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87:新家

林耀赶过去的时候,张彪躺在床垫上,浑身都是血。

中枪的位置在脖子,他的喘息声好似拉风箱,只听声音林耀便知道张彪救不活了。

这样的伤势除非发生在医院门口,往里一推就进急诊室,不然华佗在世也没办法。

大兴水库位于郊区,最近的一家医院在四十里外,开车都要半个小时,到那边血早就流干了。

“彪子!”

林耀蹲在地上,看着双眼逐渐浑浊的张彪。

听到他的声音,张彪勉强笑了笑,沙哑又艰难的开口道:“耀哥...我...没给你丢脸吧?”

“没有。”

林耀苦涩的摇摇头,将袁克华拿来的止血棉贴在张彪的脖子上,没一会止血棉就被鲜血渗透了。

张彪脸色发白,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:“送我一程,我好难受。”

“彪哥!”

袁克华目光含泪,冰冷如他,也在为战友惋惜。

林耀叹了口气,他没有能力救活张彪,只能让他少受点罪:“彪子,一路走好。”

砰!!

枪响,命消。

张彪的一生,是罪恶的一生,杀人放火无恶不作。

他的罪行放到法庭上,枪毙他十次都足够了,陨落在此,临死前还能拉个垫背的,已经算是求仁得仁了吧。

瓦罐不离井边破,将军难免阵上亡。

刀口舔血的亡命徒,又有几个能够善终,今天这一结局,张彪早就该预料到了。

“耀哥?”

“嗯?”

“彪哥对你挺忠心的,昨天还跟我说,以后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干,下半生的富贵就不用愁了。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都是命啊,不怪别人。”

袁克华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,只是看着死去的张彪一时间难以介怀。

林耀心里也不好受,人非草木谁能无情。

他是个缉毒警不假,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但是看着张彪横死眼前,心情依然十分沉重。

养一条狗,狗死了,主人还知道哀愁呢。

更何况是人。

如果是收网之后,张彪被法庭审判,执行枪决。

林耀不会有任何伤心,枪毙他,是他犯了错,他应该受到惩罚。

现在不一样,张彪是为保护他而死,死的像个爷们一样,此前种种也随着张彪的死烟消云散了。

起码,张彪没有对不起他,他也不用对不起张彪。

“走吧,我们需要换个据点,以我们现在的实力,无法应对第二次袭击了。”林耀说道这里,又看向了袁克华:“给李家源打电话,让他派人来收拾残局,回去的时候把张彪的骨灰带回去。”

袁克华点点头,明白这件事还没到完结的时候。

三人快速撤离,上了车,张子伟突然说道:“我知道一个安全屋,这地方八面佛绝对想不到。”

林耀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他被打断的两根手指,沉声道:“在哪?”

“西贡,担柴山旧警察学校。”

张子伟用纱布包着左手,语速飞快的回答道:“担柴山下面,以前有个警察学校,是雷洛在六十年代主张建造的,专门用来培养嫡系警员。”

“七十年代中期,雷洛倒台后警校就被关闭了,因为地理位置偏僻,没有开发价值,警校旧址一直被保留着。”

“在这里,有一处苏建秋准备的安全屋,当年他担任卧底的时候被人追杀就躲在这里,我跟马昊天都来见过他。”

“这次回来,我上安全屋看了看,还补充了一下物资,准备对付八面佛的时候用。”

“你们要是信得过我,就跟我过去躲躲,八面佛那帮人绝对想不到,我们会躲在警校旧址,比你跟李家源要安全屋还要安全。”

林耀所在的安全屋,一直都是李家源提供。

这次安全屋暴露,很难猜测是偶然,还是有人在背后推手。

李家源不喜欢蓝冰生意,林耀是知道的,当初他们之所以会合作,一是李家源没有上位,要用这块蛋糕安抚人心,二是希望林耀为他提供助力。

现在,李家源已经是和联胜的老大,不需要在顾忌四位堂主的感受,也不需要林耀的帮助。

为了甩掉他,会不会主动泄露他的行踪,将他的位置暴露给八面佛,玩一手借刀杀人的把戏很难说。

哪怕只有三成的可能,剩下七成是李家源眼馋蓝冰利益,不会出卖他。

林耀敢赌吗?

不敢,三成的几率不小了。

倒是眼前的张子伟,目前跟他在一条船上,以后如何暂且不说,眼下他们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此时,八面佛最恨的人中,林耀只能排在第二,张子伟才是第一。

没解决八面佛之前,张子伟有什么想法都得压下去,他才是最不想他死的人。

“我开车,你指路,咱们尽量走小路,越偏僻越好。”

林耀一脚油门下去,汽车冲出了大兴水库。

西贡区,港岛十八区之一。

论地盘,西贡区能进前三,论经济,倒数前三还差不多。

之所以会这么差,是因为西贡地区多山林,兴建住宅区的花费太高,除了一些度假村,风景区,真没有人来此大力投资。

担柴山警校旧址,就建立在这个地方。

会选在这,地价便宜是一方面,还有就是背靠担柴山,方便警校警员进山拉练。

巅峰时期,担柴山下有教学楼一栋,警员宿舍两排,广场一座,弹药库一座,能供八百警员同时在校。

现在嘛,雷洛都被打倒了,具有雷洛印记的担柴山警校,更是被封了四十多年,早已成为了一片鬼区,距离最近的村庄都有二十几里。

要说人迹罕至,这里比大兴水库都厉害。

大兴水库,偶尔还有钓友前来,这里什么也没有,除了一些登山的驴友偶然路过,可能看到这么个地方,连地图上都没有显示。

一路无话,汽车穿过荒野。

过去,是有土路通往警校的,但是四十多年过去了,土路早已被掩盖在荒草中。

到达这里的时候,时间已经到了中午。

一眼看去,院内的杂草足有半人高,一栋孤零零的大楼耸立在校园内,墙体破败,门窗大开。

这还是白天,给人的感觉就阴森森的。

要是到了晚上,恐怕直接拍鬼片都够了,谁知道这种人迹罕至的大楼内有什么。

“顶你个肺啊,难怪你说这里很安全,这种破地方,毒贩交易都不来,一年到头见不到两个人吧。”林耀是个无神论者,手上的人命也不止一条,可站在这种废楼面前,依然有种本能的抗拒感。

“好地方吧,这栋楼废弃了四十多年,附近的村民都不记得了,要不是苏建秋查档案时,偶然发现这里有座废弃警校,你问起来,西贡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都不会知道。”

“八面佛再神通广大,我也不信他一时半会能找到这里。”

张子伟深吸一口气:“进去看看吧,这就是我们的新家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