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75:阿伟已经死了

“你们好吗?”

意料外的见面,让张子伟略显尴尬。

马昊天与苏建秋走上前来,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昔日同伴,几度哽咽,说不出话来。

沉默,将近半分钟的沉默,三人就这样看着彼此。

许久后,马昊天第一个反应过来,拍了拍张子伟的肩膀,不答反问:“你还好吗?”

“还好,我都不相信自己还活着,你们是不是也很意外?”

三兄弟齐聚,张子伟的内心是复杂的。

他有很多话想说,话到嘴边又无从提起,嘴巴就像被人缝上了一样。

第二次沉默。

大约半分钟的功夫,张子伟抬头看向苏秋建,问道:“儿子还是女儿?”

苏秋建没有说话,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抱着张子伟的腿嚎啕大哭起来。

是他,都是他。

要不是他怕死,八面佛不会早有准备,张子伟也不会成为牺牲品。

这五年来,他不止一次从噩梦中惊醒,不止一次用酒麻痹自己,想让自己淡忘这一切。

可他做不到,只要他一闭眼,眼前就会出现张子伟的笑容。

为了找回一点安慰,苏秋建拼命的工作,只用五年时间就从见习督察,升到了总督察的位置,人送外号:毒品克星。

但是他明白,自己要的不是荣誉,只是一点内心上的安慰。

“哭什么?”

张子伟将苏秋建拉起来,将他抱在怀中,第二次问道:“儿子还是女儿?”

“女儿,女儿...”

苏秋建哭的像个孩子,紧紧抱着张子伟,仿佛一松手就会失去他一样。

张子伟也流出泪来,听到苏秋建孩子的消息,他心情复杂的难以言表,只能点头道:“女儿好,女儿省心,是爸爸的小棉袄。”

“阿伟,我们接到消息,八面佛的人来了港岛,准备跟另一个毒枭开战,那个带队的人也叫阿伟,是不是你?”

哭了一会,已经是总督察的苏建秋,突然将张子伟推开了。

张子伟一听这话,心中一疼,直勾勾的看着苏建秋。

苏建秋擦干泪水,目光中带着正色,开口道:“这五年你去了哪,为什么不跟我们联系?这次带队的人是不是你,你跟八面佛是什么关系,为什么会死而复生?”

张子伟笑了,笑的既无奈又凄凉。

他什么都知道了,苏秋建却来质问他。

难道他是怕自己回来,会说出当年的事,影响到苏总督察的前途?

“如果我说,这五年来我一直再给八面佛当手下,这次带队来港岛的人就是我,你会怎么办?”张子伟说着说着,泪水从眼角滑落。

苏秋建猛地掏出枪,枪口指向张子伟,沉声道:“是我就要抓你,要抓你回去!”

“阿秋,你疯了!”

看到苏建秋把枪拿出来了,马昊天赶紧上前拦住他。

张子伟哈哈大笑,笑容中饱含着心酸,哽咽道:“我们五年没见,刚见面你就要抓我?”

“我是兵,你是贼,黑白不两立!”苏建秋目光含泪,握枪的手都在颤抖。

“黑白不两立?”张子伟轻轻点头,随后突然向马昊天说道:“你知道,为什么那次行动会失败吗?”

马昊天拦在苏秋建身前,疑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有人给八面佛打了电话,那人告诉八面佛有内鬼,所以八面佛才找了雇佣军过来,我们才会输的那么惨。”说到这里,张子伟看向苏建秋。

马昊天一脸的不信,他怀疑过当天的行动可能有问题,但是他没有怀疑,或者说不想怀疑自己的兄弟。

此时被张子伟点破,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苏建秋,希望苏建秋能给他一个解释,或者大声告诉他不是我。

“你说什么?”苏秋建先是震惊,随后是狂躁,举枪咆哮道:“你在挑拨离间,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做的,你给我说清楚!”

“最开始,是我老婆告诉我有内鬼的,对了,我已经结婚了,我老婆是八面佛的女儿。”张子伟看着二人,脸上无悲无喜:“第二次,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跟我说的,他还告诉了我,那个内鬼不是故意出卖我的。”

张子伟说到这里话音一转,又道:“当然,我也没法确定那个人是谁,他可能是我们的人,也可能是暹罗警方的人,你不用害怕。”

“我害怕什么,笑话!”

听到张子伟也不知道那人是谁,苏秋建很快恢复了镇定。

张子伟目光中闪过失望,他知道这个人就是苏建秋,他很想看到苏建秋亲口承认。

可惜,此时的苏建秋,已经不是五年前的苏建秋了。

他现在是港岛警队的明日之星,毒品克星,前途无量的总督察,有望在四十岁前坐上警司的宝座,未来弄不好能当上警队一哥。

“你说什么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恢复镇定之后,苏建秋松了口气的同时,又将自己表现的更加无辜。

张子伟目光中的失望之色更浓,缓缓伸出自己的手,冷声道:“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,你现在就可以抓我回去了,来,抓我吧,我就是这次行动的带头大哥。”

呼呼!!

苏建秋喘着粗气,心里斗争极其激烈,可终究没有下定决心去拿手铐。

张子伟看到这一幕,目光中闪过欣慰之色,虽然苏建秋没有承认,却也不是一点也不念当年的兄弟情。

“不抓我啊?”

张子伟向后退了一步,看着苏建秋与马昊天的反应。

“真不抓啊?”

张子伟又退了一步,腿到了三步之外。

“那我可走了?”

张子伟笑着转身,向着来时的方向而去。

“阿伟你要去哪?”马昊天看着他,目光中满是不舍。

张子伟一听这话,转身看向马昊天,指着他大声说道:“阿伟已经死了,你选的嘛,偶像!”

“阿伟!”

看着张子伟离去的背影,马昊天悲上心头,却无法第二次挽留。

张子伟说得对,他已经死了,死在了五年前的鳄鱼潭。

那是他选的,三人中他只能带走一个,他选择带走了苏建秋。

他也不想这样,可他没得选,当时他用来劫持八面佛女儿的手枪没有子弹,他是拿着枪吓唬那帮人的。

最后选了苏建秋,也不是因为苏建秋的分量,在他心中比张子伟更重。

而是苏建秋有老婆孩子,他的老婆就在医院中待产,马上就要做爸爸了。

张子伟牵挂少些,一个人哭,总比一家人哭好吧。

他知道怎么选都是错的。

如果可以,他真想让张子伟和苏建秋走,他留下来当那个替死鬼。

可是八面佛不同意,八面佛认出了他,知道他是行动的总指挥,想要他付出代价,用这个办法让他愧疚一辈子。

他有的选吗?

真的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