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74:跑的比兔子快

“以前在港岛多年,我都不知道有这么好的地方。”

夜晚,大兴水库一片寂静。

岸边上,点燃着一堆篝火,放着几罐啤酒,两个人影坐在水边垂钓。

“喜欢以后就多来几次,这里据说有鱼王的,钓上来能卖二十几万。”

“二十几万,有没有那么夸张,钓上来你买啊?”

“我买也行啊,只要你钓得上来,之前有专业的钓鱼团队过来,都没把那条鱼王弄上钩。”

月色下,二人喝着啤酒,钓着鱼,宛如多年相熟的老友。

但是他们很清楚,他们不是朋友,最多眼下不是敌人。

“卧底是谁?”

一罐啤酒喝完,张子伟向着林耀看去。

林耀头也不抬,看着水面上的鱼鳔,浅笑道:“你先猜猜。”

张子伟摇了摇头,否定道:“还是你告诉我吧,那两人是我的朋友,我不想猜测任何一个。”

“其实你应该猜到了,只是不想说而已。”

林耀拉回鱼线,重新给鱼钩上饵,一甩线,又将鱼钩抛回了水中:“苏秋建!”

呼!!

张子伟长出一口气,这五年他一直在想内鬼是谁,经过反复调查也有所猜测。

可事实摆在面前时,他发现自己依然无法释怀。

“证据呢?”

“行动开始前,苏秋建接到了医院的电话,医院说他老婆的预产期提前了。”

“他害怕了,不想再继续下去,担心自己去了暹罗会没命回来。”

“于是,他给八面佛打了电话,说交易中有内鬼,想要取消交易。”

“结果他小看了八面佛,没想到八面佛要求正常交易,并请了雇佣军对付你们。”

唉!!

张子伟叹了口气,没有继续问下去。

后面的事他不难判断,苏建秋当了那个内鬼,让八面佛方面有了准备。

苏建秋自己,又不敢把这一切说出来,因为他是警员,这种泄密是严重错误。

为了自己的前途,他只能捏着鼻子走下去,没有告诉别人自己通知了八面佛,只是在交易行动中,多次说自己有不好的预感,希望能引起张子伟和马昊天的警觉。

这番话没有引起二人的重视,只当苏建秋的提示是杞人忧天。

然后就有了雇佣军突击交易会场,马昊天劫持八面佛的女儿,八面佛让他二选一,放过他女儿,可以从张子伟和苏建秋之中,带走一个人的一幕。

最后被带走的是苏建秋。

他被放弃了。

“你想要什么?”

张子伟第二次看向林耀,他相信这么晚林耀叫他过来,不是为了告诉他五年前的真相。

林耀付之一笑,回答道:“我想跟你合作,打掉八面佛集团。”

“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张子伟反问道。

“报仇,这个说法足够吗?”

林耀不等张子伟开口,又道:“如果不够,再加上帮你回归警队怎么样?”

“我在港岛有很多朋友,赫赫有名的大富豪郭先生,我对他更是有救命之恩。”

“有郭先生这种大佬发话,再加上你打掉了八面佛集团,将你塑造成警队英雄应该不难!”

“五年前,你就是穿白衬衫的见习督察了,这次回归,怎么说也要提个一两级。”

“督察,或者高级督察,有福利房住,一个月有七万多港币拿,而且说出去也有面子。”

“相比这种亡命徒生涯,我相信出身警队,念过大学的你,更向往坐办公室的日子吧?”

沉默!!

张子伟许久不发一言,仿佛在思考着得失。

许久后,他微微抬头,问道:“我凭什么信你?”

林耀摊了摊手,笑道:“就凭我三更半夜,能在这跟你钓鱼。别告诉我,你爱上现在的职业了,真是这样你根本不会来,难道防弹衣穿在身上很舒服吗?”

张子伟噗嗤一声笑了,解开西装上的扣子,露出了里面的防弹衣。

“这是美国货,凯夫拉军用防弹衣,重22斤,能抵挡步枪近距离射击,谁穿在身上也不会舒服的。”

话是这样说,张子伟却没有脱下来的打算。

这样的夜色,再加上他的专业性,全副武装的情况下,遇到一小队的枪手都不怕,这也是他敢来见林耀的底气。

这不是开玩笑,现实不是电影,防弹衣的作用超乎想象。

美利坚有一起著名的银行劫案,两名身穿重型防弹衣的劫匪,手持AK疯狂扫射,压制了上百名警员的围攻。

这个事件,后来被改编成了电影《紧急44分钟》。

据统计,双方交火数百响,多名警员被击毙与击伤。

相反,两名劫匪安然无恙,因为他们的防弹衣,能有效抵挡小口径武器,警员的配枪根本打不动他们。

或许有人会说可以打头,一枪爆头就死了。

实际上,十米范围打固定靶,普通警员都打不了十环,更别说在枪声弹雨下进行枪战了。

枪枪打头,你当所有人都是射击冠军啊。

“怎么样,要不要合作,凭你的情报,我的实力,港岛就是八面佛的葬身地,你也可以报仇了。”林耀有剧情作为底气,觉得张子伟同意的肯能很大。

“我...”张子伟有所意动,开口准备说些什么。

下一秒...

吱!!

伴随着刹车声,迎面闯来一辆越野车。

林耀抬眼一看,心中一惊,腰间的手枪就掏出来:“你玩花样?”

“不是啊,不是我的人啊!”

张子伟也愣住了,飞快掏出手枪对准越野车,警戒中反问道:“不是你的人?”

嗡嗡嗡...

水库中心,开出来一艘快艇。

快艇上站着一群枪手,这才是林耀埋伏在水库内的人。

越野车,他不认识。

“张子伟!”

汽车熄火,大灯关闭,从车上下来了两个人。

林耀目光微眯,与张子伟拉开距离,轻声道:“叫你的!”

张子伟一脸蒙圈,借着夜色抬眼看去。

片刻后,他语气中带着惊鄂,难以置信道:“马昊天,苏建秋?”

从车上走下来的两个人,正是张子伟的好兄弟兼前任搭档。

认出这两个人,张子伟整个人都蒙了。

他们是怎么找到他的?

对了,自己前天去了养老院,在母亲的病床前留下了一束花,并补交了一笔钱。

难道说,养老院的人给马昊天打过电话,他们通过这件事想到了他,又从路边的摄像头中认出了他。

只有这个可能了,他再怎么隐藏,也要从街道的红绿灯前经过,摄像头拍到他很正常。

别人可能因为他化了妆,认不出他来,马昊天与苏建秋不一样,他们从小玩到大,简单的化妆根本骗不过他们。

“合作的事想通了给我打电话,这两个人很麻烦,我就不陪着你了。”

林耀一头扎进水里,向着开来的快艇游去。

张子伟面色慌张,他没想这么快就跟昔日的同伴见面,可回头向林耀那边看去,发现林耀已经上了快艇,眨眼的功夫就跑远了。

跑的比兔子还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