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先锋

影视先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55:33

最新章节: 50年代,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,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。60年代,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,组建金钱帝国。70年代,各大公司群雄并起,角逐王者宝座。80年代,群魔乱舞,你方唱罢我登场,弄潮儿各领风骚。说英雄谁是英雄,重生者吕泽仰望天空,立誓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...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看看,爱你们....《影视先锋

98:再回东山

朋友多了,敌人就会变少。

你是想要朋友,还是敌人,这个账不难算吧?

港岛之行,随着八面佛的死尘埃落定。

林耀没有第一时间返回内地,而是将张子伟介绍给了郭连成。

郭连成是港岛中有头有脸的人物,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佬,在建筑与金融领域内呼风唤雨,跟特首和警队一哥都说得上话。

张子伟想要回归警队,光凭三寸不烂之舌是不够的,哪怕他瓦解了八面佛集团,手上拿着集团名单都不行。

毕竟,他离开的时间太长了,功劳该如何定性,怎么处理他这件事,恐怕警队内部也会说法不一。

只有请一位大佬坐镇,才好把功劳落在他的头上。

“阿伟,这位是郭先生。”

“郭先生,这是阿伟,我的好朋友,他的情况是这样的...”

林耀将张子伟的情况,跟郭连成简单的反映了一下,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想请他帮忙。

郭连成没有拒绝,他的命是林耀救出来的,只是在答应之后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我答应帮你一次,你真要用在他身上?”

“麻烦郭先生了。”人情越用越薄,林耀很清楚今天之后,郭连成与他便两不相欠。

林耀不后悔这样做,他的根在内地,港岛这种地方一辈子来不了几次。

郭连成的人情放在这不用,以后会用到的可能很小,正所谓千鸟在林,不如一鸟在手。

张子伟回归警队之后,不可能只是官复原职,升一升也是应该的。

他离职前是见习督察,这次不说升到总督察,高级督察总该有吧。

在港岛警队中,高级督察算是警队的中上层,关键位置上有这么个人,林耀相信以后港岛有个风吹草动,他也能在第一时间得知。

要知道,港岛这条线,可是一条稳定下来之后,每年能带来十亿收入的大市场。

打通这条渠道的又是他,很可能回到塔寨之后,港岛这边也会由他继续负责。

到时候,一手抓着渠道,一手抓着人脉,这张牌肯定会为他加分不少。

半个小时后,林耀带着张子伟离开了。

走在外面的大街上,他看着略显兴奋的张子伟,开口道:“师傅领进门,学艺靠个人,郭先生是大佬,跟他一起喝茶的都是处长一级的人物,有他为你牵线搭桥,你这次算是赚到了。”

张子伟连连点头:“是啊,刚才郭先生说的那个朋友,我如果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警务处副处长黄sir,我当年还在警队的时候他就是这个位置了,称得上根深蒂固。”

“有他抬举我,我回归警队的事一定没问题,要是能投入黄sir门下,以后想不升官都不行。”

“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林耀问道。

张子伟想了想,回答道:“八面佛的账本在我手上,回归警队之后,我打算尝试一下联系暹罗警方,看看能不能组成一个联合行动小组,将名单上的人抓一部分,这样我的履历也能好看些。”

说到这里,张子伟看向林耀,开口道:“你呢,你怎么打算的?”

“这边的事处理一下,我很快就会回内地,下次再过来就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了。”

“你也知道,我跟和联胜有合作,我走后这边的生意你帮我照看着些。”

“我不会让你白做的,回去后给你弄个海外账户,每个月都有你的定期分红。”

“你要是有什么行动需要我配合,港岛这边也会全力配合你,不会让你太难做。”

林耀语气微顿,萧瑟的说道:“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市场,蓝冰这种东西是灭不绝的。我们能做的,就是让这些东西在掌控之内,暗地里如何不说,表面上一定要漂漂亮亮,以前的毒贩太嚣张,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。”

“这样最好,省的我难办。”

张子伟的语气在转变,听上去有点差佬的意思了。

林耀不在多说什么。

其实他有很多话想说,想问,比如张子伟怎么处理跟缅娜的关系。

缅娜是八面佛的女儿,开枪打死八面佛的是张子伟,缅娜难道就不会与他心生隔阂吗?

还有沙力怎么办,他真要将他关进牢房,接受港岛法律的制裁吗?

另外,八面佛的二儿子和三儿子可都活着呢。

八面佛将自己关在船长室中,深知大势已去的他,被抓到前打了三个电话,其中有两个打往了台岛与赌城。

不出所料的话,是打给在两地坐镇的两个儿子,他们说了什么林耀无从得知,只知道八面佛死后,他的这两个儿子也很快消失了,去向同样没人知道。

这是两颗雷,随时都会炸的。

他们不死,林耀睡不着,张子伟就能睡着?

相比林耀,他们更恨张子伟吧,毕竟林耀代表的是塔寨,他们代表的是八面佛集团,双方本就是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。

张子伟不一样,他是他们的妹夫。

正因为他的背叛,才导致了今天这一局面,叛徒永远比敌人更招恨。

只是这些问题,林耀一个也没有问。

他觉得张子伟会处理好这些的,问了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。

就这样,林耀将港岛的事情处理一些,随后带上袁克华和张彪的骨灰回了东山。

东山市,小酒馆内...

“常山,这里有两百万,一百万是给克华的,一百万是给你的,你帮我带给张彪的家人。”

“彪子的事我很遗憾,我能为他做的也不多,这些钱,算是点心意吧。”

林耀准备了两个钱箱,一个交给了袁克华,一个交给了常山。

张彪的家人是谁,他的老家在哪,林耀并不清楚。

他相信常山知道,因为他们两个是搭档,是从一个老家来的。

“耀哥,我会办妥的。”

常山说着说着就哭了,四十多岁的老男人,抱着骨灰盒哭的跟孩子一样。

林耀能理解他的伤感,半个月前他们还在一起喝酒,半个月后人就没了,就剩这么个小盒,常山心里不好受是应有的。

咔!!

袁克华打开箱子,看着里面一箱的红票没有任何表情。

歪着头想了想,他从里面拿出二十沓,不由分说的堆在常山面前,道:“这是我那份,也算彪哥没白认识我一场。”

常山跟袁克华不熟,看了看林耀,不知道该不该收这个钱。

林耀叹了口气,道:“拿着吧,这些都是干净钱,彪子跟克华的关系挺好的。”

“哎,我拿着。”

常山将钱拿过来,抚摸着张彪的骨灰盒,低语道:“干我们这行,生死早就置之度外了,啥时候死都不稀奇。彪子就是在天有灵,也会满怀欣慰的,他没有跟错人,没有跟错大哥。”

林耀不说话,看了看摆在客厅内的关二爷,起身掏出烟盒,在自己嘴里点了三根。

呼!!

吹吹烟头,举着香烟拜了拜,他将三根烟插在了香炉内。

常山默默的看着他,直到香烟烧了一半,他才突然开口道:“耀哥,我跟张彪虽然不是亲兄弟,但是比亲兄弟还亲。你的恩情,我记在心里了,我这有个消息,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?”

“什么消息?”林耀没有回头。

常山压低声音,小声道:“三房房头林宗辉,正在调查他的儿子林三宝的死因。”