的骗局维持不了多久,李飞不死就是最大的破绽。

以李维民的智慧,应该想到如何破局了吧,只是不知道这次的案件,涉及到了他的养子,他还能不能沉下心思钓鱼。

“看来,我得跟李维民联系一下,将林胜文的分析告诉他。”

“我有些事不能直说,因为空口无凭,总不能告诉李维民自己看过这部剧,知道在明面上谁是清白的,谁是黑的吧。”

“假借林胜文的分析,就给信息来源打上了出处,不会显得异常,也能将我具有先知先觉这件事隐藏下来。”

“毕竟,我的先知先觉,只是熟知剧情带来的便利,剧情以外的东西我都不清楚。”

“相比这些在剧情中被挖出来的小老虎,隐藏在深处的巨鳄才可怕,估计那个人的能量,就是李维民也要颤栗吧。”

......

“耀哥,咱们不提这些了,还是说说你这次回来的事吧,你真想竞选村委啊?”

聊了几句,林胜文换了话题,将问题问到了林耀身上。

林耀开口一笑,笑道:“是有这个意思,你也知道,这样的机会并不多,不试试我肯定不会甘心的。”

“试试也好。”

林胜文点点头,又道:“我哥也跟我说过,这事他把握不大,二房比咱们三房强,支持林灿的人也更多些。就是不知道,辉叔那边你是怎么安排的,辉叔恐怕不会支持你,毕竟你回来的时间太短了。”

“我这次回来,就是想看看辉叔的意思,瞧瞧有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”

“你也说了,林灿的胜算更高些,连胜武都没有把握,我更是重在参与了。”

林耀点到即止,至于争取大房的支持,让大房帮他竞选的话他是不会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