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68:你做初一

汽车开到九龙新街,李家源与师爷苏早就等候在此了。

看到林耀几人到了,李家源赶紧上前,给惊魂不定的郭先生开了门。

“郭先生,你没事吧?”李家源坎坷的问道。

郭连成没有看他,冷哼一声,转头对林耀几人说道:“多谢几位救我出来,以后在港岛遇到什么困难,来我郭氏集团求助,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。”

郭先生说完这话,整理了一下头发,这才故作镇定的下了车。

“郭先生,你听我解释。”

李家源凑上去,还想跟郭连成说些什么。

郭连成抬手就是一个嘴巴,重重打在了李家源脸上,指着他的鼻子说道:“吉米,我很看得起你,才拉你跟我一起做生意,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?”

面对自己的金主,李家源不敢反驳,只能赔罪道:“是我不好,这次连累了您。”

“这个季度的分红没你的份了,要是当不上话事人,以后也别来见我。”郭连成将话撂下,从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看着郭连成的背影,师爷苏一脸不甘,小声道:“吉米哥,一个季度的分红少说有三千多万啊,姓郭的胃口太大了吧?”

李家源叹了口气,回答道:“是我们连累了郭先生,能这样解决已经再好不过了,换成别的时候,郭先生不会这么好说话的。”

眼下和联胜换届在即,李家源是下一任话事人的有力竞争者,郭连成才会给他几分颜面。

不然只凭堂主的位置,在郭先生这种资产数百亿的大亨面前,确实没有李家源说话的份。

别看郭先生做的是正当生意,所谓钱能通神,数百亿资产足够他在港督面前讨几分颜面,收拾几个分量不重的古惑仔了。

也只有大型社团的话事人,能让这群大亨高看一眼,但是也仅限于充当白手套,想要平起平坐依然艰难。

“耀哥,多谢了。”

回过神来,李家源对林耀点了点头。

林耀摆了摆手,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想了想,林耀又道:“看今天这件事,乐少不是个尊重规则的人啊?”

不动家人,不动金主,不动警员,是古惑仔们不成文的规矩。

这个规矩全世界通用,别说港岛和内地,就连欧美那边也是一样。

林怀乐为了逼李家源出来,绑架了他的金主郭先生,这么玩已经是犯规了。

“干爹急了,也不想想动了郭先生之后,他就是赢了能好过得了吗?”李家源目光中带着恨意,再道:“他做初一,就别怪我做十五,别人不知道他的儿子在哪,我可是一清二楚。”

“他坏了规矩,我也不需要顾忌什么,等会我跟你们走一趟,咱们去一下圣玛丽小学。”

林耀这么一听,就知道林怀乐的儿子,很可能在圣玛丽小学念书。

李家源这么说,不外乎绑了林怀乐的儿子,用林怀乐对付他的办法还回去。

“你确定这么做不会留下话柄?”

林怀乐做了初一,固然是坏了规矩。

李家源要是有样学样,同样也不会被人待见。

林耀并不希望他把事情做的这么绝,有些事一但做了就回不了头了,眼下的李家源虽然混社团,但是他有底线,有操守。

这个尺度一但放开,他会变成什么样很难说,保不准就是第二个乐少。

“不用劝我了,这次动我金主,下次是不是就要动我女朋友?”

“我也是有家有业的人,这次能把郭先生救出来是我运气好,以后不知道能不能这么走运了。”

“我已经受够了他的猫鼠游戏,倒要看看他的儿子,能不能将他逼出来。”

李家源是受害者,林怀乐的不择手段让他如鲠在喉,一分钟都不想再玩下去。

林耀了然的点点头,李家源的话不无道理,万一真让他绑了李家源的家人,到时候他们就太被动了。

“上车,最好今天搞定他。”

林耀打开车门,让李家源坐了上来。

坐上车,他跟师爷苏挥了挥手,示意师爷苏先自己回去。

随后,汽车顺着李家源的指引,从小路驶向圣玛丽小学,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“林怀乐的妻子,早在五年前就因为癌症去世了,只给他留了个儿子。”

“对这个儿子,林怀乐关爱有加,更因为害怕再婚后继母会对他不好,从而放弃了再婚的打算。”

“整个社团中,只有林怀乐和几个心腹知道,林小天在圣玛丽小学上学。”

“其他人,根本不清楚是哪家学校,甚至连林小天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。”

“而林小天这个人,别看是林怀乐的儿子,实际上胆子非常小,二年级的时候还受到了惊吓,请了两个月的病假。”

“说来也奇怪,林小天请病假的那两个月,正是大D失踪之后。”

“有传言说,大D失踪当天,是跟林怀乐钓鱼去了,同行的就有这个林小天,我怀疑这个孩子看到了什么,才被吓得一蹶不振。”

坐在车上,李家源将林小天的情况,简单的跟林耀几人说了说。

林耀听得一脸异色,既然这些事谁也不知道,李家源又是怎么知道的呢?

难道说,他早就防备着这一天,林小天是他给自己买的保险?

“别这么看我,我也是偶然之下才知道的。”

李家源不喜欢林耀看他的眼神,补充道:“我追过一个靓妹,是林小天学校的老师,有一次放学我去接她,看到林怀乐从学校中带了个男孩出来,一问才知道是林小天。”

这么简单?

林耀有些不信,这两天的接触表明,李家源是个心思缜密的好棋手。

他可能真的追过圣玛丽小学的某个老师,但是前后顺序就不一定了,保不准是知道了林小天在这上学,他才对学校的女老师动了心思,为的就是找出破绽。

不然,有些事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。

比如林怀乐的妻子死因,林小天什么时候请的病假,他的胆子又为什么这么小。

这不是随便打听,就能打听出来的消息。

恐怕只有林小天的老师,能以关心林小天的名义,从林怀乐口中得知这些消息,不然哪怕是林怀乐的亲信,他也没必要将家务事说出来。

李家源能这么肯定,林小天是林怀乐的破绽,能逼他就范,估计也是通过林小天身上的一件件琐事,与林怀乐对儿子的态度分析出来的。

他早就防备着这一天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